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高歌小说章节列表阅读,神世临江仙无弹窗在线看

清秋迎潮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玄幻小说,神世临江仙非常火爆,主角是高歌,主要讲述了:简介:我有几个问题,是不是父母双全,兄友弟恭,师门和睦,就成不了主角了?是不是那些仙二代,豪门之后,不出来装X就显示不出来存在感了?是不是主角一定要杀伐果断,只要是不利于主角的,必须都得被视为反派!我自问自答:不是这样的!——————–大道三千,尽头皆是归墟!混沌、时间、空间、因果、轮回、五行、天启谁才是真正的大道绝顶?光暗交替,阴阳互生谁又能真的看到未来是怎样?剑客是凌霄剑意是道武夫的狂暴粗鄙是道有人寻真知,有人求真我。道行何其高,道法何其长!——————–后世之人,学我术法道者,他得三分修为,我便有七分加持!布道天下,人人皆可习武,人人皆可开天!有灵众生入我局中,便是我与天对弈之棋子!天地之间,只允许有一个真神!

高歌小说章节列表阅读,神世临江仙无弹窗在线看

第三章:客栈插曲

转眼间已过去两月有余,秋去冬来,寒风瑟瑟,高歌一行人也从文州走到了云州。

一路上蓝勋跟高歌讲着自己在梦里看到的东西,其中高歌最感兴趣的便是蓝勋所说的神阶之下十二境。

“普通人要是有资质想要成为修炼者呢,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仙门中的通灵石,通灵石一般都是天外陨石所化,所以数量有限。”

“从发现通灵石至今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人去寻找通灵石,所以每个可以开山立派的仙家门第每过个几年就会招入一批资质好的弟子。”

“当然哪里都不缺蛀虫,世俗王朝也好,山上仙人也罢,都会有人偷偷贪掉几颗通灵石,这就造成了散修的出现,当然有些散修也可能是得了机缘恰巧碰到了通灵石所以才可以走上这条路的。”蓝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侃侃而谈。

“通灵之后人身上灵骨的力量就会被激发,人身上总共有十根灵骨,通灵石激发的灵骨数量越多,就证明这个人的天赋资质越好。”

“按理来说每根灵骨都可以拥有不同的属性,但据我所知迄今为止一个人身上最多也就出现四种不同属性,但是话又说回来,只要是能激发十根灵骨的,不管是什么属性,都是极为厉害的。”

高歌听着蓝勋讲着这些,已经大概可以听懂了,毕竟这几个月一直在钻研这方面的东西。

“灵骨总共分两类,五行灵骨和天启灵骨,而这两类灵骨都有五种属性,五行灵骨自然就不必说了,金木水火土嘛,天启灵骨就有些特殊了,因为每种天启灵骨都不受五行之力所克制,而大多数修士又都是五行灵骨,所以这些拥有天启灵骨的人就属于那种不在五行中的强大存在了。”蓝勋说话间摸了摸挂在胸前的珠子,这份生下来就带着的大机缘让他看到的世界与别人完全不一样,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异于常人的天赋,也知道眼前这个叫高歌的少年极有可能是他以后的另一份大机缘,甚至这个少年的天赋不会比自己差到哪里去。

“天启灵骨分风、雷、光、暗、星五种,十二境从通灵开始分别是术之四境通灵、视元、御风、天器跟法之四境凝魂、玄化、归元、真灵以及道之四境伏道、清明、逍遥、法天。”

高歌听到御风境的时候又想起那个自称是游方真人的老头,虽然只是第三境界,但还是让人觉得很厉害。

“普通人活个几十年已是不得了,而可以活到百年的少之又少,然而通灵成为修炼者之后在不受天灾人祸的影响下最少也能活个百年,此后每次破境寿命更是可以直接增加好几百年,就比如视元境的修炼者最少有两百年寿元,而御风境已经是四百年寿元。”

当蓝勋说到修炼可以如此大幅提升寿命时高歌眼睛一亮,不禁问道:“那有没有那种没有寿元限制的人?”

蓝勋瞄了一眼高歌的神情,干咳了一声,高歌立马反应过来蓝勋说了半天话也没喝口水,赶忙将水壶递了过去。

蓝勋喝了口水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不清楚,应该是有的吧,咱也没见过,不过等我们以后修炼到了那种境界不就知道了?”

一路上二人在马车上边走边聊,冬季外面的草木早已凋零,天色渐暗,路边三三两两的行人也都各自低头赶路,好似都要在天黑前赶回家吃晚饭一般。这时外面传来高常的声音:“少爷,我们已经快到云州城了,按游方道长给的地图,也快要到他说的那座齐云山了,今夜我们就在前面的客栈借宿一晚,明日再启程吧。”

马车内传来声音:“一切听凭高叔安排便是。”

其实这一路高常听着车厢内二人的谈话也是颇长见识,以前他跟着那位恩师修行,只是每破一境恩师才会告诉他下一境的名字,却万万没想到御风境之上还有九境,而且听蓝勋所言术之四境想要进阶到法之四境极其艰难,这让高常心中又不觉多了几分怅然与神往。

想着自己以后说不定也能变成像游方道人那种可以飞来飞去的神仙,高歌心中也是对很快就能到达的那座宗门又多了几分向往。

很快高常便驾驶着马车来到了一间客栈前,很快就有一个店小二模样的少年迎了过来,满脸谄媚对着蓝勋等人行礼道:“哟几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呢?”

蓝勋看向身后站着的高常,高常开口道:“两间房,一间上房,再准备些酒菜。”

说话间几人便来到了客栈中,客栈并不算大,楼上客房看起来也是有些年久失修的样子,蓝勋找了个位置坐下,高常高歌父子也先后落座。

客栈内除了三人与店小二外,还有一位账房先生打扮的青衫男子和一位容貌不俗的妇人。

几人进门落座好像并未打扰到青衫男子,又好像此人并未察觉几人的到来,反倒是妇人看见三人进门便热情招呼了起来。

妇人一眼便看到了穿着长相皆是不俗的蓝勋,走到蓝勋身边施了个万福后便开口笑道:“这位小少爷是去云州城的?”

蓝勋心想我一路从北往南走不是去云州城还能去哪,但这种话毕竟不好意思说出来,于是就嗯了一声作罢。

“诶哟小少爷您也别怪奴家多嘴,这云州城最近可不太平,听说城中闹鬼,连齐云山上的仙师都来了好几个,可还是奈何不得那鬼物。”妇人察言观色后觉得少年并不想与自己多说什么,于是就提醒一下少年三人便准备离去。

“无妨,我们本就是路过此地,想来我等运气也不会好到刚好与鬼物碰上。”蓝勋听闻妇人的话后回复道。

妇人听到眼前这个长得极为俊俏的蓝发少年与自己说话后,接着媚笑道:“奴家是想说,客官若是不急着赶路,不如就在小店多住个几日,小店虽然看着破败,但我们这里的厨子还是很好的,酒菜什么的肯定能让客官您满意。”

“不必,我们虽是不急,但也不想在此地多作停留。”蓝勋继续面无表情说道。

妇人听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向蓝勋施了一礼后便告辞离去,期间竟是对高常父子视若无物。

此时那位正在聚精会神做事情的青衫男子好似才回过神,看了一眼三人坐着的地方,看到高常的时候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而后继续低头做事。

片刻后店小二端了一些酒菜上来,端菜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菜盘居然径直飞向蓝勋,高常眼疾手快接下了盘子,可是还是有些汁水撒到二人身上。

店小二赶忙低头向三人道歉,蓝勋挥了挥手示意店小二不必在意让他退下,店小二再次致歉后便连忙退到了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等三人吃过之后带着三人去了各自房间。

蓝勋住的是二楼的一间上房,而高常父子二人则住在一间一楼的房间里。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高常早已睡去,高歌刚刚吹灭了油灯准备睡觉,就听见外面有一声轻微的异响,于是便快步走上二楼,正准备推开门时,忽然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传来。

“既然已成山上仙人,何必又要来这俗世寻这不开心!”

“我们成仙已百余年,却仍在视元境停留,既然做仙人也不快活,那不如来这世间寻些快活!”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显然正是今天客栈里的那位妇人。

此时高歌推开了门,屋内众人目光皆望向突然出现的高歌,妇人拍了拍胸脯,仿佛是突然松了口气似的。

屋内此时除了蓝勋之外还有四人,分别是今日见过的店小二、那位容貌不俗的妇人跟那位账房先生模样的青衫男子,此外还有一个赤搏着上身满身腱子肉的独眼男子。

此时妇人看了一眼店小二,带着点埋怨的口气说道:“我还以为你的散灵术没用了呢,要是惊动了那个家伙,我们几个可都要葬身于此了呢。”

店小二露出谄媚笑容,对着妇人轻笑道:“我的散灵术可是黄阶神通,那汉子最多也就御风境,只要他没达到天器境就绝对不会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早已丝毫不剩。”

而后独眼男子指了一下蓝勋站着的地方对店小二说道:“你那散灵术也就对修炼者有用,这小子不也中了散灵术,怎么一点效果没有?”

店小二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下后回道:“我也疑惑呢,按理说普通人若是中了我这散灵术应该早都精元散尽枯死了,这小家伙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这时蓝勋抓起胸前的珠子,开口打断了几位不速之客的交谈:“我说你们几个,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听我一句劝好吗,你们就此退去,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你们以后做什么我们也管不着,我们也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小娃儿家家口气倒是不小,我们四个平日里便以杀人为乐,本来今日都打算关门了,没想到你们居然不知死活的撞了上来,既然如此我们哪有放过你们的道理!”此时独眼男子开口说道。

而后店小二嘴角居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该说不说卢兄的人肉包子滋味是真的不错,楼下还有个御风境的高手呢,等我们收拾了这两个小娃娃,便去宰了那个家伙,御风境高手的肉,也不知是个什么味道。”

说话间便一记手刀砸向离自己最近的蓝勋,蓝勋见此也不躲闪,就在手刀即将砍到他时,只见蓝勋胸前的那颗珠子突然暴射出一阵晶蓝色的亮光。

亮光自蓝勋胸前起,仅是一瞬间的功夫便覆盖了整个客栈,客栈内空间都被这股蓝光扭曲成了麻花一般,而后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

“轰!”

客栈瞬间倒塌,而此时高歌再看去,只见眼前蓝衣蓝发的少年,还有自己甚至还有正在睡觉的高常,都被一层蓝色的光罩托起,丝毫没有受到蓝光的影响。

而此时那四个不速之客却是早已消失不见,也不知是被蓝光绞杀了还是早已遁逃掉。

片刻后三人落到了地上,原本客栈所在的一片此时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一片砖石铺成的地面,高常因为躺着的原因所以蓝光消失后身体直接砸在了地面上,这一下摔得可不轻,一下子便从梦中惊醒。

“怎么回事!我们不是在客栈吗?客栈怎么没了?”高常看了看还惊魂未定的高歌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蓝勋,疑惑问道。

“没事,我们走吧,马车也没了,高叔叔,听说你是御风境的高手,不知道能不能带我们直接飞去齐云山?”蓝勋摘下胸前珠子,手指轻轻摩挲,看着光芒早已消失的珠子,并未抬头。

“嗯,当然可以。”高常知道自己睡觉时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要不然客栈也不能凭空消失了,又想了想这么大的动静自己居然还睡得跟死猪一样,不由心中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情绪。

高常话音刚落便准备运起灵力突然脸色苍白,他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居然只有一点点,而且好像还是刚刚恢复出来的样子。

要知道御风境修士的灵气可谓是十分强大,要想消耗完灵海里的全部灵力除非是自己全力出招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用完,而自己从文州出来到现在一直没有用过灵力,怎么会无故消失了呢,这让高常一时间惊疑不定。

“对了父亲,那个人刚刚好像说对你跟蓝勋施了个什么散灵术。”刚刚回过神的高歌看见父亲的脸色便想起来刚刚店小二与那个妇人的对话。

“什么!散灵术?对少爷施展的?”高常听到儿子的言语后脸色更加苍白,快步走向蓝勋,手中掐诀点向蓝勋的眉心处。

片刻过后高常脸色放松了许多,他刚刚用探脉术在蓝勋身体里转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高叔叔,既然无碍我们就先离开此地吧,等您灵力恢复了再带我们飞去齐云山。”蓝勋看到高常的动作后并未反抗,等到高常做完这些事后才开口说道。

“也好,就依少爷所言。”高常对方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而听到儿子的话后心里更是对这位少爷产生了几分愧疚。

至于客栈以及那些人是如何消失的,他自然也是好奇,但想到此地不宜久留,便想着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再问。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