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原初符主:开局指导婢女变身龙神在线免费看白霁小说无广告阅读

玄幻小说原初符主:开局指导婢女变身龙神,由作者解神所写,主角是白霁,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穿越+种田+争霸+玄幻】中州大陆,灵气复苏。世间万物,皆可化符。生于万物,衍化万物。我为符主,执掌……万物!

原初符主:开局指导婢女变身龙神在线免费看白霁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7章 我们造反怎么样?

嘀咕了两句,白霁又对老者道:“你之前一直跟在管家身后?”

“是的少爷。”

老者一听白霁这话,顿时眉头一喜,难道他今天要转运了?

“那你对管家该做的事很了解咯?”

“没错少爷!李管家会的,小的都会!”

白霁点点头,微笑道:“很好。”

“上一任管家死了,我很悲痛,但是我们必须要找一个新的管家,而现在,我已经有了人选。”

老者喜形于色,背打得挺直。

我老周任劳任怨几十年,今天终于支棱起来了!

“给你介绍一下,她……”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

“安忆心。”

“哦哦,对,没错!她,安忆心,就是男爵府的新任管家,你对管家的事务熟悉,那你就负责指导她。”

“???”

刚刚才支棱起来的老周,又萎了。

“有什么不懂的,主动问老李,知道吗?别一天跟个哑巴一样!”

老周的面色更难看了。

犹豫了片刻后,他还是开口道;“少爷……我姓周。”

白霁一拍脑门。

“你看我这脑子,这两天没休息好,记错了。”

“行吧老周,这些马你安顿一下,以后有大用。”

老周苦着脸应下,招呼人安顿这些马。

“哦,差点忘了。”

正欲离开的白霁回过头。

“以后你就是男爵府的副管家了,安忆心刚刚上任,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懂?”

不用问也知道白霁是在对谁说。

老周,又支棱起来了!

“多谢少爷!”

回程路上,安忆心一直欲言又止,最后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管家,还是让老周来做吧,我没什么经验,又年轻,怕是服不了众……”

“老周跟在李管家身边多年,对管家的事务熟悉,又是府中老人,任劳任怨多年,让他来当管家才是最合适的。”

白霁看向了安忆心。

“要的就是你年轻,本少爷才懒得整天对着一个糟老头子。”

“再说,我不是提他当副管家了吗?待遇和你这正管家一样,就是前面加个副而已。”

“以后你负责和他对接,商量完之后向我汇报。”

“还有,除了老周之外,不要多和其他人接触,明白吗?”

安忆心身形一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看着白霁离开的背影,她有些发呆。

难道……

他让我做管家是假,留我在身边保护我的秘密才是真?

……

荣升副管家的老周做事感觉充满了动力,很快就点验好了男爵府的财务状况。

看着安忆心递过来的“男爵府财务报表”,白霁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只余三两?”

安忆心苦笑着点点头。

“男爵府的现银应是被除妖军抢了,就包含在那三百多两银子里。”

“这三两还是因为过于散碎,落在了墙缝里才没有被抢走。”

白霁:“……”

看着白霁的脸色并不好看,安忆心犹豫了片刻还是接着说道:“另外,这三百两里还有部分是除妖军在镇上抢的财物。”

“包括府内不少下人也受了灾……”

白霁:“……”

“大概多少?”

“还在清点,涉及人比较多,恐怕需要一些时间。”

白霁沉默半响后咬着牙道:“清点过后……”

“还回去吧。”

安忆心一脸讶色。

“还?”

白霁一喜。

“可以不还?”

安忆心连忙摆了摆手。

“我只是没想到你真会还。”

“大家都在说就当是……”

看到白霁的脸色又变得不好看,安忆心果断闭上了嘴。

“另外,府上战死的府丁都发一份抚恤吧。”

“抚恤?”

安忆心倒吸一口凉气(战术后仰)。

要说白霁肯将银子还回去只能算是出乎预料,给府丁发抚恤就真的是让安忆心感觉活在梦里!

那个无恶不作,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人憎狗恶的男爵,竟然会给府丁发抚恤?

“给战死的府丁……发抚恤?”

安忆心又确定了一遍。

“发!”

“发多少?”

“每户……二两银子吧。”

“二——两!?”

安忆心甚至拖了个长音。

“你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

安忆心没回话,沉默了片刻后又凑近了低声开口。

“真发?”

白霁:“……”

“我要说不发你会打我吗?”

“会!”

安忆心喜笑颜开,在小本本上记下了白霁的指示。

“尽快将账务清点完毕,知道剩余钱财之后我才好做规划。”

“另外,你给我说说……”

“这地方叫什么名字来着?”

“……安水镇。”

“哦,对,你给我说说安水镇的情况。”

安忆心有些为难,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我问你答。”

“好。”

“安水镇共多少户?”

“不知。”

“每年税收大概多少?”

“不知。”

“有什么特色产业吗?”

安忆心沉默片刻,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种地?”

“……没记错的话,靠山对吧?”

“没错!紧靠着玉虚山!”

安忆心长出一口气,终于有一个她知道的了。

“玉虚山?”

白霁眉头一紧。

“就是那个异族止步的玉虚山?”

“没错,严格来说,我们就在玉虚山南,异族在玉虚山北。”

白霁的脸色越发难看。

“往年有在山里见过异族的身影吗?”

“没听说过,大家很少进山,大多也是在山脚砍些柴禾。”

“山中多虎豹豺狼,等闲不敢进山的。”

没见过异族的身影?

白霁有些疑惑,按理说异族一路南侵到了玉虚山,不该止步才对啊。

白霁可不会单纯的认为,是这玉虚山脉挡住了异族的脚步。

这玉虚山脉,看起来不似天险。

异族止步玉虚山脉的原因便很值得玩味了。

不管怎么样,安水镇紧靠着玉虚山脉,必须想办法自保。

不管是应对流贼也好,异族也罢,一定要有一战之力。

思考了片刻后,白霁又接着道:“安水镇和外面的人有联系吗?”

“有的,商队隔段日子都会来安水镇采买物品,也会带上一些货物交易。”

“朝廷呢?”

“安水镇一应事务都归男爵府管辖,朝廷不管的。”

男爵府权力这么大?

吃惊片刻,白霁又了然了。

不是男爵府权利大,而是官府根本就懒得管,本就是一些用来当做屏障的弃民,布置兵力都显得浪费。

“不过,每年到了日子还是有税官到安水镇来收税。”

安全不管,税却照收不误?

白霁沉思片刻,随即认真地问道:“如果我们反了,朝廷会发兵镇压吗?”

“会……吧?”

安忆心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