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在新大陆当导师的日子在哪看,克莱恩小说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玄幻小说,我在新大陆当导师的日子主角是克莱恩,作者是活着的火焰,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克莱恩本以为自己来到了新大陆就可以远离过去,他将永远抛弃那个被他遗忘的王子身份。 可命运的无常让他捡到了曾经的敌国公主,曾经他努力避免接触的一切又找到了他的身前。 不过这位

我在新大陆当导师的日子在哪看,克莱恩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2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卡罗尔意识到,自己亲眼见证了一个奇迹。

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她,鼻子上的疼痛瞬间就变得难忍了起来,不由得开始抱怨起了刚才那只螃蟹。

不知过了多久,银发的少女缓缓睁开了双眸。

出现在她眼中的,是一望无际的辽阔天空,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和煦微笑。

虽然陌生,可是却异样的亲切。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泽娜共和国的东海岸。虽然不知道在您身上发生过什么,不过现在,您安全了。”

银发少女长舒一口气,又接着昏睡了过去。

“能这样在陌生人的面前睡过去,看来真的是疲倦到了极点。”

克莱恩轻轻摇头,幸好她遇上的是他这般品行端正之人。否则……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克莱恩老师……”

听到声音,克莱恩一转头,便看到了眼泪汪汪的卡罗尔。

刚刚挽救了一条生命,心情大好的克莱恩忍不住笑出了声:“卡罗尔,你这……”

“拿不下来,越拿越紧。”

“你趴下身子,头放到地上,螃蟹八只脚着地,过一会儿它自己就松开了,”

卡罗尔怪怪的听话照做,她不雅的趴在地上,翘着屁股,过了一会儿,螃蟹就像是听到了克莱恩的指挥一般,乖乖的松开了他的鼻子。

俊秀的年轻人欢快的站了起来,破涕为笑。

“克莱恩老师,你真的是什么都懂哎,好厉害,真不愧是闻名全新大陆的天才学者,全才教授。”

“好了,别再拍我马屁了,过来帮我把她扶到我背上来。”

“哦,好。”卡罗尔喜滋滋的帮克莱恩将银发少女扶上了他的背,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十分严肃而重要的问题。

“克……克莱恩老师,你准备将她带回家里过夜?”

“不然呢?”克莱恩笑着看向卡罗尔,“对一个遭到海难漂流到这儿来的少女,你有什么更好的安置方式吗?”

卡罗尔欲言又止,闷闷不乐,

确实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可是,可是……

克莱恩老师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万一两人互生情愫了该怎么办?

毕竟,她……她是那么的漂亮,身材又是那么好……

不仅腰肢十分十分纤细,而且……

银发少女仰卧在沙滩上的样子在卡罗尔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就算仰面躺着,那个部位依旧挺拔的隆起着,优美的弧线就像是,就像是……

卡罗尔词穷了。

除了身材之外,她的面容,她的长发,她修长的双腿,乃至于她的衣着无一不令卡罗尔产生了自己是败犬的感觉。

银发少女的脸颊精致的就像是世界上最为昂贵的洋娃娃。

而她及腰的银色长发,也是如同星光一般的颜色。

不仅闪亮,而且令人迷醉。

卡罗尔咬着银牙,一言不发,跟在克莱恩的身后回到了马车上。那银色的及腰长发,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

克莱恩背着银发少女钻进了车厢,小心翼翼的给她喂了一点点水——当然,理论上睡着的时候是不宜喂水的,不过目前情况特殊。

等他从车厢之中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

他将玻璃瓶塞到了卡罗尔的手里:“你的鼻子,上点药吧。万一感染了或者留下疤痕可就不妙了。”

“不碍事的,一只小小的小螃蟹罢了。”卡罗尔别扭的将头转向了一边。

克莱恩挠了挠头,这孩子,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难道女生都是这么麻烦吗?

就在此时,他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天色都黑了,赶紧回家吃饭才是正经。

马车的车夫在不经意之间悄然变成了克莱恩。

而卡罗尔坐在马车的边上,傻傻的望着远方的海平面,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沿着堤坝上的道路又行驶了些许时间,终于,克莱恩的视野之中出现了一座繁荣的港口城市。

她的名字叫做泽娜,泽娜共和国最大的都市,以及首都。

实际上,所谓的泽娜共和国,最初其实就是十三个城邦的联合体……

“我下车了,克莱恩老师。”

刚刚进城,卡罗尔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不用我送你回家吗?”

克莱恩赶紧勒紧了缰绳,停住了马车。

“就还剩下几步路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卡罗尔语气坚决,克莱恩只好点了点头:“好吧。你路上小心点,最近时局不安稳,小心暴徒。”

“谢谢克莱恩老师提醒。”

与卡罗尔道了别,克莱恩载着银发的少女,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那是一栋位于泽娜市东北富人区的一栋二层小洋房,还带着一个小小的庭院。

说是富人区,其实在这里生活的大都是一些中产阶级,比如大商人们的高级打工仔、中低层的官僚以及像克莱恩这样的学者教授。

冰冷的房屋虽大,里面却没有一个人。

克莱恩下了马车,将马牵回马厩之后,抱着银发少女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小卧室之中。

少女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从上到下都散发着一种大海特有的咸湿气味。不过若是仔细闻的话,似乎还能够闻到一种沁人心脾的体香味。

和卡罗尔身上的味道有点像。

但是……要比后者的气味明显的多,也好闻的多。

不知道是香水的缘故呢,还是天然的?

将少女放到了卧室中的床上,克莱恩开始为她宽衣解带。

……

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担心少女着凉感冒而已。

当克莱恩褪下了少女的外衣之后,他看到了紧贴着少女白皙肌肤的丝绸内衣。

“真的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啊,还是最顶级的那种……”

其实,穷人家的女孩子,一般都不穿内衣。

进入克莱恩视野之中的丝绸内衣,其材质、款式以及做工,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它用极端昂贵的紫色染料浸染,上面绣着漂亮的金色鸢尾花。

金色鸢尾花吗……

对于这个图案的象征意义,克莱恩再了解不过了,那是大陆对岸法兰西皇室的象征。

但问题是,法兰西皇室在三十年前资助泽娜共和国独立时就被耗干了家底,最近更是被人民推翻了统治。

而这位公主却又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了大洋的彼岸,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撩开少女的头发,她的耳坠上,挂着极度耀眼的红色宝石。近乎完美的切割工艺,让宝石在灯光之下反射着动人心魄的光芒。不,宝石本身已经足够完美了,切割工艺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可是,这样昂贵完美的红色宝石,悬挂在少女的耳朵上,却完全没有半点喧宾夺主的意思。

不如说,少女似乎完全驾驭住了宝石的光辉。

至此,克莱恩对于少女的身份已经有了近乎笃定的猜测。

现在,缺少的只是一个决定性的证据了。

克莱恩的目光落在了少女的颈子上,它的周围,环绕着一圈粉色珍珠项链。

片刻后,克莱恩的视线慢慢下移,少女精致的锁骨进入了他的眼帘。

锁骨再向下……克莱恩望见了项链的底端,一枚铝制的银色蛋形装饰物。

没错,铝制的,一种虽然随处可见,可是却比金银还要昂贵的金属……

由于制作工艺的不成熟,铝制品现在还是个个皇家的专属,各国王室成员无不以拥有一件铝制饰品为荣。

克莱恩的双手伸向了少女的脖子后面,他摘下了项链,放置在手中,凝视半晌,打开了铝蛋。

铝蛋的内部,存放着一个雍容美妇的照片。她的面容,与银发少女有八成相似。

看到照片,克莱恩忍不住感慨:“还真是有点怀念啊……”

说起来,这位雍容美妇可是和克莱恩有过一段理不清的孽缘啊……

突然间,沉浸在过往回忆之中的克莱恩猛然惊醒,他意识到,自己刚刚把少女的外衣给脱了……

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女孩子晾在那啊。

于是克莱恩将珍贵的项链随意的放在床头桌上,继续开始脱少女已经湿透的内衣。

很快,少女便一丝不挂了。

而且她的身体,和她的衣服一样湿。

不知道是海水还是汗水,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刺激似乎有点大。

不,是非同一般的大……

克莱恩深吸了一口气。

这种时候,似乎只有禽兽和禽兽不如两条岔路可以选择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