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明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荒野诡谈无弹窗阅读

主角是林明的小说荒野诡谈火爆上线,是由山阳闻笛所写,主要讲述了:我叫林明,无意中得到了一本古朴的道德经书,从此,我就走上了一条和常人不一样的道路。本书由一双诡异的绣花鞋开始,颠覆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让我们看到了与我们所熟知的这个世界不同的另一面

林明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荒野诡谈无弹窗阅读

第3章 神秘的三嫂子

看到这双鞋子,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心跳陡然加速,两腿不听使唤的哆嗦了起来。

我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一个加速向家里跑去,刚跑没多远,耳边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说到:“小明,你跑那么快干嘛?”

这一下,我更是亡魂皆冒,跑的更快了,一口气跑回家,迅速的关上了大门。

我无力的靠在门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差点瘫坐在地上。

片刻之后,等我稳住了心神,就赶快进了我住的房间。

我们这的农村,宅院的布局大致来说,都是主房三间坐北朝南,然后是东西两边的配房,当然也有依山傍水因地制宜建造的房子。

我们村因为在山里,再加上都不富裕,大多还都是土坯草房,也有砖瓦木石结构的房子,有的还是建国前的老房子,所以整个村庄五十多户人家显得犬牙交错,并不是很整齐,

我家这一片的住户基本上都是那种砖瓦木石结构的房子,我住的房间是我家院子的东配房。

我进屋之后,也没有点灯,摸黑脱了衣服,钻进被窝里蒙着头,想着今天晚上张大爷讲的故事,过了一会就沉沉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有人叫我,我起了床打开房门,却看到竟是那个漂亮的不像人的三嫂子。

这三嫂子今年刚满二十岁,长了一副瓜子脸,双眼皮,眼睛又黑又大,一双柳叶秀眉又细又长,挺翘的琼鼻,樱红小巧的嘴唇,一头乌黑的秀发挽在脑后用簪子穿了,干净整洁一丝不乱。

她气质高雅,身材高挑,不胖不瘦,皮肤很白皙,整个人看起来稳重中又不乏灵性,绝对是男人心目中女神级的存在。

对于这种肤白貌美气质佳的女神,我感觉比那些电影明星好看多了,就这还是穿的普通衣服没戴首饰没有化妆的效果,我不敢想象如果她要是打扮起来,会漂亮成什么样子。

三嫂子的丈夫姓徐,我们都叫他徐三哥,这徐三哥到今年也应该三十五岁了,比三嫂子大了十多岁。

徐三哥有一门侍弄牲口的手艺,什么骡子马牛羊,都被他养的个个膘肥体壮的。

三哥高小毕业,在我们这属于有学问的人,他为人很好,只要有人找他办事,他几乎是从不推辞。

徐三哥和三嫂子相识,也很偶然。

当时村里的老村长见他年纪大了还未娶妻,便琢磨着想给他说门亲事。

去年秋天,老村长在山上遇到了三嫂子,这三嫂子说是家乡遭了灾,逃荒来到了这里 ,愿意在这里落户。

老村长一听大喜过望,就急忙去找徐三哥,徐三哥正在做午饭,老村长一进门就说到:“老徐,你要老婆吗,你愿意要的话,你就点点头,只要你开金口,我现在就给你带过来,不要你财礼的那种,管饭就行”。

徐三哥说道:“那要是这样的话,你就带过来吧”。

就这样徐三哥收留了三嫂子,但没想到,徐三哥却以两人年龄相差太大为由,拒绝结婚,只把三嫂子当妹妹看待。

但村民们不管那些,见了面都是三哥三嫂子的叫,三哥很无奈,刚开始时,他还会解释一下,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任他们去叫了。

三嫂子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做事也很勤快细心,手脚利索,深得徐三哥喜欢。

但是,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今年春节刚过,徐三哥进城去畜牧局买兽药,在公交车上看见有小偷行窃,他挺身而出去抓小偷,结果被小偷用刀捅伤,等送到医院时,已经气绝身亡。

三嫂子听闻噩耗,悲愤不已,料理完三哥后事,三嫂子就独自一人进了县城。

两天后,有消息传来,说县城一个盗窃团伙被连锅端掉,几个头目和那个杀害三哥的小偷都莫名其妙的死掉了,死因不明。

有人怀疑是三嫂子干的,但被三嫂子矢口否认,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三嫂子成了寡妇,村里村外的一些小年轻老光棍就开始觊觎三嫂子的美貌,蠢蠢欲动。

有一个邻村的无赖,偶然间遇见了三嫂子,顿时惊为天人,便托人上门说亲,被三嫂子给拒绝了。

那无赖心有不甘,趁夜偷偷的潜入三嫂子家,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这货便被吊在了村头一棵大树上。

被救下时,只见这无赖鼻青脸肿,满脸都是惊惧之色,他一句话也不说,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回去之后,就一病不起呜呼哀哉了。

这件事被传的很邪乎,甚至有人说她是狐狸成精,要不然那个无赖是怎么被吊到树上的呢?

虽然此事无法考证,但也让那些心存不良的家伙们安静了许多。

正所谓女人的腰,杀人的刀!不少男人都开始对她敬而远之。

这三嫂子聪慧过人,能说会道又心灵手巧,村里的妇女们倒是很喜欢和她交往,只要看住自己的男人,别被这“狐狸精”给勾走了魂就行。

这些往事在心头一闪而过,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三嫂子,心想她找我做什么呢?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来的吗?

我刚要开口询问,却发觉三嫂子表情有些不对,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很魅惑的看着我,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

这是啥情况?

三嫂子一言不发,就这样邪邪的看着我。

慢慢的,她把脸凑到了我面前,我用鼻子闻了闻,好香啊!我也不由自主地把脸凑了过去,闻着三嫂子身上散发的香味,感觉舒服极了。

然而就在此时,三嫂子突然柳眉倒竖,那充满诱惑的娇艳红唇猛的张了开来,露出嘴里又长又尖的锋利牙齿和长长的舌头。

她面目变得狰狞而恐怖,恶狠狠的向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我脖子一疼,一声惨叫,头猛的向后一仰,躲了开去。

顾不得疼痛,我惊恐的想质问三嫂子是怎么回事,然而三嫂子却突然不见了,眼前也变得漆黑一片。

我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棉被,天没有亮,三嫂子也没有来,刚才那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噩梦。

我有些惊魂未定,哆嗦着起身摸出火柴,点着了煤油灯,看着煤油灯发出的微弱光芒,我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

伸手摸了摸脖子,竟感觉火辣辣的疼。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被虫子咬了吧,胡思乱想了一阵,就又睡了过去。

到了早上起床洗漱时,我照了一下镜子,脖子上依然通红一片。

细看之下,我大吃一惊,只感觉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因为隐隐约约间,我竟然看到了两排模糊的牙印。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