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陈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俗套小说在线看

都市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俗套小说,作者是陈尔东,主角是陈楚,讲述了:简介:退伍的陈楚,机缘巧合救下的美女,竟然是老领导的晚辈,缘分来了躲也躲不过,在老领导的要求下,陈楚化身成了,美女老板的贴身保镖,而身陷麻烦的美女老板和陈楚又会发生什么?敬请期待。

陈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俗套小说在线看

第9章 失去自由的狗

接连着几天,陈楚一直守在许灿的身边,公司的管理层也都习惯了一直待在许灿身边的陈楚。

这几天也都平安无事,不过陈楚并不敢掉以轻心。

天色微亮,许灿收拾好之后,出了别墅大门,陈楚照例护在身边,

这段日子以来,或许是有了陈楚的缘故,许灿休息的很好,再也不会午夜梦醒,望着黑乎乎的房间黯然神伤了。

总算能好好睡个安稳觉。

在她最绝望的时刻,陈楚的出现留下了太深的记忆。

只要想到陈楚就在身边,巨大的安全感让许灿不再惧怕。

也让她更加敢于面对接下来的危机。不论是来自公司或者是暗地里的威胁。

“许小姐,都安排好了,可以出发了。”

李胜利拉开了车门,对许灿说道。

许灿点了点头,坐进了车内。

陈楚对着李胜利打招呼道:“早啊,李队。”

李胜利微笑着点了点头,坐上了驾驶位。

前两日许灿梦到了父母,加上这也快到了许父母的忌日,也就有了今天的行程。

为此陈楚和许灿还发生了争执,只不过最终陈楚没有说服执拗的许灿。

汽车驶上大路,后面跟着几辆安保公司的车。

李胜利望了望后视镜见车辆都跟上之后,对着耳麦说道:“大家跟紧了,注意一切可疑车辆。大家都打起精神了。”

许灿坐在后座,看着开车的李胜利,说道:“今天辛苦你们了。”

李胜利笑了笑,说道:“许小姐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陈楚看着窗外,说道:“今天的行程的确有些危险了,地理位置太偏,很适合有心人动手。”

许灿有些歉意的看着两人,通过中央后视镜看到许灿的表情后,李胜利则说道:“许小姐不用感到抱歉,我们就是用来保护你周全的,虽说这次有一定危险,不过我们这次准备的很充分,一定能护你周全。”

许灿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车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许灿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车内陷入安静,只剩音乐声飘扬。

汽车行驶了近三个小时,总算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下车一眼望去,山上青葱翠绿,山下蜿蜒的小河流淌着碧水,好一处世外桃源。

许灿的父母就被埋葬在这片山上,车辆全都停在山脚,留下人看守,一群人沿着山路向上前行。

行至半山腰,一阵狗吠声传来,一群安保人员全都紧张起来,寻声过去,只是一场虚惊。

狗叫声是从一栋房子里传来的,院门开着,狗被栓在屋内,此刻正对着一群人狂吠。

狗叫声吸引了主人的出现,是一位大妈,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大妈训斥了一番还在狂吠的狗,狗被主人训斥,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进了狗窝。

大妈显然对于一群人的出现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你们这是?”

虽然山中景色还算秀丽,但因位置偏僻,少有人出现,加上山路难走,若非去年有人出资修了一条通山的小路,上山一趟那是极为不易,因此少有人来。

李胜利不想节外生枝,想着应付两句继续出发。

而这时许灿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腿,对身边的陈楚说道:“陈楚,我腿有点疼,要不我们到这歇会吧?”

陈楚看了眼许灿修长的腿,虽然知道今日登山,穿上了运动鞋。

但对于一个不经常走路的人来说,一口气爬上山,显然是有些难为她了。

陈楚点点头,抢在李胜利之前开口说道:“大妈,我们上山祭拜一下先人,不知道能否在你这里休息一下,缓口气再走?”

大妈愣了下,随即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赶紧进来歇会。我跟你说啊,别看这山不高,爬起来还是挺费劲的。”

说着话,大妈彻底将院门打开,邀请一群人进屋。

大妈的热情让许灿感觉到了真诚,城市中的生活,人与人之间早就没了这番朴实与真诚,人人都常怀戒备之心。

险恶的世道教会了芸芸众生,好心付出换来的可能是难以承受的伤害。人们已经习惯开口拒绝,对于大妈的慷慨,许灿点头道谢。

大妈笑道:“这有什么好道谢的,路过歇个脚这算什么事,不值得道谢的。”

说着话,看只有三人进屋,伸手招呼着门外的一群人,“都进来歇会吧,放心吧,有地方坐.”

门外的安保人员摆手谢绝了大妈的好意。正主在院内内休息,他们可不敢放松。这里身处山中,四周都是大树,危险简直无处不在。

大妈苦劝无果,还是陈楚开口解释一番,大妈这才作罢,热情的大妈对着屋内喊道:“老头子,赶紧出来,家里来客了。”

一边喊着,一边从屋内拿来椅子。三人笑着接过椅子,坐在院内树下。

这是一棵梨树,和平日果园见的不同,这棵梨树得有七八米高,枝条伸展开来,几乎占据了半个院子,此时树上果实累累,眼看着就要成熟了。

几人刚坐下,大妈的老伴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陈楚几人也是愣了愣,开口对着大妈问道:“这几位是?”

大妈正忙着倒茶,说道:“来山上祭拜的,累了进来歇一会。”

三人起身向大爷问好,大爷乐呵呵的笑着打招呼。随手搬过来一把椅子坐下和几人闲聊。

大妈也将茶水端来,笑着说道:“这是我跟老头子两人没事自己捣鼓的茶叶,你们尝尝。”

三人道谢后,端起茶杯,陈楚嗅了嗅,茶香四溢,用嘴吹了吹,抿了一口,入口微微有些苦涩,随即舌根处又有一丝清香甘甜出现,随即弥漫整个口腔。

陈楚笑道:“大妈这茶好喝,比外面卖的茶叶好多了。”

听见夸奖,大妈笑呵呵的。

许灿和李胜利也都尝了尝,同样连声称赞。

大爷拿着蒲扇摇了摇笑道:“主要是水好,前些年打了口井,没想到井水出奇的好。”

陈楚笑道:“好多年没喝过井水了,记得小时候的夏天,井水刚抽上来,凉冰冰甜丝丝的,夏天就靠着井水解暑了,现在老家的井水都有股子味了。”

大爷笑道:“可不是么,每次我儿子接我去城里住,我都不愿去,家里的自来水烧开了都有股子味道,不好喝,后来啊还专门买那个矿泉水烧,还是不好喝,跟我这井里的水比,差远了。”

大爷用蒲扇拍了拍腿,笑道:“刚打上来的井水,你要不要尝尝,肯定不输你小时候的味道。”

陈楚笑呵呵的答应,跟着大爷进了屋,去往后院。

许灿抿着茶,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楚和大爷聊天,虽说平日里陈楚并非是那种冷冰冰的样子,但接触下来,许灿还是发现,陈楚无论是对她也好,还是在公司,嘴上虽然带着笑。

却总是给人一种隔阂感,但当他和老大爷聊天的时候,许灿清楚的感知到,此刻陈楚的笑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丝隔阂存在。

这时,原本因为狂吠而被大妈教育了一顿的大狗,摇着尾巴从窝内钻了出来。

许灿被吓了一跳,大狗出来后和她的距离只有四五米远,好在大狗没再狂吠,反而歪着头看着陌生的许灿,欢快的摇着尾巴。

许灿看着大狗,笑了笑,轻轻唤了两声,大狗的尾巴摇的更欢快了。

大妈也注意到许灿的动作,笑道:“别看我家这狗刚刚叫的欢实,其实啊这狗很听话的,也不咬人的。”

许灿抬头看着大妈,问道:“既然听话,我看这边也挺空旷的,怎么不放养啊,要拴着它?”

大妈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想放养它,我拴着它也是为它好,虽然活动的范围小了,好歹能活命啊。”

“啊?”许灿有些惊讶。

大妈摸了摸狗头,说道:“之前家里养的狗基本都是放养的,不过都养不长,最多的也就两年多。

这里啊虽然空旷,但是离山下太近了,这狗啊一撒欢,就爱往山下跑,一下山就是大马路的,到了冬天更是有专门药狗的,还是拴着好,起码能多活几年。”

大妈的话让许灿更加惊讶,:“药狗?什么药狗?”

大妈解释道:“就是用药物把狗弄翻,然后卖去狗肉店,这些人啊,简直该杀千刀。我家老头喜欢狗,前前后后养了好几只,都是这样没的,之前差点被气出病来,上条狗没了就不准备养了。

但是偶尔下山后,看见别人遛狗又羡慕的紧,他儿子就送来了这只,这次啊没敢在散养了,委屈点就委屈点吧,丢了自有也好过丢掉了命吧。”

大妈虽然笑着在说,但语气里的唏嘘之意,还是很明显。

许灿看着被铁链锁着的大狗,内心有些触动,她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不过看见歪着头看着她的大狗,又忽然觉得或许拴着它,才是最好的。

这时,陈楚和大爷笑着走出屋。

大爷还在说着,“怎么样,这口井的水质还行吧。”

陈楚竖起大拇指,笑道:“大爷,没得说,比我记忆中小时候的井水还要好。”

两人坐下,几人又闲聊一番,李胜利看看时间,开口说道:“许小姐,该出发了,再待一会怕上午来不及了。”

许灿点了点头,三人向老两口告辞。

大爷从屋内拿出一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递给许灿,笑道:“这里面包的就是你们刚刚喝的茶叶,看你们挺喜欢,就包了一点,你们啊带回去喝。”

许灿连忙推辞,大爷塞到许灿的手上说道:“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又不是啥贵重的东西。收着。”

许灿只好收下,嘴中还连连道谢。

大爷反而说道:“要说谢,还得我们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跟老伴两个上下山也没这么方便。”

许灿看着大爷,见大爷笑着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看来大爷是认出了许灿的身份,知道当初花钱修路的就是眼前的许灿了。

不过这也不难猜,当初修路的时候就听说是为了埋葬先人也为了以后上山祭拜方便,这才修的路,结合今天许灿的出现,加上这排场,以及时间上差不多刚好一年的时间,也就不难猜出了。

告辞了热情的大爷大妈,一行人继续登山。

许灿看着身边的陈楚,想到昨天两人还因出行的事情有些争执,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或许是刚刚大妈说大狗的一番话让许灿有些想法上的转变吧。

如今自己本就身处危险之中,这时候任性想要祭拜父母,显然是不理智的,陈楚的反对也不无道理。

陈楚说过,没把事情查清楚,彻底解决掉麻烦之前,自己实在不宜过多的出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里,许灿小声的对身旁的陈楚说道:“对不起,这次是我任性了,下次不会了。”

陈楚此刻正边走边看着四周,听到许灿的话,有些惊讶,转过头来看了眼许灿。

见对方表情诚恳的望着自己,陈楚刚想说话,许灿却因为抬头,没有看路被石头扳了一下。

陈楚急忙伸手扶着许灿,嘴中说道:“小心。”

好在陈楚伸手伸的及时,失去重心的许灿急忙抓住陈楚的手,这才没有摔倒。

前方的李胜利听见动静,回头看了过来,见没有大碍,便没有停下。

站稳了身形,许灿这才放开陈楚的手。

陈楚说道:“小心一点,看着点路。”

许灿点了点头,低着头不说话。

两人继续并排往山上走去。

陈楚看着一旁低着头走路的许灿,自嘲的说道:“也不怪你,昨天是我考虑不周了,就像今天李胜利说的一样。

我们的任务就是为了保护你的,若是让你失去自由出行的权利,待在家里,那还要大价钱请我们做什么。随便普通的保安就可以了。”

走了一阵,总算到了地方。

李胜利拿出准备好的祭拜用品,一一摆好之后就退了出去。

一群安保人员将周边围住,给许灿留下了空间。

陈楚同样退到一边,没有打扰 许灿祭拜父母。

都说站得高看得远,身处山上,向下望去,大片的景色映入眼底。身后隐隐有啜泣声响起。

就在陈楚还在观察四周的时候,一声枪响传来,在安静的山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