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桃花朵朵三世开在线阅读焰梧离渊小说免费看

热门小说桃花朵朵三世开,是由小苏木木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焰梧五百岁时,误入荒泽之境,从此中了离渊的毒。离渊要历劫,她便追随下界。跳下轮回池时,还不忘交代司命,记得成就她与离渊上神的花好月圆梦。却不知,离渊既是上神,他的劫数岂能由一个星君来编排。看着须臾消失于轮回道的娉婷身影,司命无奈轻摇折扇,“焰梧殿下,属实天真了。”

桃花朵朵三世开在线阅读焰梧离渊小说免费看

第2章 苏钰生气了

谁知那抹红色倩影竟直接越过苏钰往书房而去,还不满嘀咕,“哼,刚来便让人走,真不体贴。”

没走几步,便有颀长如松的身影挡住前路,宋阡陌将停不停地直接扑进那人怀里。

怀抱微凉,有雪松清香。

娇俏小巧的鼻子又往他衣襟上蹭了蹭。

苏钰身躯微僵,素来云淡风轻的脸上有些沉。

刚欲抬手佛开那人,便见她突然抬首,眨巴眨巴着美丽的桃花眼,嘟囔道,“刚刚离席是去坟地吗?怎的一股子阴栀花气味。”

苏钰动作微顿,低头看向怀中那个艳如芝兰的人儿。见她又笑弯了眉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往后退去两步,轻哂道,“公主这鼻子倒是灵敏。”

“那是!”宋阡陌得意地揉了揉鼻子,又往前凑近苏钰,纤纤素手轻扯他月牙白宽袖,摇了摇,委屈道,“抱都抱过了,还喊公主,这么见外。叫我阡陌吧,或者阡阡?还是陌陌?”

阡阡?还陌陌?

苏钰俊美如画的眉头,终于忍不住抽了抽。

伸手拂去黏在自己袖上的爪子,苏钰抬步便往书房中走去。步履轻缓优雅依旧,只是素来温润如玉的眸中,此时已结了些许寒霜。

侍卫齐齐抖了抖,忍不住后退几步,主子这是怒了。要知道,主子素来亲和温润,甚少发怒。而若是怒了,后果很严重。

只是那肇事者似乎毫无觉察,迈着自如的步子,笑嘻嘻地跟着进了书房。

书房雅致整洁,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一株青翠玉竹立于书榻边,看起来简洁又素雅。

择了一张书榻旁的紫檀木椅坐下,宋阡陌手托着下巴,视线粘在书榻后那皎如玉树的白色身影上,笑得倾国倾城。

苏钰也不理她,持笔垂眸,在宣纸上写着字。

稍顷,苏钰放下笔,拿着宣纸往书房右侧的紫檀案柜踱去。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扯案柜边上的紫檀串珠,“呼啦”一声,案柜便往两侧打开。

入目的是满满放着书籍的黑檀书架,书架排列整齐,一排排下去,竟望不到头。

“哇呜”,宋阡陌惊呼一声,腾地从椅子上站起,三两步便到苏钰身侧。望着别有洞天的书房暗室,桃花眼瞪得溜圆。

“公主既要学习八卦乾坤术,便把这些书都找来看完吧。”声音温醇如泉。

宋阡陌收回目光,伸手接过苏钰递来的宣纸。宣纸上的字迹清俊遒劲,神韵超逸,端的是字如其人。

“好字!苏钰人好看,字也好看。”宋阡陌的桃花眼泛着点点星光,樱唇弯起,露出如贝皓齿。

“那公主便先找书吧。”无视眼前人儿,苏钰又踱着轻缓的步子回到书榻前,补充道,“公主若不愿意,我便向陛下禀明,公主对此术无甚兴趣,不必再学。”

宋阡陌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宣纸上上百本书名,瞬间眸中星光不再,气鼓鼓地瞪着那白色身影,嗔怪道,“苏钰,你欺负我!”

苏钰唇角含笑地看过来,眸中也漾起点点星辰,端的是姿容绝滟,“所以,公主想学不想?”

被眼前的美色晃花了眼,宋阡陌很自觉地点了点头,“我这就去。”

说罢,便往暗室内去。

暗室内因着有夜明珠照亮,所以光线充足。

只是书架太多,苏钰的书单分布太广,才找到十余本,宋阡陌便已累瘫在书架边上。

此刻,她才深刻领悟到,那个白衣似雪、美如谪仙的人儿整起人来,毫不留情!

抱着找到的一摞书,摇摇晃晃地出了暗室。

此时书房内已然漆黑一片,早没了苏钰身影。

“公主,主子回房歇下了。主子交代,公主可在此继续找书看书,亦可回行宫休息。”还未待宋阡陌把书扔下,便有侍卫在门口禀告。

“长得像仙人,内心是魔鬼!”宋阡陌又哼哼两声,扔下辛苦找来的一摞书,气呼呼地出了房门,“本公主回宫睡觉!”

翻过院墙,纤细窈窕的身影稳稳落在行宫后院的草地上。

此时,行宫已掌起了灯,四周亮堂堂的。

“公主,你可算回来了。”清玉忙不迭地迎面跑来,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宋阡陌步履轻快地继续往前走,“怎么?有事?”

“青柏来了。”清玉压低声音答道。

宋阡陌脚步顿了顿,径自往书房去,“让他来书房。”

书房内,宋阡陌闲适地倚靠在软榻上,垂眸看着青柏递上的信纸,烛光摇曳间,绝艳的面容明暗不定。

“本公主还在这呢,就按捺不住了?”唇角微勾,眸中有烛光窜动,语气却平静如水,“暂且不动。告诉父皇,天阶玉兰已献上,大楚皇帝很满意。”

“是”,清柏领命退下。

……

妖界,琉璃宫。

莹白无暇的白玉榻上,紫衣男子双眼微阖。墨色长发披散于身后,隐隐泛着紫光,与发间紫玉簪流光相映。

只见他双眉修长入鬓,眼弧微弯若水墨一撇。额间妖纹泛着紫光,衬得他本就妖冶绝美的容颜愈加潋滟惑人。

“主上,属下探知,人界确有魔气撺动”。黑衣男子立于玉榻旁,恭敬禀道。

“哦”,榻上男子双眼微睁,眸中有紫光流动,美冶无双,“千余年了,离渊那家伙竟也松懈了。”

“据说离渊上神此时尚在人界历劫”,侍立于旁的男子提醒道。

“哦,”紫衣男子美眸完全睁开,眸中紫光莹莹流溢,唇角勾起邪魅弧度,美得惊心动魄,“有趣!有趣!那本尊倒是要去好生欺负欺负。”

黑衣男子嘴角微抽,劝道,“尊上才苏醒不过几日,需再休养些时日。”

“无妨”,紫衣男子已起身坐于榻上,伸手拂了拂精致的紫色锦袍,瞬间消失于殿内。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