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云缺齐灵雨小说章节列表阅读,满级天尊无弹窗在线看

今日推荐一本玄幻小说满级天尊,作者是红烧韭菜,主角是云缺齐灵雨,主要讲述了:简介:穿越到波橘云诡的修仙界,云缺在刑场上醒来,面对青梅竹马的背叛与即将临头的屠刀,他泰然自若,因为四分之一柱香之后,所有敌人都将飞灰湮灭……本书灭门流。

云缺齐灵雨小说章节列表阅读,满级天尊无弹窗在线看

第9章 得寸进尺

挡住去路的四人,之前一直在客栈里吃酒,云缺并不认得。

这四人不像本地修士,一副异域打扮。

荷香见这群人蛮横,据理力争道:

“什么先来后到!我们的客房想给谁住就给谁住,与外人无关。”

霍水仙也面色不喜,只是没多说什么。

毕竟这里是邪派的地盘,她们正派的修士不好太过张扬。

拦路的四人非但不让,反而纷纷嗤笑。

“我们先来的,既然有空房,自然该轮到我们先住。”

“我们岭南四杰最讲规矩,要是别人不想讲规矩,嘿嘿,别怪我们翻脸!”

“屋子让给这小子也成,不过,得让我们跟你俩挤挤。”

“哈哈这主意好!”

肆意的笑声听得两女愤怒不已。

荷香就要拔剑相向,被其师姐止住。

霍水仙压了压怒火,道:“既然你们讲规矩,应该知道客房是我们先定下的,如何分配,是我们自己的事。”

她可不想在这里惹事。

邪派的坊市中虽然也有正派修士存在,但绝大多数的修士还是邪派中人。

在这里发生冲突,正派绝对讨不到好处。

四人中为首的酒糟鼻冷声道:

“没错,我们岭南四杰的确讲规矩,不过,先破坏规矩的是你们!”

“我们坏了什么规矩?”荷香觉得诧异不解。

她们来到坊市就直接住店,几乎没出来过,已经足够低调,怎么还被人找到了把柄。

酒糟鼻用硕大的鼻子哼了声,道:

“坊市里的人这么多,你们三个人却要了三间客房,故意不想让别人住店呐,这还不算破坏规矩吗!”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了几间房?”

荷香说完恍然大悟,扭头望向溜到一边的客栈掌柜。

那掌柜急忙装作翻看账本,把头埋进了桌子里。

听到这里,云缺有点奇怪。

两个人住不了三间房,她们要那么多房间干嘛呢。

霍水仙此时低声解释道:“我们还有位师门长辈在。”

这就说得通了。

人家总共三个人,要了三间客房。

凡人当中的大户人家出行,也有不少单人独间的住客房,何况是身为筑基境的修行者。

霍水仙等三人住了三间客房,其实很正常。

但是岭南四杰并不买账。

酒糟鼻寸步不让的道:“对于破坏规矩的人,我们岭南四杰最喜欢教训一番。”

嘎吧嘎巴。

四人同时捏动大手,骨节错动的声响中,四股筑基境的灵力波动溢散开来。

这岭南四杰全是筑基境的高手!

荷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霍水仙第一时间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她面色微变。

面对四名实力不弱的同阶,以她们两个的能力很难应对。

“给他们一间房。”

霍水仙与荷香迟疑不定之际,客栈二楼传来一道女子空灵又带着淡淡倦意的声音,说不出的好听。

二楼出现一名女子,天青色的长裙,身段玲珑有致,面罩轻纱,更添一层神秘。

“可是我们就剩两间房了呀,再让出一间的话……”荷香觉得愤愤不平,在师门长辈面前委屈的道。

“你们与我同住。”

二楼的女子语句简短,就此定下。

显然不愿招惹多余的麻烦。

霍水仙与荷香垂首领命,对这女子极其尊敬。

云缺抬头看去。

这人就是霍水仙说的师门长辈,虽然看不出容貌,但从身形来看应该很年轻。

只是搭在栏杆上的纤细手指十分苍白,犹如大病初愈。

三间房,仙竹门的三人住一间,岭南四杰住一间,云缺自己住一间。

争房一事,本该尘埃落定。

不料岭南四杰并不让路,依旧挡在云缺面前。

“小子,我们也不为难你,后院有马厩,你去凑合一宿吧,我们岭南四杰块头比你大,修为比你高,一间屋子怎么住得下。”

话中的修为两个字,被酒糟鼻咬得很重。

转眼间独居一间客房的云缺,成了最倒霉的一个。

没了客房,还得去住马厩。

见岭南四杰执意找茬,不仅霍水仙与荷香气愤难平,二楼的青裙女子在轻纱后的黛眉也轻轻一挑。

岭南四杰,太得寸进尺了。

“既然马厩有地方……”

始终平静如常的云缺,一开口就让人觉得他没有丝毫斗志,在岭南四杰面前肯定先服软。

荷香与霍水仙暗暗捏拳,银牙紧咬。

岭南四杰面露得意,甚至有个家伙已经肆意的笑出声来。

二楼的青裙女子深深吸了口气,以她的身份,做到如此忍让已经到了极致。

四周其他的食客们对云缺投去怜悯之色,岭南四杰在坊市里也算小有名声,一个炼气境的修士哪敢招惹。

众人都以为境界低微的云缺,即将低声下气的让出客房。

不料下一刻,云缺的后半句话让客栈大堂成了落针可闻的寂静之地。

“那你们去挤挤好了。”

既然马厩有地方,你们去挤挤……

面对四名筑基境的高手,只有炼气修为的云缺,道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话语。

修仙界实力为尊,何时出现过炼气境的修士敢忤逆筑基修士的情况!

岭南四杰没遇过,荷香霍水仙没遇过,二楼的青裙女子没遇过,满堂的食客更没人遇过。

好比四个壮汉要一个三岁娃娃让路,结果那娃娃非但不让,还让四个壮汉绕着走。

实在离谱!

岭南四杰为首的酒糟鼻被气得笑出声来。

“哈!够胆色!我们岭南四杰很久没遇过你这么不开眼的小子了!”

“让我们住马厩?他住客房?大哥,这小子的脑子不大灵光啊。”

“我记得上次这么狂妄的家伙,坟头草应该有三尺高了吧。”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仗着几个女人撑腰就敢如此狂妄!找死!”

四道筑基境的深厚气息将云缺完全锁死。

岭南四杰杀气毕露。

霍水仙急忙挡在云缺身前,准备随时出手。

她知道云缺受了重创,修为跌落到炼气境,绝对不会是岭南四杰的对手。

如果她不帮忙,岭南四杰中随便挑出一个都能把炼气境的修行者活活打死。

荷香急得直接亮出长剑,催动灵力。

这下坏了。

“翠竹剑!你们果然是仙竹门的人,正派修士居然到了我们邪派的地盘,实属罕见呐。”

当看到荷香的剑上刻着的小巧翠竹标记,为首的酒糟鼻露出计划得逞的冷笑,道: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