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小说沈袭容明砚怀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是由作者见你是青山所著,主角是沈袭容明砚怀,讲述了:简介:【重生&庶女&宅斗&甜宠&马甲】人人都知道摄政王明砚怀娶了一个小庶女沈袭容。摄政王:王妃倾慕本王已久,爱惨了本王!‘启禀王爷,王妃要红烧了您养的锦鲤!’摄政王:哦,红烧的好吃吗?问问王妃喜不喜欢清蒸的。‘启禀王爷,王妃把您的心腹杀了!’摄政王:哦,杀得好!那心腹一定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启禀王爷,王妃要造反!’摄政王:来人啊!传本王的命令,陪王妃一起攻打皇城!

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小说沈袭容明砚怀完整版阅读

第4章 鬼才要救你

佛堂里的香烛味熏得她头昏脑涨的,趁着周围没人,她轻手轻脚的遛出了佛香苑,漫无目的在王府里闲逛。

不知不觉,她绕过了一座假山,走到一个古朴雅致的院落里,跟别处相比,这处院落看起来略显简陋,但却格外清雅。

她本以为是哪个妾侍的住所,正好奇的四处打量时,忽然听到院落的房间里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她心里一紧,赶紧跑过去趴在门上向里窥视着。

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纸,她隐约看见明砚怀和一个身着劲装的刺客缠斗着,两个人的身手不相上下。

沈袭容的脑海里翻涌起一个念头,忍不住低低的笑出了声——她才祈祷能有道雷劈死明砚怀,这道雷这不就来了么?

如果她现在冲进去杀了明砚怀,再这个刺客背黑锅,这是多么顺理成章的事啊!

她既能报了一半的国仇,自己又不用沾一身的腥,真是妙!

这么想着,她胡乱捡起一块石头一把推开了房门,朝着明砚怀就冲了过去。

屋子里他们打的正不可开交,谁也没精力顾及沈袭容,可就在她举起手里的石头狠狠的砸下去的时候,明砚怀和刺客忽然调换了个位置,她来不及收手,石头‘砰’的一声重重的砸破了刺客的脑袋。

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刺客本能的提剑反手一刺,准确无误的刺进了沈袭容的肩膀。

肩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涓涓殷红的血浸湿了衣襟,她的眼前一阵发黑,踉跄着跌坐到地上。

明砚怀眼里似乎闪过几分诧异,他趁机当机立断的一剑割断了刺客的喉咙,急忙托着她把她抱进自己怀里。

“你……为何舍命救本王?”

鬼才要救你!老娘是来杀你的好不好?

沈袭容气得在心里破口大骂,可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干脆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红袖、添香红着眼睛跪在床榻边,正眼巴巴的望着她。

“王妃您醒了!”

“快来人啊!王妃醒了!”

她们惊喜的惊呼出声,还没等沈袭容反应过来,房间里就乌泱泱的涌进来一群人。

明砚怀首当其冲,他三两步冲到床榻边紧紧握住她的手,声音难得的和软了几分:“你别怕,全京城最好的太医都在这儿,让他们给你把把脉,本王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沈袭容怔怔的眨了眨眼——这人瞎吗?她哪里看起来像是怕了的样子?

还不等她开口,两位须发皆白的太医就先后给她把了脉,各个都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

“王爷不必担心,王妃的伤势虽然不轻,但好在没有伤到筋骨,只要好好静养就没有大碍了。”

明砚怀微微颔首让人把太医送了出去,就在这时,红袖端来了刚刚熬好的汤药,才送到床榻边,他却亲自接过了汤碗。

“你们都下去吧。”

下人们齐声应是,恭敬的退了出去。

他温柔的俯身扶着沈袭容靠在迎枕上,盛起一勺汤药吹凉了才送到她的唇边:“吃药吧。”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阵恶寒:“妾身自己来,不用麻烦王爷了。”

“你救了本王,这是你应有的待遇。”

沈袭容看了看碗里乌漆嘛黑的药,又看了看明砚怀温润如玉的脸,她心一横一把夺过碗,屏着气‘咕咚咕咚’几口把汤药喝了个一干二净,苦的她直吐舌头。

——就算苦死也好过被明砚怀膈应死!

他往她嘴里塞了一块蜜饯,幽幽的叹了口气才欲言又止的说:“难为你了,若不是昨晚的那件事,本王还不知道你的心意。”

她的眼皮突的一跳,嘴里的蜜饯都不甜了——难道这厮看出来她原本打算借机杀他了?

明砚怀顿了顿,又说道:“既然你如此待本王,本王也定不会亏待你,你自有你身为摄政王妃的那一份荣光。”

“只是……本王对你并无男女之情,不该有的心思你还是打消掉的好,免得伤到你。”

“日后,本王与你相敬如宾也就是了,你看如何?”

沈袭容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脑袋里像被人灌进了一桶浆糊似的。

他在说什么胡话?

“王爷,您该不会是……误会了吧?”

“本王没有误会,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要不是你对本王情根深种,你一个她弱女子怎么敢冒死闯进来?”

她眨巴着眼睛,把涌到喉咙里的话咽了回去。

要她怎么说?难道说她冲进去是为了刺杀他?

沈袭容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勉强挤出几滴眼泪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妾身自以为心思藏得深,没想到还是被王爷看了出来。妾身仰慕王爷已久,就算为您豁出命去也心甘情愿!”

“本王明白,只是以后还是熄了这样的念头吧,荣华富贵本王都可以给你,唯独感情不行。你好好养着,本王明日再来看你。”

她眼泪汪汪的目送明砚怀离开了房间,脸上的哀怨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她扁扁嘴抹掉眼泪使劲儿翻了个白眼。

自恋狂!呸!

红袖、添香恭谨的伺候她吃过饭后,她懒洋洋的靠在迎枕上打盹,只是肩上的伤口仍然时不时隐隐作痛,疼的人莫名的有些烦躁。

正当她半梦半醒的时候,华吟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三两步直奔床榻前,指着她的脸破口大骂。

“小贱人!你为了勾引王爷真是不择手段!不就是被捅了一剑么?有必要躺着装死吗?你给我起来,把话说清楚!”

添香欺身挡在她面前,冷淡的福了福身子:“请华吟姑娘安静些,别扰了王妃休息。”

“你给我滚开!一个下贱的婢女也敢跟我这么说话?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

“奴婢不管您是谁,但王爷特意吩咐过让奴婢们好好伺候王妃,要是王妃有丝毫闪失,王爷定会不高兴的。”

华吟怔愣了几秒,恶狠狠的瞪大了眼睛:“你在威胁我?”

添香垂眸不卑不亢的一笑:“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提醒华吟姑娘。”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