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慕晚吟容璟将门嫡女:重生后反派成我裙下臣无弹窗阅读

最近古代言情类小说很火爆,这本将门嫡女:重生后反派成我裙下臣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季拾柒,主角是慕晚吟容璟,讲述了:简介:【冷面多重身份王爷X娇娇聪慧小姐 1v1双洁】慕晚吟重生了,重生在十二岁这年。这个时候她还没喜欢上渣男,哥哥还没死,母亲还没失贞,跟着自己的小丫鬟也还没被辱。所以重来一次,她势必要反转局势。比庶妹,斗渣男,刃仇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可是这从来就看不起她的王爷竟然要娶她,就连终极大反派都为了她放弃了天下,千里姻缘一线牵,谁来告诉她到底该选谁!!?

小说慕晚吟容璟将门嫡女:重生后反派成我裙下臣无弹窗阅读

第8章 初遇

慕晚吟上马车前,瞧了一眼那马夫,马夫不敢与慕晚吟对视,只是低下头,也不知是何神色。

马车缓缓行驶在街道上,但若是仔细看了,能发现马儿已然变得有些急躁,原本缓缓踏着的马蹄此时也乱了阵脚。

忽然马儿呼啸一声,横冲直撞撞上了一边的商铺,马夫使劲拉紧缰绳,“小姐,马失控了。”

紫苏在马车内惊出一声冷汗,“小姐,你没事吧?”

慕晚吟倒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面上没有丝毫惊色,马车摇晃着,她瞧了眼外面,此地还算是僻静,只有寥寥几个人,“把拴马的绳索解了。”

马夫闻言,想要去解绳索,却因为马的剧烈跑动,一下子摔到了地上,慕晚吟眼神一凛,若是再这么下去,只怕她们就得完了,她奋力朝前,一把拿住缰绳。

“小姐。”紫苏和半夏在一旁疾呼,两人却连自己的身形都稳不住。

到底是女子的手,较为娇嫩不说,方才抓住缰绳便已经将手勒出血来,慕晚吟抓住缰绳便已经分身乏力,更别提去解绳子,“半夏!”

刚呼出声,马儿骤然停了下来,接下来马以及马车便侧翻了过去,车内的两人也随着颠簸摔出了车外,慕晚吟再度有感觉之时,身子已经被搂在了一个宽阔的怀抱内。

一股特殊的味道窜入鼻尖,慕晚吟睁开眼,入目的便是墨绿色上好的锦缎,她看着眼前的衣物出神。

“看够了吗?”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她略微僵硬了身子,男子这才将人放下。

“小姐。”紫苏匆忙跑来,幸好小姐没事,半夏也远远得跑来。

“多谢。”慕晚吟低下头,好巧不巧,见到了衣物上纹着的一只貔貅样貌的凶兽,脑海中险些一片空白,急急抬起头来。

容璟冷眼瞧着面前的女子,女子年纪尚小,方才怀里的身子更是半点重量都无,如今头发衣物凌乱着,双手也磨出了不少伤口,此时那双幽深的眸子抬了起来,眼中却带着一抹惊喜。

慕晚吟看着面前的男子,男子比自己足足高出了一个头,但那双睥睨天下的眸子还是同自己撞在了一起,他长发高束,剑眉入鬓,鼻若悬胆,薄薄的唇瓣微抿着,有些不耐烦,而那眼中的冷意慕晚吟倒是看得真切。

是他!那次马儿失心疯险些坠崖,也是他救了自己吗?

容璟并未回话,从慕晚吟双脚落地开始便没有再将眼神落在她的身上,而是直接翻身上了身侧一匹通体全黑的宝马,宝马叫唤了一声,慢慢远去。

在不远处看着的面具男子不敢置信,随后倒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看了几眼后才离开。

慕晚吟敛下眼中的神色,眸子复又变得平淡无波,寻到了又能如何?

不久后,马夫急急跑来,见到马车侧翻后,急急唤道,“小姐!”

慕晚吟蹲下身子,因着方才男子的内力所震,马匹已经奄奄一息,眼耳口鼻皆流出鲜红的血,她记得方才马匹神色尚算正常,并不像失心疯的模样,慕晚吟仔细查看马匹全身,当目光落在马蹄处时,眼中已经了然。

只见马蹄铁上渗出了丝丝血迹,见此,慕晚吟起身,冷冷瞧了一眼马夫,“紫苏,唤人将马抬回府,这马夫,给我抓起来。”

马夫闻言不由地脸色一白,全身抖如筛糠,直直跪下身子。

将军府——

“晚儿,这是怎么了,才出去几个时辰的功夫,怎么变成了这般。”林氏在嬷嬷的搀扶下来了大堂,见到慕晚吟狼狈的模样,立刻疾步上前,关切道。

慕晚吟笑着摇头,“祖母,晚儿没事,不过是些皮外伤。”

林氏瞧着慕晚吟这凌乱的一身,哪还有半点千金小姐的样貌,更为重要的,便是那双还渗着血珠的小手,“还说没事,嬷嬷,去将城内最好的医师请来。”

“是,老夫人。”嬷嬷心下对这丫头欣赏了几分,二丫头曾经也受过伤,见到老夫人倒是激动得很,急急哭诉着让老夫人为她做主,可这大丫头反倒不说话了,怕也是不想让老夫人担心。

“这马夫究竟是做什么吃的,两次三番的出了事情。”林氏板着脸,要不是这丫头福大命大,她真的不敢想象那后果。

大房那两人时常待在军营中,极少归家,晚儿便一直是她和二房照顾着,以前晚儿也不知怎的,总是与自己疏离,这几日啊才感觉到这丫头真是讨人喜欢得紧。

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好歹,也不知大房会如何看待自己。

“祖母,您消消气。”别人还未说话,慕晚吟倒是先劝起林氏来,那双眼睛一闪一闪,叫人看着生不起半分气来,“晚儿今日捡回性命,发现了些不得了的事情。”

“晚儿,你没事吧?”范荷同慕思柔急急赶来,见到堂中衣着凌乱的慕晚吟,眼里皆是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叔母,妹妹。”慕晚吟笑着同两人打招呼,像是个没事人。

林氏刚想询问仔细,被二房抢了话头,此刻心里更是不悦,也不知这范荷是怎么掌事,竟连这马儿发了疯了也不知道。

“劳叔母费心了,晚儿命大,只是受了一些小伤。”

林氏闻言,脸色已经有些发白,这命也真是太大了些。

“姐姐,瞧着这额头的伤口刚好了一些,手上又受了伤,还是多来娘这取些伤药,万不能留了疤去。”慕思柔拉过慕晚吟的手,微微用了一些力气,指尖已经泛白。

“好。”慕晚吟像是没有感受到手腕间的疼痛,笑着应下了,今日的痛苦加上往昔的痛苦,终有一日是会讨要回来的。

林氏拉过慕晚吟的手,疼惜地吹了吹,“晚儿方才说发现了什么?”

“晚儿发现,那马匹发狂并不是因着失心疯,而是马蹄铁上被钉了钉子,马匹跑得久了,钉子便钉进了肉里,这才使得它疼痛不堪,急急要摆脱那马蹄铁,横冲直撞,发疯地跑着。”

慕晚吟叹了口气,“这马儿也真是可怜的紧了,本就什么错都没有,现在却偏偏要背负发了失心疯的罪名。”

这话一说,林氏已经了然,马蹄铁上被钉了钉子,除非有人刻意而为,想到此她冷冷瞧了一眼范荷。

范荷垂下眼,神色莫辨。

“来人,将马夫那一干下人给我叫来。”林氏显然气极,面色已经铁青,若是让她查出个什么好歹来,她定然不会轻饶,“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连府内的大小姐都敢陷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