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在哪可以免费看,丹青墨慕千之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主角是丹青墨慕千之,是由风动心动所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非常精彩,讲述了:简介:原名《重生皮蛋下乡,敞亮带劲招稀罕!》【重生种田+架空年代+家长里短+知青+系统+双洁+酸甜+辣眼睛】燕都汼街老丹家,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家儿,却出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大闺女丹青墨,人送外号黑蛋清。不,是皮蛋!皮蛋要是排队买东西,就没人能在她前面加塞插队。讽刺的是,皮蛋却离家“插队”去了内蒙!知青皮蛋从内蒙回来了!老街坊们奔走相告:“别加塞!”可皮蛋屁股还没坐热,转悠一圈,又去三线了!皮蛋白天下地,晚上搬砖,这活儿太累,我需要抓个壮丁。皮蛋疑惑:某壮丁,你属腊八蒜的吧?整天泡在醋里!壮丁:不是,我是酸甜口的泡菜,还放糖了呢,不信?那你品品,你细品~~ 女主抠门好色还自恋,此处有雷区,前方可选择避让!

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在哪可以免费看,丹青墨慕千之小说无广告阅读

0005 蜂窝煤

丹青墨看着自家弟弟,直瞪瞪的盯着她手里的窝头,一副跃跃欲试,仿佛随时上来就要开抢的样子。

啥意思?一个窝头将要引发的血案!

你要是上来抢,我是打你呢,还是打你呢。

丹青墨挑挑眉毛问道:“你小子想干嘛?”

丹青皓:……武松和老虎他都惹不起怎么办?

“没什么! 咱们这就走啊?”

“走吧。”丹青墨无奈,唉,英雄无用武之地啊,咬一口手里的窝头,初来乍到的,忍忍吧!

“妈,给我拿钱。”

一个“妈”字喊出去后,为了开口叫人,纠结了半天的丹青墨觉得,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困难!

“还有煤本!”丹青墨这才想起来,这会儿是凭票供应。

“妈,再给我找件旧衣服,干活穿的。”看,多会过日子,丹青墨有点小得意!

丹青皓听得直翻白眼:“你没叫过妈啊,妈妈妈的,没个完!”

还不等丹青墨说话,冯珍一巴掌拍在了丹青皓后背上:“你不想叫,我没意见!”

“没,没有,想叫,想叫。”

呦?她这是有人护着了!丹青墨暗戳戳的觉得心情真不错。

丹青皓看着她姐翘起的嘴角,她姐是不是有毛病了? 不让吃饭,就让干活,咋看起来还挺高兴呢!

冯珍把钱和煤本递给丹青墨,嘱咐着:“衣服就在你床头,快点去,我昨天和你大爷说好了,这几天都让你们中午去拉煤,这会儿蜂窝煤每天出不来那么多,供不上卖,你大爷每天偷偷给咱们留五十块儿,年前你们多跑两趟,攒点煤,赶紧去吧,别声张!”

“知道了。小皓,快走。”丹青墨痛快地答应着。

丹青墨姐弟两个拉着车,走小街穿胡同,直奔煤铺。

车,丹青墨都没想到她家有四轮“豪车”!

一辆小孩儿用的老式小竹车,桌板和坐板都拆了,空空的一个小竹车,现在他们家用来拉货了!

“姐,妈给你多少钱?”

“一块二。”

“大块蜂窝煤,一块儿二分四厘,五十块儿,啊~,一分也没多给啊!”

“你想怎么着?”

“白跑腿了,还是大爷大妈好,每次都能有跑腿费。”

“那你给大爷大妈当儿子好了。”

“他们家不缺儿子,只缺闺女。”

“你就说你是女的。”

丹青皓砸吧砸吧嘴:……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不对味呢!

煤铺不远,没多久就到了,大铁门开着,姐弟俩直接走了进去。

门口的两间平房里,走出一个年轻人,一身劳动布,脏的理所当然,裤兜里装着一副线手套,一半露在外面。

“波哥!”丹青皓叫着来人。

“你们姐弟俩儿来了,业伯(读bai,一声,汼街穆清人的习惯,比自己爸爸大的,叫大爷或大大,比自己爸爸小的,叫bai,不叫叔叔)有事儿刚出去,他和我说了,煤本给我吧。”

“好,谢谢波哥。”丹青墨递上煤本。

煤本上登数交钱,刘波写了张条子带着他们往里走。

进院儿,往里走一点,一处空地,用铁皮瓦搭着一个大棚子,棚子下堆着一片蜂窝煤。

棚子里两辆三轮板车正在装煤。车是煤铺的,这是住户登记交钱后,花运费让煤铺帮忙送的,据说一车能装三百块,这两辆车要是装满,估计这堆儿煤也剩不了多少了。

煤棚前站着另一个穿劳动布的工作人员,刘波将纸条递给他:“亮子,这是业伯的侄子侄女,装五十块。”

“成,你让他们装吧。”

和刘波来到煤堆前,丹青墨伸手就要拿煤。

“用不着你,我这戴着手套呢,一就手的事儿,你们就别沾手了。”

刘波拦了拦丹青墨,上手就往车里装。

丹青墨眼瞅着他装了五十三块儿,呦,还有这操作!她和丹青皓对视一眼,谁也没言声。

刘波装完车拍拍手套,摘下来甩了甩:“亮子,装完了,清一下数。”

亮子看也没看,笑着摆摆手:“行了,走吧。”

丹青墨笑呵呵:“波哥,给你添麻烦了,谢谢啊。”

“客气什么,走吧。”刘波无所谓的说道。

丹青墨姐弟俩儿一推一拽,又谢过亮子,急急往出走。

出了门,丹青皓回头看看,刚要说话,被丹青墨截住了。

“有事儿回家说,路上人来人往的,别给人家添麻烦。”

丹青皓赶紧闭上嘴,埋头往家走。

一车煤虽不沉,姐弟俩儿也不敢快走,主要是怕颠碎了,磨磨蹭蹭进了院,将煤一摞摞堆在窗根下的,用来垫底的几块砖上。

冯珍这时已经拾掇好自己,准备上班了。

“你们俩把那块儿挡雨雪的木板放好了,这要是忘了就麻烦了。”

“知道了,妈。煤铺的刘波给咱们多装了三块儿煤。”丹青皓回着话。

“行,回头提醒我和你大爷说一声,我这儿上班儿要到点儿了,一会儿你们弄好了,自己煮面吧,面条我都擀好了。”

“知道了,我爸呢?”呦,有面条,丹青皓高兴了。

“你爸这个月送货的地方远,不回家吃了,不用管他。你也别见天的,就想着往外跑,有时间多看看书,干点活儿。”

“知道了。”姐弟俩异口同声。

“答应的倒是都挺好,行了,我这儿上班来不及了,走了走了。”

冯珍说着拿起一个布袋子,急匆匆出了门,她打算等着两个孩子回来再去上班的,没想到回来的这么晚,看来真要迟到了。

丹青皓推门进屋,外屋桌子上摆着一碗鸡蛋炸酱,一盘烫好的白菜丝。

桌上的案板也没有收,盖着一块儿屉布,掀开屉布,下面有两把擀好的面条,白生生的。

屋里的蜂窝煤炉子上温着一锅水,丹青皓将炉子下面,仅开着一条缝的风门打开一半,让火着的旺起来,这锅水一会儿就能开了。

“姐,咱煮面吧?”

“煮。”丹青墨这会儿也饿了。

~~~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