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睁开眼,回到老婆难产当天在线阅读司辰颜立夏小说免费看

是小青啊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都市小说,睁开眼,回到老婆难产当天非常火爆,主角是司辰颜立夏,主要讲述了:简介:〖日更万字〗《重生1988,宠妻暴富养娃娃》给你重生一次的机会,你想弥补什么遗憾?司辰一睁眼,竟是回到老婆难产当天!1988年6月21日!那个狂风呼啸、暴雨倾盆的夜晚,他媳妇儿颜立夏身怀龙凤胎难产,却因为他的无知,白白耽误了送医抢救的时机。一尸三命,成为他永远的悔恨!永远的遗憾!重生一世,他想尽一切办法救活老婆与孩子!这一世,他要给家人最好的生活,最长情的陪伴!一穷二白?开局一把破土铳?谁也不能阻挡我赚钱,谁挡就把谁送走!进货路上遇到打劫?别怕!看我反手打到对方跪地求报警!遍地煤老板、福布斯富豪榜上杀疯了的年代,看我白手起家、杀出重围!开连锁超市,家乐福总来我对门抢生意?别慌!看我商战108招,招招让它血亏,关门大吉,滚出我国!【种田/年代/宠妻/奶爸/萌宝/狗粮/单女主/渣男悔过/低开高走一步一个脚印致富】避雷:开局男主刚重生,行事风格比较“懂礼貌”,实则性格刺儿头,一身匪气!

睁开眼,回到老婆难产当天在线阅读司辰颜立夏小说免费看

第6章 产妇大出血,O型血告急

司辰激动得都不知道说点啥,红着眼圈接过一个孩子,极其小心翼翼。

新生儿哪哪儿都是软的,司辰笨拙地一手托着儿子后脖颈的部位,一手托着他小屁屁的部位。

那姿势,虽然是正确的,可他浑身紧绷的僵硬模样,身边人都能看出来。

助产士笑盈盈道:“这是哥哥,体重四斤六两,身长四十三,一出来就睁着眼睛,是个双眼皮帅小伙儿呢。”

“不过,新生娃娃的眼睛,看啥都是模糊的,还不能准确分辨人跟东西,你就算抱他在怀里,他也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她给司辰看了看另一个婴儿:

“这是妹妹,体重四斤三两,身长四十,是个贪睡的小妞妞,除了那一声哭,一直都闭着眼,睡大觉。”

“司辰同志,你且放心吧,俩娃娃这个体重与身高,在双胎里面算是正常的,没有说特别营养不良。”

司辰想要两个都抱着,奈何,没有那个本事。

双手举着一个都手忙脚乱跟端着核武器似的,生怕出现任何闪失,何况是两个?

齐仁书看着司辰这副模样,默默在心底叹气,原来的狗屁倒灶娃,还真的一夜间长大,有了父亲的担当。

殊不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拥有着一颗饱经沧桑的老人心,对孩子,有着偏宠一般的喜爱。

司辰蓦然想起什么,问:“医生,我媳妇儿怎么样了?”

助产士依然笑盈盈的,回复道:“没什么大碍,正在缝合呢。”

“你们男人不晓得,剖宫产可不是肚子上划拉一刀子就能成的。”

“那可是要开七层、缝八层……”

蓦然,手术室的门被打开,王医生慌慌张张跑了出来。

抱着妹妹的助产士,下意识问:“王医生,怎么了?”

对方来不及回话,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司辰的心,瞬间沉到了底!

齐仁书看了一眼王医生跑出去的方向,也是心里一咯噔,怎么跑去了血库?

不到一分钟,王医生手中拿着一袋血,又急匆匆回来了。

一见到齐仁书,就撂下一句重磅炸弹:

“院长,产妇大出血,医院血库O型血告急,求您快想想办法吧!”

司辰的脑中,嗡一声响!

张嘴就来了一句:“输我的血!”

“那太好了!”王医生疲惫的脸上,满是如释重负:“同志,跟我先去验一下血。”

司辰瞬间呆立当场,嗫嚅:“是我一时着急,大意了,我是AB型血。”

“那不行,只能O型血的同志给你爱人献血。”王医生撂下一句话,急匆匆转身进去了。

齐仁书连忙安慰:“司辰,你先别急,我去找一找,医院各科室的值班人员,总有合适的。”

司辰怀里还抱着一个娃娃,虽然心乱如麻,却也不得不点点头,如今,救媳妇儿是天大的事:

“二姑父,我也一起去!”

他将孩子递给助产士,态度诚恳地拜托人家:“医生,我的孩子们,就麻烦您了!”

说着,深深一鞠躬。

礼多人不怪,助产士也是热心肠。

尤其,从医多年,这是自己接生的第一对儿龙凤胎,总觉得冥冥之中十分有缘:

“快别客气,孩子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司辰跟齐仁书在走廊里一左一右分开跑,挨个去敲各个科室的门,询问人家,谁是O型血。

上一世,哪怕司辰是富商巨贾,钞能力可以达成许多人无法达成的愿望。

这一世,他再回到一穷二白时,还不是凡事处处受制?

可他不气馁,只要老婆孩子都能活着,他就还有盼头!

半个小时,俩人问遍了所有的医护人员,只有三人,是O型血。

其中,还包括急诊室值班的实习小护士,小赵。

颜立夏情况不明,随时都可能危及生命,司辰的一颗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对着人家三位愿意鲜血的医护人员,他反复鞠躬致谢,感谢人家危难关头伸出援助之手。

当着院长的面,司辰这么一通客气,反倒给三位医护人员,整不会了。

一时间,众人闹哄哄的,都忙得不可开交。

正此时,司老太带着三个女儿,风风火火赶来了:

“司辰,我的孙孙呐,立夏怎么样了?”

司辰闻声回头,瞳孔蓦然一缩,不自禁就喊了一声:“奶奶!”

“您、您怎么来了?”司辰是如何都想不到,暴雨夜,自己的奶奶会来。

前世,他远走他乡致富,觉得自己没脸见含辛茹苦抚养自己的奶奶。

后来,等他再得到消息,却是奶奶的离世。

千禧年元旦,司辰突然接到奶奶去世的消息,回乡奔丧。

灵堂前,几个姑姑哭天抢地骂他、打他、赶他走,不让他参加奶奶的葬礼。

恨他是个没心肝的白眼狼!

奶奶下葬后,他在大雪天跪在她老人家坟前,不吃不喝三天,却根本无法弥补那份缺失的孝道。

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司辰的眼泪,险些绷不住。

“死孩子!立夏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来告诉奶奶一声!”

司老太气得够呛,不住捶打司辰的胳膊:

“你可真是狗胆包天!连立夏怀孕了,都不告诉奶奶!”

一回头,她狠狠瞪一眼三个女儿,怒道:

“你们一个个的,把我诓骗在你们家,连个风声都不透露。”

“害我老太婆连孙媳妇儿有了娃娃都不晓得!”

“眼瞅着,曾孙孙都要落地了,你们还计划瞒我!”

“老太婆我守寡二十几年,吃苦受累把你们一个个拉扯成人,是有多不容易,你们不知道?”

“如今,你们一个个翅膀硬了,就是这么尽孝的?”

“你们对得起我老太婆吗?对得起你们那为国捐躯的爹吗?”

“妈!您别这样说!”三个女儿恨不能给老母亲跪下!

确实,拉扯她们长大,老母亲是真的不容易,她们都是当了母亲的人了,养儿方知父母恩。

这天底下,就没有容易当的父母,哪个不辛苦?

不光是三个女儿,就连女婿齐仁书,都听得头皮发麻。

他这个丈母娘,可不是一般的丈母娘,他们这一群小辈儿,没人能惹得起。

司老太可比一般的老太太有眼光多了!

光是当年咬紧牙关培养出来的女儿们,以及给女儿们选择的老公们,就能看出她的眼光与魄力,绝非一般人能比。

三女儿司玉竹是县一中的老师,知书达理,性子温和,赶紧宽慰母亲,又迅速转移话题:

“妈,您别着急,我们这不是来了,司辰媳妇儿这会子正在里面生娃娃呢,我们姐儿几个先把钱给到司辰,咱缴费重要,不能耽搁住院,是不是?”

司老太一听这话,满意了,拉着司辰的手,往三个女儿跟前一推:

“说到底,都是一家人,没道理落下谁不管不顾的,有个什么事呢,你们一定要帮衬起来。”

这话,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这么些年来,她们姐妹几个发展得越来越好,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确实,是抱团取暖、一路帮衬着才走过来的。

没有老母亲这个主心骨凝聚她们,还不知道会是怎样一副散沙光景呢。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父母在,家就还在。

父母去了,兄弟姐妹们,其实是亲戚。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