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卢长生的小说吃小米的卢长生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吃小米的卢长生是由作者黎小薛所写,主角是卢长生,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卢长生一个被上天眷顾的人,脚踩莲花而来,虽说在慢慢人生路上,偶遇挫折,但跌跌撞撞间不断地成长,最终成为一个令人尊重的人。

主角是卢长生的小说吃小米的卢长生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7章 离别的车站

夏日的风也是热的,热得人发慌,叫人只想待在清江河里不出来。知了猴在林间,不停地叫唤,就好像拼了命在喊:热啊!热啊!

卢德宝和同村的几个人准备去全州搞建筑,挣点钱补贴家用。清江村,谁家的地,都不多,每年收割的粮食也就够自己吃和交公粮,拿出去卖绝无可能。但无余粮可卖,就没钱交上缴款和孩子的学费,于是外出打工,成了不二之选。

男人们都有力气,砌砖,担水泥,都不在话下。全州离这近,也就一百来公里,并且这里划归为市不久,市区里有许多房子要建。

现在,田里的稻子都收割好,归仓了,晚稻也插下了,家里的农活不过,女人们在家都能搞定。

“德宝啊!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不要舍不得吃。干活累了就歇歇,别出死力气。挣了钱,就赶紧回家。我和长生都在家等着你嘞。”德宝媳妇说着说着脸就不自觉地抽动了,眼泪像泉水般涌出来。

长生见老妈哭了,赶忙去给她擦眼泪。德宝媳妇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哭得更厉害了。

长生嘟起个嘴,想挣脱老妈的怀抱。真心热啊,黏黏糊糊的。不过,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了,毕竟反抗也是徒劳。

见卢德宝马上要上车了,德宝媳妇忙对长生说:“跟你牙(父亲)说,一路平安。长生。快点!”

长生思索了一下,说:“老爸,一路平安。还有记得给我买玩具汽车、辣椒糖、新衣服……”卢德宝笑着捏着长生的脸蛋说:“长生啊!你可真贪心!爸爸记下了。来给你两毛钱,买糖吃去。”

紧接着说:“长生,你在家好好听妈妈的话,等爸爸一回来就给你买,在家一定要乖。”

长生紧紧攥住手中的钱。然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挣脱了老妈的怀抱,转头就往商店跑。他爸正在跟他挥手说再见呢,转眼就没了人影。

德宝媳妇还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汽车渐行渐远。她的心中满是失落,好似什么东西,落下了,怎么找也找不着。心里急得哦,不行,却也无能为力。

长生买完糖就乖乖地坐在那里看电视,黑脸的包青天威武庄严,展昭武艺超群就像西游记里孙悟空,剧情跌宕起伏,长生或笑或哭。全然把他爸他妈抛到了脑后。

卢德宝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人和物,心中不免伤感。离别啊!真是一把子心酸的泪。他不知自己,何时才能逃离这贫瘠的土地,何时才可以不为吃饱饭而发愁,何时能有钱。

钱,是个好东西,天旱旱不着,下雨涝涝不着,它就在那里,拥有神奇的魔力,让人爱,爱得发狂。却不知道怎么去找寻。

土地,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却面临着终将被抛弃的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人们的欲望,因为人们对于物质的追求,它早已无法满足。它为了养活这土地上的生灵,已经付出了所有,但在人类眼里远远不够。它从未想过,也不敢想,人类会如此的贪婪。

土地是根,没有了根,你我终将客死他乡。

打蔫的禾苗,随风摇摆,拼了命地生长。它们很努力地活着 ,然后开花,结出稻穗,期望着繁育下一代,但一切都是梦。人们将它扒壳,变成大米吃,碾碎,变成米豆腐吃,挤压,变成米粉吃。

人类就像一个巨大的怪兽,它们为了不让自己饥饿,它们吞噬世间一切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有时甚至包括自己的同类。

鬼固然可怕,因为它未知,更叫人可怕的是它是人变的,并且脱离了人的形态,游走在人世间。

汽车只到县城,去全州还得坐火车。

火车站台上满是送行的人,大娘送儿子,新媳妇送老公,小伙送好友……大家的眼里都含着泪,嘴里有说不完的话,好似一撒手就是一辈子。

卢德宝一上车就把自己的大灰布包,抱在胸前,紧紧地护着,生怕有一点闪失。火车上人挤人,车厢就像一个大蒸炉,蒸出人间百味,汗臭味、脚丫子味、花露水味、清凉油味、风油精味……直叫人胃里一阵翻滚。

幸好卢德宝的鼻子有鼻炎,闻不出啥味道,他只是觉得热,汗水直往下淌。不过,由于人挤人,难免磕磕碰碰的。于是,车厢里响成一片。

女人们的叫骂声,孩子的啼哭声,还有列车员不时的叫卖声,“来来,让一让,花生、瓜子、啤酒、矿泉水嘞。”

车厢里的活动空间几乎没有,但是总有一群人,像臭水沟里的泥鳅,在人群中拱来拱去,让人讨厌至极。

卢德宝正想要骂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土布衣裳,灰裤子,头上扎着红丝巾的漂亮姑娘,从他后面经过。卢德宝侧着身子,姑娘的丰满的胸脯,估计还有一毫米就得撞上卢德宝的后背了。

突然,侧边有人一推,后背一阵酥软袭来。姑娘脸羞得通红。卢德宝不好意思地挺着灰布包朝侧面挤。

谁知这一挤,灰布包抵住了侧边一妇女的大屁股,那人一转头,把卢德宝吓得一激灵。那真是丑得惊心动魄,她也不说话,黑着脸盯着卢德宝看。看得卢德宝心里直发毛。

卢德宝灰溜溜地退到厕所旁边去了。这里一股子屎尿味,臭气熏天。于是,人相对来说少一些。毕竟,能够扛得住这味道的人不多。

陆陆续续地人们都下车了,全州是终点站,卢德宝不用担心坐错站的问题。只是,这上上下下,人来人往,不知道怎地,把卢德宝和同村的几个人都分开了。卢德宝一寻思,没事,事先大家商量好了,在火车站的全州饭店集合。

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么了,卢德宝竟然在车厢里睡着了,而且鼾声如雷。直到列车员跑来叫他到站了,他才醒过来。

卢德宝依旧把不灰布包护在身前,擦额头和脸上的汗水,直往出车站口走去。在出站口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姑娘,姑娘朝他笑,他也傻笑着回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