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周锦商玉君小说我在女尊世界称帝无广告阅读

冰冻三尺的小说我在女尊世界称帝火爆上线,主角是周锦商玉君,主要讲述了:再次醒来,周锦从叱咤风云、武艺高强的镇国女将军,穿成了女尊世界天赋值为零、自卑胆小的周国九皇女。  九皇女生性愚笨,又懒惰胆小,最后被二皇姐利用,害死了自己,还害死了女帝老娘。  可是好人自有好报,恶

周锦商玉君小说我在女尊世界称帝无广告阅读

第4章 红衣

入夜,月朗星明,凉风徐徐,是一个挺有几分惬意的夜晚。

周锦一行人来到了北灵山,附近只有几个潦倒的村落,没有一家客栈,于是决定就在一个比较空旷的野地稍作休息。

“这儿就是北灵山啊。我听说北灵山闹鬼闹得可厉害了!”

“怎么个说法?”

周边有女将围在篝火旁窃窃私语。

“传言北灵山有一常年穿着红衣的男鬼,夜夜都会长歌,歌声诡谲无比,有时凄婉动听,有时哀厉痛绝,有时歇斯底里,或是哭声,或是笑声,或是意味不明吼叫。”

“切,这有什么吓人的。”

“吓人的还在后头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这男鬼不止在山林间出没,偶尔他还会去到山下的村庄,他每去一次,山下的小孩就会少一个。”

“传说有一次,一个小孩夜起上厕所,睡眼朦胧间,感觉前方有一双红色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他,鬼使神差的他拨开了那个茂密的草丛,只见一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男子正啃着一个小孩的手臂,目光幽森地看着他。”

“这怕什么,我们队伍里又没有小孩。”

“细皮嫩肉的男君她也喜欢。”

几个女将相视一眼,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哈哈哈哈哈哈。”

商玉君可怜地抱紧了周锦的胳膊,眼尾带红,明眸微湿,楚楚可怜:“妻君,我怕。”

周锦好笑地摸了摸商玉君柔软的发丝,安慰道:“我会保护好你的。”

一阵冷风吹过,吹得众人皆有些冷颤。

那轮明月已经被云层遮蔽,天色显得更加昏暗。周遭密林无风自动,发出“簌簌”的响声,又似厉鬼呜咽。

“负心郎,负心郎,骗得我身又弃我嘻嘻嘻;弃了我,弃了我,孩子不顾也杀掉;嘻嘻都杀掉,都杀掉,全是鲜血才喜庆~嘻嘻嘻~”

忽然响起了一道诡谲的歌声,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又夹着几声无比诡异的笑,众人忽然感觉好冷。

“什么人装神弄鬼!”季久一声厉喝,刀剑出鞘,锋芒毕露。

“都杀掉,都杀掉,嘻嘻嘻全是鲜血才喜庆~”那声音忽远忽近,忽大忽小,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所有将士,戒备!保护好九皇女与她的丫鬟!”季久冷声下出命令。

“妻、妻君,如果那只鬼来了,你不要管我,你保护好自己就行。”商玉君泣涕涟涟,“男人何苦为难男人,他、他会对我手下留情的吧?”

“玉君放宽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周锦似笑非笑,“装神弄鬼的宵小之辈罢了,何惧之有?”

那声音的主人仿佛能听见周锦的话语一般,如被激怒,距离更近,声音更大:“负心郎,负心郎,骗得我身又弃我嘻嘻嘻,都杀掉!都杀掉!全是鲜血才喜庆!嘻嘻嘻~”

“啊——”

“保护九皇女!”

只见一团红色的东西速度极快地朝着周锦的方向飞身而去,速度快到只能看见一片红色的光影。

周锦一把将商玉君推倒季久的怀里:“保护好他!”

抽出长剑,准备迎战。

却没想到,那团红色身影在空中竟是硬生生地改了个道,歇在了一颗高耸入云的大树上面。

但与此同时,一众女将软软地倒下了。

“掩住口鼻!是离魂散!”

周锦心中一凛,原主的记忆告诉她,这离魂散是云瑶谷特产,细腻如烟,吸之即晕,不可多得的毒药。不过若是没有第一时间吸进去,离魂散又会很快挥发殆尽。  这红衣什么来头?

周锦憋住了一口气,手握长剑,向那红衣停住的地方刺去。

也终于看清了这个红衣究竟是何装束。

只见他一袭红色斗篷,将全身遮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个光洁的额头,上面是火红的凤凰花印记,妖冶无比,一双眼睛晶莹剔透,煞是好看,并不是鬼故事里那双血红的眼睛。

周锦看见那双眼睛浮起了笑意。

红衣又飞身到了另一棵树上,周锦紧随其后,二人身影在空中追逐,看傻了底下一干人等。

“皇女天赋值为零,轻功怎会如此之好?这红衣究竟又是何来头?”

众人心中浮起这个疑问。

再看商玉君,虽然一双俊脸确实是写满了害怕,但他眸色深深,里面全是兴味。

红梧这个狗,又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周锦在追逐红梧的途中也并不好受,这红梧轻功了得,但看得出来武艺不行,可是他身上不知哪来的如此多的毒药,周锦又是追赶他,又是躲避毒药,颇有几分力不从心。

结束闹剧吧。

周锦握紧手中长剑,瞄准目标,狠狠地将长剑往前方刺去,精准刺中了红梧的斗篷边沿,红梧一个踉跄就要摔了下去。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商玉君心中愤恨,又庆幸地想着,“还好早知道这个家伙不靠谱,还安排了人。”

空中又飞身而来着一袭黑衣,带着金色面具的人,辨不清性别,但他身姿轻盈,想必武力不低,十分轻松地接住了红梧。

季久见此,心下一慌,连忙赶去帮助周锦。

三人在半空中借助树枝打得难舍难分。

这个黑衣人武力确实不俗!

“妻君!”是商玉君的声音。

那红梧竟没有前来帮助黑衣人,而是改道去掳了商玉君。

调虎离山之计!

见红梧得手,黑衣人也不再恋战,立刻抽身而去。

周锦当然不会轻易让黑衣人离去,可是黑衣人速度实在太快,而她手中又无武器,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人绝尘而去。

“唰唰唰——”

树叶翻飞,翩翩落下,林中鸟儿受到惊动,纷纷散去。

周锦一拳头狠狠地打在了树干上,心中思绪翻腾,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她是如此的弱,竟然能有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掳走人。

我要变得更强!

“请皇女赎罪。”季久跪得果断,她的脸色也非常不好,懊恼道,“是属下擅作主张了,有负皇女重托。”

周锦面色冰冷,并不是很怪季久,毕竟她也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两人目的竟然是商玉君,她更多的是恼自己无能。

不过她治军一向赏罚分明,她会罚自己,也会罚季久。

“今夜不许入睡,绕着这片野地跑五十圈。”周锦走向马车,淡淡地说道。

季久虽然心高气傲,但其实也是一个明辨是非之人,何况在见到周锦精湛的武艺后,对她有了几分信服,当即响亮答道:“属下领命!”

周锦从马车中重新拿出了一把剑,心中思量着自己一定得去兵器铺买一把得心应手的好枪。

她还是用枪用得习惯。

这样一想,她又想到了那把断了的红缨枪,心中有几分难过,前世她没能保护好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今世一定要保护好他们!

周锦拿出一把好剑从马车出来,命令道:“把晕倒的士兵抬到我的马车里,安排醒着的士兵轮流守夜、巡逻,以防后面再有变故发生。。”

“待明天天亮,我们再去山下的村庄探探虚实!好好会一会这个红衣男鬼!”

有人欲言又止、犹豫地对季久说道:“将军,回帝都之事不可耽搁,我们还是明早就启程回帝都吧。”

季久也有几分犹豫,虽然她也觉得自己办事不利,但是一个男人罢了,而且根据她们调查得来的资料,也没见得皇女对这个男人有什么特别。

毕竟商玉君就一个买来的童养夫罢了,但事实上商玉君在周锦那里是一直干着奴仆该干的活。

“皇女,回帝都刻不容缓,你难道不想早日见到女帝,见到你的亲生母亲吗?”

周锦干脆利落拒绝:“不可!”

“不过是一个奴仆罢了。”有女将不服,小声嘀咕。

周锦步子一顿,又恢复原样,承诺一般地扬声说道:“他是我唯一的正夫,我唯一的皇妃!”

底下一片哗然。

周锦眉头一皱,又轻说:“还有那北灵山脚的百姓怎么办,据我说知,官府根本没管这个红衣男鬼究竟是何东西。如若话本里面讲得是真的,那男鬼真会伤小孩与男人,我们此次前去抓到他,是替天行道!”

季久见劝说无意,也只得同意。

她们这次是秘密出帝都、回帝都,所带的士兵皆是精锐,有十足的把握将周锦安全送回帝都。

更何况,周锦并不是如他们所知是个废物,这回帝都的旅途,就会更加顺利一点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