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程归零谢重启小说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完整版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酒倒一点点的这本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就写的非常精彩,主角是程归零谢重启,主要讲述了:简介:【男可能很强+女或许很弱+疯批弟弟+或许有点好笑+结局应该不太美好】也不知是爱还是不爱,反正在纠缠中抵死缠绵。也不知是忘还是没忘,反正在陪伴中紧紧深陷。程归零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家族遗弃在了缅江,他独自撑过了十个年岁,把害怕熬成了孤独,把希望熬成了漠然。他没有上过几天学,没有被人爱过,21岁那年他学会了提问:重启,你爱不爱我?他一直在问,一直在问……重启,你爱不爱我?

程归零谢重启小说疯批弟弟的病娇人设完整版阅读

第8章 楚格忘记了重启,忘记了他曾经喜欢她

“重启,我想摧毁你的固执,我想让你像所有人一样,用敬畏的眼神看我。”

“重启,你要崇拜我,你要喜欢我,你要离不开我。”

程归零窝在重启的脖颈间,他感受到重启炙热的体温,感受到她粗重的呼吸声里喷涌出来的热气,他要在这39度的体温下沉沦。

程归零抓起重启的手,他按上重启手背上的针管,看着昏睡的重启微微皱起了眉。

“重启,你小时候玩过过家家吗?你扮病人,我扮医生。”

程归零缓缓的抽出重启手背上的针管,液体从尖细的针孔里滴在程归零的手心上。

程归零看着汇聚在一起微凉的液体逐渐变成一滴泪,他拉起重启的手,仔细摸着那手背上已经看不清晰的血管。

“重启,我该扎哪呢?”

“重启,小的时候程序高烧不退,我便悄悄拔了他的针管,他就成了现在这个痴傻的样子。”

程归零歪着头,似乎在为找不到手背上的血管而犯愁,他清明的眸子好看的比窗外的湖水还要幽静,他紧抿着唇嘴角梨涡浅浅。

“重启,你要是变成程序那个样子,你是不是就会听话?”

程归零把输液管一圈一圈的绕在重启的手腕上:“重启,我要驯服你,我要把你拴在身边。”

程归零掀开被子躺下去,他将烧的迷迷糊糊的重启捞进怀里:“重启,就算你烧坏了脑子我都不会嫌弃你。”

重启的头昏沉的像是沉浸在一片海里,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呢喃,听到有人在一遍一遍的呼唤她的名字。

“重启,做我的墓地吧!”

“你身上所有的器官就是我的墓碑,它们将刻上我的名字,耸立在缅江的玛瑙河底。”

“重启,留在缅江吧,我带你看看我的基地,看看那些对我俯首称臣的人们。”

重启昏昏沉沉的睡了三日,再睁开眼看到守在门口的楚格时,他正在跟一个长相憨厚的男生交谈。

重启碰掉水杯的声音迫使二人回头,楚格走进来拿起地上的水杯:“夫人,需要喝水吗?”

重启点头,看向堵在门口那个胖胖的男生。

“夫人,那是阿德,是小先生派来照顾您的。”

重启对着阿德笑了一下,她转头看向楚格:“我想喝柠檬水。”

楚格倒了一杯温白开递给重启:“夫人,先喝些白水吧。”

重启嫌弃的别过头:“这里的水太咸了还有浓浓的泥土味。”

楚格有些为难,拿着水杯的手不知是该继续僵持还是缩回来:“夫人,这里离卡德里镇很远,您要喝我明天去给您买。”

重启没有继续为难楚格,她接过水杯:“我睡了几日?”

“您睡了三日。”

重启揉了揉有些闷痛的头:“我病的很厉害吗?”

楚格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程归零呢?”

“小先生有事,今天不过来了。”

“他这几天都在?”

楚格点头:“都在。”

重启挪下床立在窗前,她看着平静无波的河水问道:“这水里有鱼吗?”

阿德笑道:“有啊,都是大鱼。”

重启有气无力的叹了一声:“打几条上来呢,我想吃鱼了。”

阿德挠了挠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了重启一眼:“夫人,河里有鳄鱼。”

重启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鳄鱼啊,那算了,皮糙肉厚不好吃。”

鳄鱼,那自己注定是逃不出去了,就算有体力游到对岸,怕也顶不住鳄鱼大哥的死亡旋转。

下午的时候,阿德去镇上采购,楚格留下来陪重启。

重启在楚格戒备的眼神下心烦意乱:“楚格,你为什么那么看我?”

楚格没有收回他的眼神,他像原来一样真诚的让重启恍惚。

“夫人,小先生说您很厉害。”

重启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看向桌上的稿纸,洁白的纸红色的格子,上面是铿锵有力的几行字。

重启拿起来抖落纸上残留的烟灰:“你我相逢在黑夜的玛瑙河上,我没有目的,你没有方向。”

重启拧眉:“你们的小先生这么爱写诗吗?”

楚格看了一眼重启手机的纸,摇头:“记不得了。”

重启转头:“你还记得什么?”

楚格抿唇,真挚的眼睛里藏不住谎言:“什么都不记得了。”

“擒拿格斗呢?”

楚格思索了一会答道:“我有天天练的,夫人,我会保护好你的。”

重启想从楚格的脸上找到一丝慌乱的神色,然而他的脸上平静的如窗外的水面,这让重启疑虑。

“我哪也不去,你也不用保护我。你也看到了,我哪都去不了。”

楚格点头:“在这也挺好的,清净。”

重启嗤之以鼻:“青灯古佛岂不是更清净?”

楚格打量了重启几眼,随即摇头:“夫人的心,不静。”

“何以见得?”

“夫人的眼睛里有太多杂念。”

重启贴近楚格身边,近的都要贴上楚格的脸:“你好好看看,我的眼睛里除了杂念还有什么?”

楚格的目光在无所适从下定格,他呆呆愣愣的看着重启的眼睛:“有,有我。”

重启敛下神色,拍了拍楚格的肩:“柠檬水加冰喜欢喝吗?”

楚格点头:“喜欢。”

重启点了点头,随即又点了点头,她在反复的点头中,凝了满眸的泪。

“你是来保护我的吗?”

楚格这次没有点头,他做了一个自己经常做的手势:“对。”

重启在楚格充满探究和戒备的眼神里败退。

“楚格,如果我和程归零同时陷入了危险,你会救谁?”

重启还是不死心,她依旧想问问楚格,为什么当时不救自己,是自己不用救还是不配救?

楚格的耳朵动了动,答的笃定:“救小先生,因为他是我的老板。”

重启笑着抹干眼泪:“很好。”

刚说罢,阿德提着一大堆食物走了进来:“来来,我买了柠檬水。”

重启看着阿德摆了一桌子油炸的食物,瞬间没了胃口,她拿起唯一的一瓶的柠檬水,将吸管扎了进去。

溢出来的液体歪歪斜斜的流在重启的掌心,重启呆呆的看着掌心里和着液体还未融化的粉末。

阿德朝她看过来,重启大大的吸了一口:“恩,好凉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