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七零:落水退婚后被最俊知青娇宠在哪可以免费看,沈舒陆言东小说无广告阅读

清梨子的小说七零:落水退婚后被最俊知青娇宠,主角是沈舒陆言东,故事非常精彩,主要内容有:简介:沈舒没想到她竟然穿到了七十年代,还有个狗血的娃娃亲渣男。摆脱渣男后,沈舒迅速找了一位俊俏的知青结婚。没想到这位知青竟然是个宝藏,样样都会,只不过有点白切黑属性。陆言东本以为自己娶的是个祖宗,却没想到是一个故意扮兔子的狐狸。

七零:落水退婚后被最俊知青娇宠在哪可以免费看,沈舒陆言东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2章 退亲流言

原身和她一样都叫沈舒,巧的是连相貌都有七八分相似。

不过原身有一个娃娃亲。结亲的对象是本村的张家小儿子。

要说张家小儿子,那可是人人都羡慕的存在,在县里的钢铁厂上班,每个月领着三十块钱的工资。

要知道在乡下种田,一年的收入才多点钱。更别说过年过节钢铁厂还有福利,那在村里人眼里可都是好东西。

但在沈舒眼里这张家并不是多好的去处。

先不说张家宝,人高马大,一张黝黑的国字脸,符合这年代人的审美,但是那长相一点都不符合她的审美。

张家宝他妈可不是个善茬,看他家的大儿媳就知道,被蹉跎成啥样了,三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四十岁的人一样。

再说张家宝到县里工作后从来没给他这未来岳家沈家送过一点东西。

原因还能有啥呗,要不就是不重视看不起这岳家,要不然就是他是妈宝男,东西都被他妈扣下了。

但即使这样,在沈妈及沈家人眼里,这条件也是极好的存在。

一时半会儿想要解除这娃娃亲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沈舒只能暗戳戳地给沈妈上眼药。

想着,沈舒对沈妈说:“妈,我前几天去村头换豆腐的时候看见孙芳芳和张家宝一前一后地进了村。”

“咱家的狗蛋给我说他好几次看见孙芳芳和张家宝一前一后地钻小树林。”

“妈,你说谁会一男一女地钻小树林,还好几次被人看到。”

沈舒也不是编瞎话,她确实看见张家宝和孙芳芳一起回村。

至于狗蛋为什么知道钻小树林这件事,是她穿来之后知道自己和张家有娃娃亲后,让狗蛋关注着张家宝一家,没想到收获这么大。

沈妈一听顿时炸了,不过也知道压低声音不让其他人听见:“他娘的,没想到张家宝看着挺老实一个人也能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

“孙芳芳明知道张家宝和你有娃娃亲还凑上去,也是个不要脸的。”

沈妈对沈舒的话毫无怀疑,她知道她闺女啥样,从来不撒谎。

沈舒应和了沈妈几句,又暗戳戳地给沈妈上了张家宝和孙芳芳的眼药,效果非常成功。

沈妈走的时候脸色黑沉地能滴出墨来。

沈妈出去后叫了大房的狗蛋过来,问了几句后,告诉他这事谁都不要往外说,然后强压着怒火回了房。

沈父看着自己老伴脸色黑沉,知道沈妈这是生气了,小心翼翼地问她:“咋了?舒舒没事吧。”

沈妈瞪了他一眼,把刚才的事告诉沈父。

沈父听后怒火中烧,咬牙切齿地对沈妈说:“他张家敢做出这种事来,简直就是不把咱们舒舒放在眼里,要不然咱就把两家的亲事算了吧。”

沈妈听后有些犹豫,毕竟在村里很难找出第二个张家宝这种条件的。

沈父看着沈妈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劝沈妈:“你看他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上过咱家,也没带过东西来,看着是个凉薄的。”

“再看他那老娘,舒舒嫁过去肯定是吃亏的,毕竟咱们不可能时时刻刻护着舒舒。”

他早就对张家不满了,就是顾及着两家老爷子,才一直没发声。

但如果这样欺负了他闺女,那两家的婚事无论如何都是要解除的。

沈妈叹了一口气:“先睡觉吧。”

沈父知道她动摇了。

……

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村里的大喇叭响起了集合声。沈舒烦躁地翻了个身。

沈妈推开门来到床前对沈舒说:“闺女,妈把饭给你放在锅里热着的,你起来后趁热吃。”

沈舒睁开眼对沈妈说:“好!”

沈妈这才出了门。

等全家人走了之后,沈舒实在睡不着了,起身打了个哈欠,刷完牙洗完脸后,走到厨房里 掀开锅盖,只见里面有一个鸡蛋和两个玉米饼。

旁边的的灶台上还有点咸菜,是加了醋的萝卜条。

叹了口气后把玉米饼和鸡蛋拿出来就着咸菜就这样吃完了早饭。

……

七月份正是天热的时候,趁着早上凉快点,沈家人想赶快多干点。

在大队长安排完活后,沈家人就都去了自己负责的那块地。

沈妈手上如有神功,快速地割着田里的稻子。

有几个妇人来到旁边的地里嘴里嘀嘀咕咕,看到沈妈后突然闭了嘴,然后彼此间挤眉弄眼地笑。

明显一看就是在背后嘀咕沈家。

沈妈顿时沉下脸,不客气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也说给我听听让我热闹热闹呗。”

几个妇人一听这话,顿时也不笑了,一脸尴尬地看着沈妈。

沈妈看她们这样,把手里的镰刀一扔:“行!我去给大队长说道说道去,一个个的不干活在这里碎嘴子。”

几个妇人一听,顿时慌了,她们可不想在大队长面前留下坏印象,万一以后分到的活更累那可就亏死了。

一个妇人连忙上前拦住沈妈:“舒舒她妈,对不住,都是我们的这个嘴上没门,我们真没说什么?你别生气,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计较。”

沈妈冷笑一声明显不信,转身就要朝大队长那边走去。

一个妇人见实在瞒不住了,拉住沈妈干脆实话实说,“舒舒妈,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这也是听别人说的。”

“我们刚听别人说,今早集合的时候张家嫂子说昨天陆知青摸了你家舒舒,她家要不起,打算上完工就去你家退亲的。”

沈妈越听越生气,就像是点了火的炮仗一样狠狠地往旁边“呸”了一声,“奶奶的,老娘还没找他家算账,竟还有脸来我家退亲,要退也是我家先退。”

“我闺女顶好的人物,就不信除了他张家宝就找不到别人了。”

几个妇人一听就知道要有大热闹看了,但此时还是先把手头的活干完再说,毕竟工分是他们的命根子。

听到张家要退亲,沈妈越想越生气。

他们老沈家可从来没有对不住过老张家。

要知道张家宝小时候发烧的时候,都是她沈家的爷们顶着大雨把他送到公社旁卫生站,要不然张家宝早就在那场大雨夜烧成傻子了。

这么多年她们帮了张家多少忙,张家宝一次也没来过她家,连这次舒舒落水他们家都没过来看一眼,还想着退亲。

果然就像老头子说的那样,张家一家老小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沈妈想想就气的忍不住咬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