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默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全民模拟:我成了天命大反派完结版在线阅读

强力推荐倦客楼的小说全民模拟:我成了天命大反派主角是苏默,讲述了:苏默穿越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在这里,所有人成年后都要去异世界展开模拟人生。成功逆天改命的人,会获得永恒模拟者的身份,呼风唤雨、长生久视;失败的人沦为社畜,毫无自由可言。苏默慌了。但就在开始模拟的时候,

苏默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全民模拟:我成了天命大反派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10章 心狠手辣余沧海,难死的天命之子

“干爹救我!”

林平之感到背后锐利剑气袭来,顿时亡魂大冒,看着不远处的余沧海哀声怒号。

只是心里已经绝望,余沧海待他,不过是当成练功用的工具人,又怎么会真的救他?

正当他心中哀叹下辈子一定要做人上人的时候,一道绿袍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叮!

余沧海犹如魅影一般欺身上前,手中长剑自下而上挑飞君子剑。

站在林平之身前,他苦着张脸,握剑右手的虎口开裂,殷红的血珠渗出。

不远处,宁中则面色苍白,半跪在地上,长剑支着身子,身子不住地打颤。

身上的蓝衫染血,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若是再战下去,不出搏命一剑,她必死无疑。

苏默的视线在宁中则身上停留两秒,落到了余沧海身上。

“余矮子,敢来我华山派闹事,那就别回青城山了。”

“我会把你筑成石像,永跪华山。”

苏默的声音平淡,就像是在说“早上吃了什么”这种平淡的小事。

但是余沧海没有反驳。

或者说不敢反驳。

墨绿的衣袍被不断渗出的冷汗浸湿,余沧海不住的眨着眼,避免被眼角流下的汗水遮蔽住视线。

砰,砰砰,砰砰砰..

他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随着呼吸的急促不断加快跳动的速度。

他在害怕。

对面岳不群(苏默)的身影并不壮实,但是他站在那,渊渟岳峙的气度比身后的华山还要巍峨。

余沧海的手在抖,心在怒吼: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岳不群怎么可能这么强?!”

他还记得两年前一见,对方跟自己一样停留在后天境中期才对,可现在……这股气势,绝对不是后天境!

宗师(先天)!

他入宗师了!

咕噜,咕噜……

余沧海不住的吞咽着口水,浑身上下都在打着哆嗦,嘴唇发颤,干瘪的如同老鼠的脸颊蠕动,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谄媚道:

“岳先生,岳掌门实力大进,当真是可喜可贺。”

“本,余某不才,特地带诸弟子前来祝贺。”

短短两句话,余沧海硬是断断续续说了两分多钟。

“呸!你这恶人刚才霸道的闯山门不说,还偷袭师兄!”

“对了!你不是说,你要用那个什么摧心掌交换紫霞神功吗?!”

岳灵珊见到余沧海的狼狈模样,扶着宁中则,娇声喝骂余沧海。

清灵的声音,犹如山涧叮咚的溪流。

小辈安敢如此辱我!

余沧海眼底浮起大片血丝,远远望去,好似散发着红光。

但是斟酌两秒,他还是弯下腰,沉声说道:“世侄女听错了。”

“余某说的,是拿我派的鹤唳九霄神功和辟邪剑法换取贵派的……”

“换?”苏默挑眉,有些不满。

余沧海咬牙切齿,嘴角溢出鲜血,高高隆起的太阳穴上青筋突突的跳。

“送!”

闭着眼,余沧海整张脸上的肌肉仿佛都在抽搐。

一个字,却是用尽了他浑身的气力。

余沧海仿佛认命一般,从怀里掏出一本翻的卷了页的书籍,咬牙道:“此乃辟邪剑谱,鹤唳九霄神功待我返回青城派,定命弟子加急送来。”

苏默嘴角勾起,眼神玩味的看着余沧海。

能忍到这种地步,这家伙难道是活王八转世?

要知道鹤唳九霄神功可是青城派的不传之秘,地位堪比紫霞神功!

辟邪剑法,更是他心心念念几十年的东西。

就这么一张嘴送了出来?

不过,事情要是就这么结束,那可太没意思了。

苏默一挥手,一股内力将辟邪剑法打到岳灵珊怀里,同时朗声笑道:

“贵派倒是有心了,只是劣徒受伤之事,总要有个交待才是。”

咯吱!

余沧海握紧了手里的剑,指节攥地发白,指甲底下甚至渗出了血珠。

体内邪火蹿动,心中戾气横生。

不知不觉间,余沧海体内的内力流转越来越快,隐隐触摸到了一个极限。

‘忍!’

余沧海垂下的脑袋上,两眼亮起,他有预感,只要自己捅破这道膜,自己也能成为宗师!

所以,当务之急,是安全的从华山脱身,等突破后,再来华山派算账……

簌簌!

余沧海轻踏山阶,墨绿色的身影如魅,手中长剑破空,精准的划破三个墨绿色人影的脖颈。

噗!

噗!

噗!

余人彦、洪人雄、侯人英眼里满是错愕,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发出嗬嗬的倒气声,无力的向后跌倒,很快便没了呼吸。

他们至死都未曾想过,自己的结局会是这样。

说好的打上华山,吃喝玩乐睡女人呢?

周围的华山派弟子,乃至宁中则都惊愕了,看向余沧海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其余人也还罢了,那余人彦可是他亲儿子!

“虎毒尚且不食子,余观主此番行径,当真是,禽兽不如啊。”

苏默也愣了下,旋即正色道。

微眯得的丹凤眼里,杀意涌动。

一个对自己亲儿子下手都毫不迟疑的人,留下他,那就是作死!

但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余沧海也面色黯然,呆愣在原地。

他刚才的目标是林平之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错把余人彦当做了目标。

一时间,余沧海心神大乱,原本有望冲击先天的内力变得无序起来。

噗!噗!噗!

几道血液从余沧海下肢爆出,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恢复了一部分理智。

‘事已至此,当务之急是从华山派离开。’

‘林平之,对!这小子天资聪颖,也得带走,他是青城派崛起的希望!’

余沧海面色不改,仍是一副怔怔地模样,哆嗦着嘴皮子,向着余人彦的尸体踉跄而去。

下一刻!

余沧海眼中厉芒一闪,跺跺两步疾驰,一把薅住林平之,运足了轻功,向着华山脚下飞驰而去。

辟邪剑法的“快”,让他发挥的淋漓尽致。

哪怕带着一个人,他都犹如脱缰的野马,时速高达一百二十迈!

从始至终,他都未曾对余人彦他们的尸体多看过哪怕一眼。

强敌即去,宁中则忽然感觉无力,软倒在女儿怀里,面如金纸,气息奄奄。

一旁的令狐冲也突然倒地,浑身滚烫。

两人的变故瞬间吓到了一众华山弟子,众人神色慌张,甚至没人想到去请个大夫来。

只是不住地摇晃着两人的身子。

苏默见此,却是平静无比,一面帮着宁中则点穴止血,一面在心里嘀咕:

“敌方余沧海爆种,我方重伤垂死牵制。”

“呵,该说不愧是天命之子吗?”

看着倒在岳灵珊怀里宁中则面色恢复正常。

苏默丢下一句“去请大夫”,然后转身向着山下运足轻功,犹如鸿鹄振翅。

岳灵珊神色错愕,下意识喊道:“爹,大师兄也受伤了!”

可惜,苏默的身影根本没停留。

眨眼间,便化作小黑点,消失在岳灵珊视野里。

咬着小虎牙,岳灵珊不满的哼了声:“爹爹这么快做什么!”

“娘还没好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