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洛湘沅九幽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小鬼差擅长偷心!拿捏冥君超在行无弹窗在线看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很火爆,这本小鬼差擅长偷心!拿捏冥君超在行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江瑟瑟,主角是洛湘沅九幽,讲述了:简介:高冷冥君x古灵精怪小鬼差【系统+脑洞+马甲+直播+甜宠】凡人洛湘沅机缘巧合被鬼差索错魂以后成了冥界一名直播鬼差。每天绞尽脑汁想办法重返人间,多次尝试未果以后。好友青溪给她支了个招,要不,你把我哥睡了吧?洛湘沅想了想,好像可行。于是一个月黑风高夜,她悄悄潜进了九幽的房间……被高冷冥君堵在墙角——“谁教你的,生米煮成熟饭只用盖着被子睡觉?”

洛湘沅九幽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小鬼差擅长偷心!拿捏冥君超在行无弹窗在线看

第6章 差点又死一次

自从来了冥界,洛湘沅对这些鬼怪之事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对这妖精不能入轮回一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此刻听到银肖所言,自是骇然。

她当然是同情银肖的,只是……这次的机会对她而言,也珍贵不已。

“银肖……”她长呼出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这次机会,我还是不能让。”

她看到银肖脸上的期待瞬间消失,变得木然。

“我做好了你会拒绝的准备,所以……”银肖的声音忽然透着森冷,洛湘沅察觉到不对劲,但已经躲闪不及,一根绳子牢牢地将她捆住,动弹一下便紧一分。

“勾魂索?你什么时候偷来的?”

银肖狂然一笑,“偷?我哪里用偷,世世代代家传的仿造手艺,至今也没生疏。”

她慢慢走向洛湘沅的桌子,那里摆着两叠纸,是本该属于她的功业。

银肖的手抚上那些纸,缓缓拿起来仔细看了,然后一阵蓝色火焰自她掌中腾起,瞬间便将纸张吞噬。

洛湘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她恨得牙痒,挣扎着站起来想要朝银肖撞去,但身上绳索的力量勒得她腰腹更紧,很快又跌倒在地。

“看来我先前对你的同情很是多余。”

银肖张狂的笑声充斥在她耳际,“谁稀罕你的同情,我只是想和傅郎重逢,为什么你不能答应?”

“我都那般恳切地求你,你却丝毫不为所动!”

她喘着气,这绳子越来越紧,看来是要将自己和那些工作材料一起消灭了。

“你想同心爱之人相守,我何尝不想与我的父母团聚?”

她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让银肖愣在当场。

“我本来就是阳寿未尽的活人,被黑白无常无辜索了性命,还阳的机会也因为肉身被火化而白白丧失。我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母亲因为我的离世没过多久就郁郁而终,我亲眼目睹她到了我的直播间,又亲眼目睹她被黑白无常带回来,在奈何桥旁的茶寮里,我眼睁睁看她喝光了一碗孟婆汤,从此忘了我……”

“我是她的女儿,她再也不会记得我了。我恨吗?当然恨啊,恨黑白无常的失职,恨命运的捉弄,可我更恨我自己。如果那天晚上,我下班直接回家,会不会不一样?如果那天以前,我学着和他们沟通相处,我常常陪伴他们身侧,会不会就会比现在好些?”

“可是银肖,我改变不了这一切。”她常常在午夜梦回之时,看到自己与父母的争执,从前她气他们不理解自己,气他们的管束,但那一刻,她却无比想念那些画面。

这一年来,她借着机会威胁黑白无常和判官,让他们带着自己在冥界所得都打到爸爸的账户上,但是她没想到,这一次的冥界直播里,她还是看到了爸爸的身影。

所以,她其实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洛湘沅双目濡湿,眼泪早在不知不觉间盈满了眼眶。

她眨了眨眼,抬头对上银肖的眼睛,“我努力想要找个机会回人间,这次百年一度的述职大会,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我的。你说,我真的能让给你吗?”

她看见银肖的眼里流露出慌乱,“不,你在骗我,我不信。”

银肖说着,双手捂住脸,颓然地下滑跪倒地上,“你想让我放了你,所以才编了这个故事。”

洛湘沅没有说话,她已经心中大恸,再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静静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的银肖,她正慢慢直起身子,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不管你是编的还是真的,我竟然都信了。只是我对不起傅郎,这一次,我又失约了。”她衣袖一挥,洛湘沅身上的绳索落地,那两叠本该烧掉的材料也出现在她的脚边。

洛湘沅有些动容,“银肖,谢谢你。”

她没有等到银肖的回应,只看到她慢慢走出去的背影,那样地落寞、孤独。

她紧紧捏着手中的资料,想到人间孤独活着的父亲,他会不会也像银肖这样,在每一个节日,独自走在墓园里,为她和妈妈除去墓前的杂草和落叶,然后捧着酒水靠在墓碑旁一坐一整天,等到天黑又落寞地回家?

“爸爸,等我。”

备受期待的述职大会来临,通常这一天冥界所有出入口都会关闭,鬼门关不再允许鬼魂和鬼差出入,轮转台也不开放。

冥界所有鬼差都会齐聚在冥君的紫明宫正殿。

幽蓝色的鬼火飘摇,洛湘沅站在鬼群里,看着密密麻麻的鬼头,有些哆嗦。

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奇形怪状的鬼魂,还挺渗人的。而且,这里面还有许多她没见过的生面孔。

她扯了扯身边判官的袖子,“哎,冥界这么多鬼差吗?”

判官没理她,双眼紧紧注视着前方。

她又戳了戳他的胳膊,“老头?你哑巴了?”

……

无趣。

她愤愤地别过头,想要找到青青的身影。但是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还是没能发现她。洛湘沅以为是青青个头太小,被掩埋在鬼群之中,还蹦高了看,但却被身旁的判官拉住,害得她险些摔下去。

“安分点。”

洛湘沅撇撇嘴。

忽然,乐声四起。

她捂住耳朵,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鬼哭狼嚎。

冥界乐声阴冷沉重,一听便压抑非常。

伴随着鬼乐,一个巨大的阴影从头顶掠过,然后降落在高处的白玉椅上。

只见冥君九幽穿着一袭纹绣的华服,缓缓坐下,颇有睥睨众生之感。洛湘沅看得咋舌,还是蛮帅的啦。

正在恍惚间,一旁的判官拉着她跪下,口中高呼“冥君万安。”

好吧,原来古往今来的统治者,都喜欢这种被万人簇拥的大礼是传统。

只听得一声“免礼”在紫明宫飘荡,洛湘沅跟着一众鬼差起身,刚抬头便看见从侧殿缓缓走出的青青,“第三十万一百零一届冥界大会正式开始,下面有请冥君致辞。”

洛湘沅脸上的表情绷不住了,原来所有大会上领导致辞也是传统。

但是,殿上高坐的冥君却迟迟未动,洛湘沅的视线扫过去,只看见他口型动了动,“跳过,下一项。”

她忍不住笑了笑,青青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哥说跳过,那你们就直接述职吧,谁先来?”

十殿阎罗几乎同一时间走上前,面面相觑片刻后又都退了回来。

紫明宫内寂静无声,只见高高在上的冥君指了指鬼群中的某处,“你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