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季辰许雅晴小说龙魂医婿无广告阅读

养一只鱼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都市小说,龙魂医婿非常火爆,主角是季辰许雅晴,主要讲述了:十年前,季家被奸人所害,家破人亡,许雅晴救下逃亡中的季辰,却导致半身不遂,容颜尽毁。十年后,季辰封帅,成为一代战神,他荣耀归来,回到华城,报季家灭族之仇,入赘许家,报许雅晴救命之恩。在许家,季辰受尽白

季辰许雅晴小说龙魂医婿无广告阅读

第2章 你到底有何居心

“够了,都给我消停点。”

许雅晴的父亲许远一拍桌子,斥喝一声。

“明天就是你们爷爷的生日,都准备好礼物了没?”

“爸,放心吧,早就准备好了。”许均一脸得意。

“雅晴呢?”

“我还没……”许雅晴支支吾吾。

“如此重要的大事,你也不上心,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钱芳开口责骂。

“姐,难道你不清楚,这次爷爷生日是有多重要吗?”

”只要能哄得他老人家高兴的,咱们家就能翻身了,你也太不把爷爷放眼里了。”

许均夫妇说话阴阳怪气的。

许雅晴很委屈,她没钱了,因为这一年里,她的积蓄全都花在治病上了,光是脸部修复手术,都不下十次了。

“爸,其实我跟晴晴早就给爷爷准备了一份大礼。”季辰突然开口。

“少在这说大话,就你这穷吊丝,拿什么送礼,别给我们丢脸。”

许均极度鄙视季辰。

“季辰,你知道明晚会有多少名流豪门来参加爷爷的生日宴会吗?”

钱芳一脸鄙视地看着季辰。

“来访客人送的礼物至少都是百万级别的,就你这废物能送出啥礼,别丢人现眼了。”

“真是大言不惭。”

“总之,我保证能让爷爷满意。”季辰淡然道。

“晴晴,我们走吧。”

说完便推着许雅晴离开了大厅。

“爸,我看,明天就别让他们参加爷爷的生日宴会了,这两扫把星只会丢我们家的脸。”

“别说了,”许远摆摆手,“毕竟也是许家人。”

房间里。

“辰,你怎可说这些大话,我如今根本就没钱买礼物了,你还说要给爷爷送大礼,你可要我怎么办啊。”

许雅晴很是焦虑,她有点责怪季辰夸下海口。

“晴晴,我并没有说大话,你一定要相信我。”

季辰看着许雅晴,眼神温柔又坚毅。他抚摸着她满是伤痕的脸,没有一丝的嫌弃。

看着眼前高大俊朗的季辰,许雅晴顿时有了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心情平复了不少。

“嗯。”许雅晴娇声道。

夜深。

待许雅晴睡下,打地铺的季辰悄悄起身,来到阳台抽烟。

叮叮叮!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辰哥,您要的东西已经到了。”

季辰回复信息:送去龙王轩。

“遵命。”

吐出最后一口烟,季辰掐灭香烟,从阳台处一跃而下。

尽管是三楼,但季辰却落地落得轻盈稳当,没有制造出过大的响声。

骑上心爱的小电瓶后,季辰便朝着华城第一豪宅龙王轩驶去。

龙王轩,传说价值上百亿,被誉为华城乃至夏国第一豪宅,占地500亩,内部拥有漂亮的游泳池、休闲场所和各种精美雕像,平时需要100名园丁来保养和维护。

如此豪华的私人别墅,在夏国享负盛名,然而其主人是何许人也,却无人知晓。

龙王殿,大厅。

“辰哥。”

火云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他手里拿着一个镶有金边的紫檀木盒子,恭敬地微微弯腰。

季辰嗯了一声,径直走到龙王座,转身坐下,英姿飒爽,气场十足。

“辰哥,您要东西在此,请过目。”

火云打开紫檀木盒,双手呈上。

季辰看着盒子里的东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很好,这成色,是上乘之品。”

“辰哥,如此贵重的东西,真的要送出去?”

火云不解。

“不该问的别问。”

“是。”

“今晚就把它放在龙王轩,让龙王轩的龙脉之气好好滋养一晚,它的价值才能展现,你今晚在这好好看管,明天一大早给我送来许家。”

“是,辰哥。”

随后,季辰离去。

次日,傍晚。

许家别墅,许鸿鹄的生日宴会。

“爸,这是百年才开一株的天山雪莲,价值100万。”长子许志献上名贵珍稀药材。

“有心了,有心了。”年过七十的许鸿鹄老脸挂满了笑容。

“爸,这是200年前的青花瓷花瓶,价值200万。”三子许康献上名贵古董。

“爷爷,这是太灵山的千年灵芝……”

而作为长孙,许均一马当先,连忙献上礼物讨爷爷欢心。

其他孙子孙女、孙媳妇和孙女婿见状,也不甘落后,纷纷献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许鸿鹄笑得合不拢嘴。

“咦?怎么不见雅晴妹妹和妹夫呢?”

许康长女许琳阴阳怪气地询问起来。

“连爷爷的生日宴会都缺席,真是不孝子孙。”

“分明就是没把爷爷放在眼里。”

“一点规矩都没有。”

“一个毁容女,一个穷吊丝,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

许志和许康两家人对许雅晴一个劲地数落。

许鸿鹄听罢,眉头紧皱,老脸极其难看。

而一旁的钱芳夫妇也是为有这么一个女儿和女婿倍感丢人。

“许老爷,好久不见!”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进许家大门,他挽着一个美妇人笑意盈盈地向许鸿鹄问好。

“哎呀,是魏家魏公子啊,欢迎欢迎,快快请进。”

许鸿鹄笑脸迎了上去。

魏子明,40岁,魏家的长子嫡孙,而魏家,在华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

“这是晚辈送您的一点小心意,不成敬意,希望许老您能喜欢。”

魏子明奉上一瑰丽璀璨的帝王绿翡翠手串。

“子明真是有心了,这太贵重了。”许鸿鹄接过翡翠手串,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得更加皱巴巴。

“不贵不贵,才300万。”魏子明摆摆手。

“不愧为魏家,出手就是阔绰。”

“魏家是仅次于华城五大家族的豪门,这点钱就是毛毛雨。”

“魏公子真是人帅多金。”

“魏家家大业大,魏夫人真是好福气。”

众来宾对魏子明夫妇赞不绝口。

魏子明夫妇听到众人的羡慕,一脸的得意。

“华城神医元沧舟到,献上延年益寿良药5剂,价值100万。”

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许鸿鹄赶紧上前迎接。

“元神医大驾光临,真是我的荣幸啊。”

元沧舟,五十多岁,医术高超,拥有华城第一神医的称号,在医术界地位极高,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

“仅献上小小薄礼,不成敬意,望许总笑纳。”

“元神医真是太客气,您来就是给我许某很大的面子了,还带来如此贵重的礼物,真是太破费了,来来来,元神医请入座。”

“连大名鼎鼎的神医元沧舟都大驾光临,许家的能量不小呀。”

“看来以后得多巴结一下许家才行。”

听到宾客的吹捧,许鸿鹄满心欢喜。

就在这时,季辰推着许雅晴走了进大厅,而许雅晴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金色紫檀木盒子。

“不好意思,爷爷,我们来迟了。”季辰面带微笑。

许鸿鹄冷哼一声,算是回应了季辰。

“看,这就是许家长孙女许雅晴,毁容成这般丑,真是太恐怖。”

“那个就是许家的废物女婿季辰吧,穿得真寒酸。”

“听说还去送外卖呢?许老爷好歹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季辰真是给许家丢脸了。”

听到周围宾客对季辰二人议论纷纷,本来心情愉悦的许鸿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你们俩去哪了?还来这干嘛,还嫌不够丢人吗?”

钱芳指着季辰和许雅晴气冲冲地骂。

“妈,因为在准备礼物,所以来晚了。”许雅晴唯唯诺诺地回答。

“哟,雅晴妹妹终于来了,给爷爷带了什么礼物啊?”

“带了。”

许雅晴微微低头,不敢直视众人。

“他们能拿出什么礼物,难道是给爷爷送外卖的?”

“哈哈哈,挺符合那废物的身份的。”

“既然带了礼物,还不赶紧送上?送完就赶紧回家去,别在这丢人现眼。”钱芳不耐烦地说。

季辰冷冷扫视众人一眼,拿过紫檀木盒子,递给许鸿鹄。

“爷爷,这是我跟雅晴送给您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许鸿鹄冷冷看了一眼季辰,也懒得看盒子里是啥东西,就让一旁的许志帮忙收了起来。

许志好奇地打开盒子一看,瞬间面露惧色。

“好你个季辰,竟敢送如此毒物给爸,你到底有何居心!”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