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众生棋局小说洪启完整版阅读

众生棋局,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类小说,作者是我如影随形,主角是洪启,主要内容:简介:诸天万界,每一位强者都想做那执子的棋手,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然而殊不知自己却成了别人的棋子。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撩弄风云,执掌生死!“抱歉,我对棋手不感兴趣!我只想做那个永远听话的棋子。”“虚伪!你要做的是制定规则的人!”

众生棋局小说洪启完整版阅读

第4章 诸葛道天、老酒鬼

“给你按按|摩而已,”洪启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接着说:“不能动了吧,很难想象像你这么愚蠢的家伙是怎么躲过十年前那场大清洗的,是清道夫们故意放水,还是这十年的安逸生活让你失去了思考。”

洪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挖苦韩凯的机会,看来最后那一下真的很疼,“真气受阻,反噬丹田,不想体爆的话,就先安静下来听听我了解的韩凯吧,韩凯,男,今年应该47岁,出身白沙国韩城,8岁习武,拜师金刚门苦悔大师,学得金刚护体神功练就铁布衫和苦悔大师的成名绝技开碑手,18岁弑师后成为一名杀手,20年来在炼血堂接受杀手任务59次,其中杀过3名炼气境顶级高手,1名炼气境大圆满高手,怀疑其最低境界炼气境顶级,另外苦悔大师出家之前曾做过大盗,抢夺过一门秘籍佛印宝箓,此秘籍威力惊人但极度耗费真气。”

韩凯听到洪启侃侃而谈,把自己扒了个底儿掉,老脸那是刷白刷白的,也不知是内伤发作还是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对你了如指掌,可你对我又知道多少呢。你我之战本是五五之数,我故意慢慢的吊你胃口,诱你使用这佛印宝箓的功夫,你真气耗费越大,我越方便行事。呵呵,你真以为我之前用剑在你身上敲敲打打是无用功?我这把细剑有个名字叫碎星。”

韩凯苦涩的道:“可以寻找真气运行轨迹的碎星剑?”

“不仅仅是寻找真气轨迹这么简单,我用的是带了点六角蛙毒液的碎星剑,所以准确的来说,韩先生,你中毒了。”

“卑鄙!”

“这么说就没劲了,是你要杀我啊,对了,我之所以和你费这么半天口水,不是要和你炫耀什么,我是在等六角蛙的毒素彻底的渗进你的丹田,如果你之前肯拼一把,或许可以把毒逼出来的,毕竟你可是炼气境大圆满啊。”洪启边说边凑了上去,“来,少爷我送你归位。”

眼见洪启笑吟吟的走了过来,韩凯再想反抗已经晚了,他真是不甘,居然败给一个毛头小子。

“对了,想你也不是为了铜镜,为啥要杀我。”

韩凯一阵惨笑:“嘎嘎嘎,知道今晚事的人都得死,泽城的人,那些抢铜镜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洪启脸色一变:“你是看不到了。”一点寒光直奔韩凯的丹田。

突然间,一道金光出现,将洪启打飞了出去。咚的一声,洪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手和脚就像之前的韩凯一样,都没了知觉。

洪启艰难的扭头望向不远处的树林,从树林里慢慢的走出一人,三十多岁,面容普通,白衣白裤亦普通至极,最大的特点是双眼呈淡金色,洪启瞳孔一缩,原来此人行走之间竟然脱离地面一寸左右。唯有孕神境以上的人物才能借助“神”达到脱离重力的束缚。

人死嘴不死是洪启一大特点,“阿飘?”

来人并不生气,微笑的说:“你这小家伙倒是有些本事,明明已经炼气大圆满,却始终不肯尽全力,非得走下毒的路数。看似挑衅我,实则脑子里却在思考怎么才能逃过此劫。好吧,我就多给你一些时间,正好我对你也很好奇,无论是身世还是你这具没有任脉,督脉却能成就炼气境大圆满的身体。”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韩凯那被扒光的感觉也让洪启体会了一番。这次算是完蛋了,这人绝对是个大碴子,这双眼睛真是把他看个溜光。

“道天上师救我!”

“我救不了你,你中毒太深了,当世只有半命医能救你。放心吧,六角蛙的毒很霸道,你不会有太多的痛苦,你的执念组织会帮你完成的。”

韩凯愣愣的看着他,直到视线模糊,失去了气息。

“我知道你是谁了,26年前灭西域阳晶国的诸葛道天,合体期宗师。天啊,你怎么保养的。”

诸葛道天不为所动,到了他这种境界,若是这么两句调侃就动怒的话,心魔早就将他毁灭一百个来回了。不过他是真的对眼前这个小青年产生了兴趣。

“今晚的人都得死,你想死吗?”

“不想。”

“那我们可以聊聊了,你是谁,这个问题不难吧。”

“我叫洪启,洪记当铺的少东家,炼气期大圆满。”

“小朋友,我看你是不想好好聊了。”诸葛道天屈指一弹,一道金光射进洪启体内。洪启顿感一阵酸麻。“它叫食元蛊,你肯定听说过,现在你来决定说还是不说。”

洪启冷汗唰的一下就淌了下来,食元蛊的恶名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它会按主人的指令从皮肤进入身体,寻找真元的流动轨迹,顺着经脉爬进丹田,寄生在里面直到成虫破丹田而出,是孕神境以下修士的噩梦。想到自己最后被吸成干尸,洪启激灵灵又打了一个寒颤。

“好说好说,我从小就比别人少两条经脉,所以修行也就到此为止了,我真的是洪记当铺的少东家,这个如假包换。”

“你是怎么识得我诸葛道天的名字的,刚刚又从哪里看到过韩凯的画像的。”

“小时候我就被人贩子拐卖了,一年前我被人送回了祖家,应该是受过很重的伤,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

“嗯,原来是这样。”说着,诸葛道天掐动法诀,洪启就感觉经脉好像从身体里被抽离出来,疼的直抽抽。“别装死,这种疼痛你还是可以忍受的。”

就在洪启鬼畜的时候,林中有人说话:\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