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王怀斌冉秋叶在哪看,四合院:开局贾张氏叫我捐钱完整版阅读

带娃的樵夫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都市小说,四合院:开局贾张氏叫我捐钱非常火爆,主角是王怀斌冉秋叶,主要讲述了:简介:王怀斌一个材料专硕,因为一起实验室事故,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六十年代初。转业来到红星扎钢厂成为了一个学徒小钳工,带着战友遗孤李安安来到四九城讨生活。咦,这不是自己追过的禽满四合院吗?我住在许大茂隔壁?许大茂新婚燕尔?我成了王姓邻居?贾张氏让我给贾东旭捐款? 我去你个小王吧……秦淮如要投怀送抱? 我不是个随便的人,走,屋里头说娄晓娥来借宿? 你脱我裤子干啥?

小说王怀斌冉秋叶在哪看,四合院:开局贾张氏叫我捐钱完整版阅读

第4章 积分抽盲盒

王怀斌将安安哄睡后,在脑海里呼叫系统进行积分抽奖。

“系统,我要用积分抽奖!”

【叮,抽奖开始,一百积分一次,请宿主选取盲盒。】

王怀斌看着眼前九个排列整齐的盲盒懵逼了,这种抽奖方式还真是随机啊,连奖品池里有啥都看不到。

王怀斌选了六号跟八号,点开六号盲盒,王怀斌有些惊讶,一箱老坛酸菜面?“不错,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随即又点开了八号盲盒,一张票子,王怀斌拿起来一看,“呵,好家伙,自行车票,还有三天过期。”

王怀斌抽到了一张自行车票本来还挺高兴,可随即一想,自己的转业补贴总共才一百五十块钱,买个屁的自行车啊?除非…

【叮,生存礼包待领取。】

一声系统提示音将王怀斌点醒,“哟呵,终于解锁了。”

点开一看,好家伙还真是生存礼包,粮票一百斤,肉票五十斤,布票二十丈,五十张大黑拾,最后这一样东西让王怀斌愣了愣神,“疗伤丹?真的假的?立即见效?”

“系统,提取疗伤丹!”随即王怀斌手心里多了一个蜡纸包裹的丹药。

“系统,这东西真的能治好我的脚伤?”王怀斌还是有些不太确信,自己当时可是粉碎性骨折啊。

【理论上可以。】

王怀斌虽然对系统的回答不是很满意,但是自己的脚都这样了,再坏还能坏到哪去?随即一口吞下。

感受了几秒钟,“骗子,还说什么立即见效,什么感觉也没有啊!”王怀斌嘟囔道,随即准备睡觉,不睡觉又能怎么样?屋里连电都没有,明天还得找街道帮忙解决。

这时隔壁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一分钟后整个后院静悄悄的,王怀斌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一大早,王怀斌起床来到后院进行锻炼,从部队出来后每天早上不活动一下就觉得难受。

“欸?我的脚!”王怀斌像往常一样下地,这脚竟然不痛了?尝试着打了一套军体拳,除了右脚因为裹着石膏不太方便其他没有任何不适。

“安安,快起床!”王怀斌连忙走回屋里喊道。

“王…爹,这一大早的你要干啥啊?我还小,要保证充足的睡眠…”李安安揉了揉没睡醒的眼睛抱怨道。

“快点起床,一会咱俩到外面吃,吃好了陪我去复诊!”王怀斌一脸激动的表情。

“知道了,看把您高兴的…”李安安阴阳怪气的说道。

王怀斌牵着安安往外走,正巧一大妈在做早饭呢,年纪大了起的就早,“小王,你们这一大早的是要干啥去啊?”

“啊,一大妈,我一会要去医院复诊看看我这脚。”王怀斌一脸笑意解释道。

“去医院啊?那不急,医院九点才开门呢,起都起来了,来一块吃点早饭。”一大妈热情说道。

“那也行,谢谢一大妈!”

“谢谢奶奶”李安安礼貌地答谢道。

“诶哟,安安真乖,来,这块红薯给你吃,可甜啦”一大妈越看安安越是喜欢。

“哟,怀斌来啦!”易中海见王怀斌带着安安进屋略作惊讶道,“快坐,老伴,赶紧盛粥来。”

“一大爷/爷爷好。”王怀斌两人打招呼道。

随即四人围着一张八仙桌呲溜呲溜的喝着棒子面糊糊,啃着红薯和窝窝头,“怀斌啊,昨天忘了跟你说了,厂里面安排你来我们一车间做钳工,通知说由我来带你!”易中海看着王怀斌笑着说道。

“真哒?谢谢易师傅!”王怀斌一听这个消息立马站了起来对着易中海鞠了一躬。

二鞠躬……

“欸…这是干什么?咱不兴这个,

既然组织安排由我来带你,那我肯定要把我的本事都传给你!”

易中海扶起王怀斌客套道,好家伙 这是要送自己走吗?

心里对一大爷这人一直有争议,技术肯定是过硬的。

做人么自己也不见得比对方强,起码对方是真伪善,自己做不来。

“嗯,我等你去上班,你这脚恢复的怎么样啦?”

易中海随口问道,一方面是表现一下关心,其次厂里安排一个残疾人给自己当学徒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但既然是组织安排的,那自己更不能推脱。

“今天我去复诊,要是没问题的话我明天就能去上班!”王怀斌一脸笑意。

“那就好,等你好消息!”易中海放下碗筷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安安,吃好了没啊?时候不早了,咱们该走了!”王怀斌催促道。

“好啦,爷爷奶奶再见。”

王怀斌带着安安在街道上闲逛,看着穿着厂服的工人们成群结队的朝着一个方向走,那边不到三公里就是红星扎钢厂了。

两人一大一小,一残一幼在街上晃荡,格外引人注意,就这样在大伙的疑惑目光中,两人终于来到了红星扎钢厂附属医院。

“大夫,我这脚今早上觉得不疼了,你帮我看看吧,我觉得我已经好了!”王怀斌见到骨科大夫就开口道。

“同志,这脚伤好没好不是靠你感觉的,要相信科学,相信医生,我先给你检查一下啊…”骨科大夫指正王怀斌说道。

检查了半天,“王同志,你这病历卡上写的是你右脚粉碎性骨折?”大夫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对啊,当时我看着大夫把碎骨渣清理掉的!”

“这样,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一下工具…”骨科大夫走到医疗器械柜掏出了一把手锯和锤子过来了。

“放松,别紧张,你要是乱动割到了你的脚可不是我的责任!”骨科大夫先甩掉了责任,王怀斌也没啥好说的,既然要割那就割呗。

看着大夫用手锯将脚上的石膏慢慢地锯成两半,安安有些害怕,捂着眼睛露出一道指缝好奇的看着,生怕见到这锯子锯到一片血呼拉茶的场景。

“呵,这味道,酸爽…”大夫被熏得差点就吐了,赶忙跑到窗口将窗户打开通通风。

“嗯,你这脚…应该是好了,你下地走走…”大夫仔细检查了一下王怀斌的脚踝关节随后抬头看向对方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