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许宁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女帝座下,拒绝恰软饭无弹窗阅读

玄幻小说,女帝座下,拒绝恰软饭主角是许宁,作者是薄云见凰,最近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简介:(仙侠文+无系统)我叫许宁。今天干了件大事。炸了林侍郎府。刚回到家,就见御姐冷笑。“少年,你的事发了,不想死的话,就听候女皇陛下差遣吧!哼哼。”

许宁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女帝座下,拒绝恰软饭无弹窗阅读

第4章 编,就硬编

白鲩书院坐落在朝学街。

即使是寸土寸金的帝都,白鲩书院依旧占了整整一条街。

可见其尊贵。

许宁一身朴素青衣袍,撑着油纸伞,格格不入的站在这繁华的朝学街上。

心情复杂。

这里和泥水巷仿佛两个世界。

足足数百辆马车,把朝学街堵的水泄不通,再加上今早的细雨,不少马儿不耐烦的踢着蹄子,泥水四溅。

贵家公子、小姐等到不耐烦的时候。

才会在仆役的精心服侍下,走下马车。

考生们皆披绮绣,佩戴白玉之环,佩剑与香囊,俨然如神人。

这一件白玉之环,或许就抵的上泥水巷所有人的财产。

仆役们自然紧随其后撑着油纸伞,生怕公子小姐淋到一滴雨水。

许宁独自走在街边,撑着油纸伞慢慢前进。

这些年,他在帝都已经看惯了这样的场景。

差距悬殊得可怕。

不仅仅是帝都,还有各地的世家都送来了公子小姐,以希冀拜入白鲩书院。

许宁突发奇想。

要是这个时候,至月教搞一场大爆炸,岂不是整个帝都后辈,都废了大半?

想了想,把自己逗笑了。

长长的街道上,兵甲林立,旌旗飘扬。

四处可见高手,至月教吃熊心豹子胆,赶来这里作乱?

片刻后,许宁抬头。

只见一棵巨大的柳树立在书院门口。

马车止于柳树前,不得寸进。

树顶,一位消瘦的中年男子站立,撑着雨伞,蓦然冷哼:

“所有来参加书院考核的学子,摒退仆役,书院不收无法自立者。”

“排好队后,依次递交身份证明,领取考证,从正门进去,自然有人带你们参加考核。”

随着这声令下。

考生们微微躁动,却不敢反驳。

过了许久,才慢慢排好队伍。

各色的油纸伞,十几个队伍依次排开。

许宁没有马车,步行前来,没有堵车,反而站在队伍靠前的位置。

此时回头,向后看看,见不到队伍尾端。

不由惊叹。

即使书院此次扩大招生,也只收三百人。

这来参加考核的,一眼望去,起码也有数千了。

不会是白鲩书院。

许宁前面还有几个人,这个时候他才发现。

前面报名的,也有一些没落世家子弟,穿着和自己差不多。

有几个连一阶炼气士都没入,一看便知,连最基础的下品道种也提供不起了。

这个时候,许宁倒不是那么扎眼。

“你好,这是我的身份证明。”许宁把卫花暝准备好户籍证明递了上去。

审核人员接过一看。

“阳临县子……八世孙?许宁?”

这是他见到的,最没落的家族了。

眼角抽抽,仔细打量了一番许宁。

普通青衣,家境贫寒,气度倒是不卑不亢,神情自然。

“咦?你小子气息虽然微弱,却也是一阶炼气士,比前几个没落家族人员好上一些,争取加入书院,早日重振家门。”

负责审核的人少见的鼓励了一句,把一块黑木牌递了过来。

许宁接过一看,龙飞凤舞的“葵,三十六”几个字。

颔首道:“多谢指点。”

这番话引来了一些目光。

尤其是寒门子弟。

他们如此迫切想要加入白鲩书院,也是因为书院会给学子提供道种。

富贵子弟淡淡扫过一眼,便不再关注。

刚刚入一阶炼气士而已,不值得记住。

这处小小的骚动,很快就淹没在人群里。

许宁走进书院大门。

只见里面被分成十二条小道,每条小道前插了个牌子,写着十二天干,“甲、乙、丙、丁……”依次排开。

立刻有人把他引入葵字道。

许宁手指磨蹭着黑木牌。

跟着人群向里面走去。

排列整整齐齐的小屋子,和茅房差不多大小,只能勉强坐下一人。

一生一屋,绝无抄袭剽窃可能。

许宁唏嘘,任由考官搜身,发现没有夹带之后,走进考屋内。

他的考号是葵字三十六。

每排十二个屋子,他恰好坐在第三排第一个位置,能瞧见考官查验夹带。

放下木板,手腕撑着下巴,静静看着。

考生男女都有,自然考官分别检查。

考生们养尊处优,自然忿忿不平。

可惜在白鲩书院面前,外面的身份化作乌有。

只能一脸屈辱的张开双臂,视死如归的模样。

许宁看的直乐。

有些跃跃欲试。

不少考生见到这么位,一点不紧张,乐呵呵看戏的兄弟。

都恶狠狠的瞪了许宁一眼。

可惜许宁浑不在意。

夹带的考生也有,头发上,衣服夹层,靴子里的,都逃不过考官的眼睛。

直接被赶了出去,毫不留情。

许宁见考生排的队伍逐渐变短,也就懒得看。

撑着下巴,看向阴沉沉的天空。

胡思乱想。

突然一位佩戴璎珞的红衣少女,挡住了许宁的视线。

迟疑的问道:“你是……许宁?”

“嗯?”许宁连眨几次眼睛,他不记得这么位。

自己来到帝都三年多。

在林侍郎府被监禁了两年半。

逃出后化名刘铁柱,借卖货郎的身份,走街串巷。

什么时候见过她?

难道?

许宁心中一惊。

展露洁白的牙齿:“对不起,姑娘,你认错了。”

纯洁,无辜。

红衣少女疑惑的看了两眼,似乎也不确定,还想再问。

旁边考官重重咳嗽的一声。

“考场之内,不允许交头接耳,还请这位考生速速前去考位!”

红衣少女抿了抿嘴。

留恋的望了眼许宁。

记住许宁的位置,缓缓离开。

三通重重的锣声响起,考官开始分发测卷。

许宁皱眉思索,自己什么时候见过红衣少女。

可惜毫无思绪。

见到测卷已经放到了桌上,也只能暂时抛到脑后。

白鲩书院。

第一场考的就是“礼”。

包括祭祀、丧葬、军事、田猎、朝见、宴会和庆贺等等。

多是论述题,遇到什么情况该怎么办。

许宁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对于其他考生来说,这很简单,因为他们是世家子弟,从小学习,身体力行。

按平常要求作答便可。

可是对许宁来说,全靠这个月的死记硬背。

悲哀的沾了沾墨水。

“一、国之大事,在祀在戎,详述身为臣子,大祭之时,该当如何?”

“二、外臣朝见陛下,不识礼数,若汝为鸿胪寺官员,当告之,请细述?”

“……”

许宁深吸一口气。

编,硬编!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