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沈绾主神小说快穿:恶毒女配甜宠反派无广告阅读

快穿:恶毒女配甜宠反派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甜橙五圆一斤,主角是沈绾主神,主要讲述了:宋绾,恐怖如斯的女杀手,死后被主神扣在地狱义务劳动999年。至于劳动,就是去不同的世界感化反派。而她的固定身份却是恶毒女配!备受欺辱的富家养子求她疼爱(跋扈千金×缺爱养子)偏执成疾的医生黏着她叫姐姐(

沈绾主神小说快穿:恶毒女配甜宠反派无广告阅读

第4章 小巷围堵

沈绾没想到他这么激动,正想安抚几句,就瞥见林于英愤怒的脸。

她拉开沈崇,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脸上,清脆的声音让她心一惊。

他垂下脸,唇角溢出鲜血。

“脏东西!你也配碰我的女儿?”她伸手想拉回女儿,沈绾却走近那贱人,还抚摸他被扇红的脸!

黑化值72。

她叹了口气,手指轻轻拭去唇角的血迹,他湿润着眼睛,如同受伤的猎犬,压抑地喘息着,惹人怜爱。

“妈,别再打他了,他是我的人。”

沈崇眼眸忽闪,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

“绾儿,你想拿他怎样都可以,但绝不能对他动恻隐之心!他心里可想着怎么侵吞沈家的财产!”

“妈,我心里有数。”她冷下声。

察觉到女儿的不耐,林于英狠狠剜了沈崇一眼,忿忿地离开。

都是这个贱人,勾引她女儿!

他沉默地避开她的手,蹲下身捡起锋利的碎片,手指却不慎被划破。他似乎感受不到痛楚,将所有碎片扔进垃圾篓里。

见状,沈绾拿出自己兑换的小熊创可贴,缠在他溢出鲜血的食指上。

她垂着卷翘的睫羽,皮肤白里透红,发间弥散出令人迷乱的芬芳,是馥郁的玫瑰花香。

近的只要微微抬起手,就能触碰到她湿润的唇。

包扎好后,她抬眸凝视眼前的男人,一双轻佻的眼波光粼粼,如勾人的猫咪。

“以后,你睡我隔壁的客房。”

他的瞳孔在灯光下透着浅色,高挺的鼻梁下是鲜红干涩的唇,颧骨和额头都有细碎的伤口。

主神这人不算坏,拯救对象是她喜欢的模样。

让人想挑逗。

***

客房不大,但很干净。

沈崇铺了新的被褥,褪去衣物进入浴室。

身上旧疤新伤遍布,她残暴无情,总是拿他玩弄泄愤,几乎都是她的鞭痕。在她眼里,自己不过是低贱的宠物。

那晚的意乱情迷,只是她中了药。

她觉得他脏,甚至卑劣地认为他会喜欢沈心。

只有他一个人傻傻忘不掉。沈崇看着镜子,轻轻抚摸过唇角,食指残留她的香气。

水声哗哗,热气蒸腾中,男人隐忍地喘息。

***

沈绾很晚才睡。

桌面摊着十几张服装设计稿,前世她常常因为任务出入高级宴会,名流人士的服装印在她脑海里。

她记得最后一个刺杀任务,首富女儿那身星海钻石礼裙,美得惊心动魄。

梦里,那件礼裙就挂在眼前,深浅不一的蓝上缝着如星辰的钻石,蓬松的雪白裙摆似汹涌的海浪。

可她刚触碰到纱面,裙子就破碎成无数星光,汇成耀眼的白光。

倏地睁开眼,晨曦的暖光浮动在被褥上,流进她迷蒙的眼眸中。她缓了好一会,才慢吞吞起身。

“妈,我今天有事,不回来吃晚饭了。”简单吃了早餐,她对林于英说。

她却神秘兮兮地拉住她,低声说:“明晚陆家有宴会,一定要抓住机会。”

“知道了,妈妈。”

确实是个好机会,一定要把男女主锁死。

沈绾一整天都很忙碌,联系工厂制衣,选择店铺地址,临近七点时,她准备去到约定地点和时尚杂志主编吃饭。

天色渐晚,冷风阵阵,隐隐有下雨的预兆。

忽然,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就在不远处。她微眯起眼,轻轻转动食指的戒指。

很快,从一旁的巷子蹿出一人,飞快抢过她手中的提包然后跑回巷子。

里面装着设计稿。

沈绾知道对方是引诱自己,装作着急地追上。

“喂!还我包包!”

一两滴冰凉的雨丝落在脸上,灰蒙蒙的天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她拐了个弯,前面的男子突然停下脚步,他两旁站着四个壮汉。

而她背后,三个男子堵住返回的路。

一个花臂男人笑得猥琐,步步逼近:“小妞,逃不掉了,好好享受吧。”

他以为女人会害怕地求饶,哭得稀里哗啦。但她只是松了松手腕,对他弯弯手指:“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她的目光如同夜晚的黑猫,危险而魅惑。

“小婊子口气挺大。”花臂男咧开一嘴黄牙,朝沈绾猛扑上去。

五分钟后,雨势渐大,冲刷去地面的血污。

六个男人在地上痛苦地哎哟直叫,下一秒,一个男的就被一拳击飞到墙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只剩那个抢包的家伙还站着。

感受到女人阴森的笑容,他吓得屁滚尿流,抱着包朝巷子深处跑去。

巷子尽头有一家看起来很普通的店,写着木屋酒吧,那男子直冲冲跑进去,拐进一间小门,沿着楼梯往下跑。

下面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人群围着一个擂台,上面两个男人正打得激烈。汗臭味、烟味和烈酒味混合在一起,沈绾不禁捂住口鼻。

她之所以跟着进来,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那个女人,恐、恐怖,把、把我们弟兄都干倒了。”那个男子扑到一个接近两米的光头壮汉面前,手指颤巍巍地对着沈绾。

结果他却被光头男挥到地上,额头重重磕在地上——

“废物!被一个女人追着跑!”

他抬眼打量面前的女子,气质矜贵清冷,身上衣着简单却都是大牌,素颜的脸庞自带风情,天生媚骨。因为淋了雨,湿漉漉的黑发滴着水,湿透的衣衫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如果忽略她衣上的血污。

“喂,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长眉轻挑,垂眼看向地上不断求饶的男子:“他抢了我的包。”

“大人!这是我们接的单子,我才去抢的包!”

光头男饶有兴味地看着女子,眼底浮上征服的欲望:“什么任务?”

“单主要求……奸污了这个女人。”

他低下头,不敢看沈绾。

“我们小队的完成率是百分百。”光头男舔了下嘴唇,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女子,“所以,你现在要逃跑吗?”

沈绾按了下指节,身如闪电突到他面前,他下意识挡住面部,下体却传来剧痛!

这一脚,她是奔着断子绝孙去的。

光头男捂着裆部倒地,整个卤蛋似的头涨得通红,冷汗直冒,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告诉你们老大,”沈绾弯下腰捡起包,露出美丽残忍的笑,“他的女人来了。”

老、老大的女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