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无限打工人小说卢泽关熙完整版阅读

都市小说无限打工人是由作者扁平番茄所写,主角是卢泽关熙,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成年人的崩溃起始于一次次的加班后的深夜,卢泽在无数次不想干了之后终于选择了最痛快的结束办法,结果竟意外重生进了一个更惨无人道的打工组织……“所以什么时候才能不打工啊啊啊啊!”

无限打工人小说卢泽关熙完整版阅读

第10章 好好学习

晚上九点,会议室内。

“距生界崩塌已过去15个小时,恶魂搜捕工作完成了五分之一。其中白放歌和卢泽的两人小队在搜捕名为李子望的恶魂时出现意外。白放歌被一不知名男子掳走。该男子身高175左右,体形偏瘦,无法判断身份。但就现场状况看,”程旭停顿了一下,脑子里闪过他面对那男子时感受到的压迫感,闷声说道,“我失去行动能力了。”

魂力被压制了吗,周榭皱了皱眉问道:“当时放歌是什么情况,没有抵抗吗?”

“我到现场时,师弟已经是混乱的状态,之前的情况由卢泽报告。”

被叫到的卢泽立刻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认真道“这事要从我和白师兄进入一条昏暗的小路,他非要变作女人形态,抱着我胳膊说起……”

卢泽一番话说完,会议室陷入了沉默中。

关于白放歌的事,周榭和其他九个斩都知道。那件事的后续是不了了之,因为赵芙的死是出于她本人的自愿,没理由怪罪到白放歌的头上。而原本天资聪颖的白放歌出生界之后的十年间,除了变形术竟一无所成,本来已经修出器灵“无心”的一对弯刀也不知被他随便丢在了哪里,再也没见他拿起。

程旭看了看周榭。在那之后,师傅就对灵界就多加了一个进出的限制。虽然经过他们的再三开导,白放歌也逐渐变得和从前一样。但从今天这个结果看,他根本就没放下。也是啊,程旭闭了闭眼,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女子教导着少年的身影,那是师弟最喜欢的大师姐啊。

“所以,”周榭没有波澜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因为你没成功打晕那男人,放歌被带走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怎么感觉领导省略了很多东西啊!卢泽急了:“白师兄的混乱主要还是因为那李子望在不停地胡言乱语。”

“那李子望为什么能说话呢?”

“因为!因为……我没打晕他。”卢泽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果然和领导斗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程旭,你去确认一下放歌的合同和魂印。你,”周榭对着卢泽露出了冰冷的笑意,一字一句道,“看来直接实习还是不行,跟我先去做个入职培训吧。”

卢泽惊恐地摇着头,不,我不要,我想下班!

卢泽一路跟着周榭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房间内。这房间四周贴满了类似于吸音棉之类的东西,没有一点缝隙。室内没有窗户,只有一把椅子和一盏昏暗的灯。

“进来啊,”周榭对站在门口的卢泽亲切地招了招手,“就当自己家一样,随便坐。”

不是,就那一把椅子我能随便坐到哪儿?而且那椅子上怎么还有铁环,我能站着吗?答案当然是不能,有过数次“对榭经验”的卢泽选择二话不说,乖乖坐下。

“嗯,”周榭满意地笑了笑。

“咔”得一声,那椅子上的铁环合拢,将卢泽整个人锁住了。

卢泽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周榭挥了挥手就是一道光箭打在了卢泽的身体上,正是之前白放歌释放过的那种。

“师傅,这是?”卢泽低头看了看自己下午刚领的工作服,啧,还没来得及洗就破了。

“这是造物术,消耗感知的魂力凝成实物。我刚刚发出的魂箭,破坏力相当于一枚手雷,”周榭看着满身是血却神情自若的卢泽,“当然了,这对你来说是没用的。”

接着他动了动手指,那把椅子连带着上面的卢泽都飘到了半空中:“这是控制术,魂力注入实物实现操控,并没有改变物体的状态,是比较低级的魂术。”

话音刚落,周榭整个人竟凭空消失了,空气中却还能听到他的声音:“这是隐身术,用魂力包裹全身,这类带有伪装性质的算是中级魂术。”

片刻之后,他的身影又再次出现:“变形术你应该见识过了,能改变自己的外貌,但只能变成一种形态,这和造物术都属于高级魂术……怎么了?”

拼命向周榭眨眼示意的卢泽:“师傅,能不能先放我下来,这姿势我难受。”

“呵,”周榭不知为何冷笑了一声,摆了摆手将椅子放回了地面,“你真是我见过最特殊的半恶鬼人了。我刚刚说的这些,你不想试试吗?”

卢泽:我就是想,我的力量也不允许啊。

没有收到回复的周榭像是也想到了这点,“你的基础魂级虽然很低,但你是半恶鬼人啊,修炼天赋本就比别人高,甚至,比我们这些清魂师都高。清魂师……听起来倒是挺厉害的,但天赋也就比普通人类好一点点而已。族里勉强有点用的也就是那些斩了,在生界里让他们杀个几十人,勉强炼炼武器的器灵。对了,‘界’是什么你还不知道吧。”

周榭已经不去管卢泽奇怪的神色了,自顾自地说起,“‘界’其实就是高级点的造物术,根据创造者的想法能改变形态,像那些斩之前所待的灵界,关押恶人的生界,包括现在你所处的地界,都是我创造的。界能维持多久,形态有多稳定,全取决于创造者的力量。”

周榭说着挑眉看了看卢泽,卢泽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应和:“师傅真是太厉害了!轻轻松松就创三界!那些……普通人类,还有斩什么的,根本望尘莫及!”

“所以说啊,”周榭温和地拍了拍卢泽的肩,语重心长道,“修炼天赋很重要。你虽然输在了起跑线上,但你可以后期发育啊。那些斩,说起来个个起点都很高,但成长速度真的太慢了。号称最有天赋的关熙,到现在还没到80,更别提白放歌那废物了……枉费我一番安排,杀了个赵芙魂级也才到五十几……”

???卢泽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还是你让我比较期待啊,”周榭冲卢泽露出善意的微笑,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扩大了一点,“噢对了,明天好像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对吧。”

明天是贾文文的祭日。卢泽心里埋藏得很深的那道疤突然被人揭了开来,“你怎么知道?”

“原来是这样,”周榭看着卢泽骤然冷厉起来的目光,伸出手轻轻按在他的额头上,“痛苦的记忆太多也不是好事。要不,你先忘掉点吧。”

卢泽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来,身下是硬硬的单人床,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已经第二天了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昨天在那个小屋子里周榭好像说了自己天赋很高,比清魂师还高,之后……之后他还说了什么来着?卢泽努力回忆了一会儿还是空空如也。而且莫名的,他好像觉得这个空白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醒了吗,培训还没结束呢。”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