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安丞熙江御琛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对她,蓄谋已久完整版在线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小说非常火爆,御若了蓝的这本对她,蓄谋已久就写的超级精彩,主角是安丞熙江御琛,主要讲述了:【(双洁)调皮暴躁小撩精VS霸道腹黑退伍兵哥哥】安丞熙和江御琛领证了!对于这个又Man又帅气的老公,安丞熙却是‘上午领证下午就想离婚’的嫌弃,因为他冷得像个冰山、古板又直男、年纪还比她大很多。只是没出

安丞熙江御琛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对她,蓄谋已久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3章 老爷子装病

与此同时,江家老宅,很古朴的建筑风格,红墙绿瓦,颇有古代官家宅邸的韵味。

左院一楼的第一个房间内,门窗紧闭。

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坐在桌子边,桌上摆着几道菜。

江晚崇如恶狼扑食般横扫面前的食物。

管家林国华站在一旁有些不忍直视的提醒道,“老爷,您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

江晚崇边咀嚼嘴中食物,边含糊不清的说道,“饿死我了,你说御琛这孩子吧,啥啥都好,就是太孝顺了,昨天下午回来到,昨晚守了我一整夜,我晚餐也没得吃,宵夜也没看到,你看给我饿的,眼都昏花了。”

“可是老爷,这装病的法子也是您自己想的呀,怎么还能怪大少爷孝顺呢?”林国华的表情也是毫不掩饰的鄙视着。

江晚崇微怒,带些傲娇的小委屈,“不然呢?我装病是装病,我没叫他成天守着我啊。”

“那少爷他不是孝顺嘛。”

江晚崇放下筷子,忍不住抱怨一番,“你要说他孝顺,那从熙丫头满二十岁能领结婚证我就开始给他打电话叫他回来了,打了一年零四个月的电话他都不理我,这又是哪门子的孝顺?”

“我这不装病啊,他磨磨蹭蹭跟个千年老龟似的,孙媳妇没给我娶回来,熙丫头该嫌弃他老了,想当初指着四岁的熙丫头说长大了要娶来当老婆的也是他自己啊,结果他那次出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我这是在帮他。”

林国华无语的瘪瘪嘴,直翻白眼,行吧,您是一家之主,您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

不想拆穿,少爷忘没忘他自己心里清楚,就是您“皇帝不急太监急”而已。

“你又翻我白眼了是不是?”江晚崇锐利的目光突然直射过来。

林国华摇摇头,表情淡定,“没有,您看错了,快吃吧,饭菜要冷了。”

江晚崇半信半疑斜睨着他,终于还是收回目光重新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但又突然顿住,“对了,他们现在领得结婚证出来了没?”

“早出来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少爷他也许应该可能大概差不多就要到家了。”

江晚崇一听,不得了,加快了进食速度。

得吃饱这一顿,因为不知道下一顿什么时候才能吃上。

这装病的法子是他自己想的,要承受它所带来的后果,怎么也得再装一段时间的重症,然后再装作慢慢的恢复,到时候也就可以正常吃点东西了。

兵不厌诈,先偷摸着一阵子吧。

江晚崇将面前的东西全部吃完,汤也喝完,然后打了个长长的饱嗝。

他抚着肚子缓了缓,看着林国华,“老林,快点把这些碗撤下去,开窗,喷点空气清新剂散散味道,我得先去个厕所。”

说完,麻溜的站起来,向浴室小跑而去。

不愧是年轻时也当过兵的人,这都八十几了身子骨依旧硬朗得很,脚下生风。

瞧那稳健的小步子,这可和躺在床上虚弱得不能动弹,眼睛半虚眯,说话说几个字就大喘气的老头,不说一模一样,简直是毫无关系!

一切准备完毕,江晚崇钻回床上,还仔细检查了身上的衣服,怕刚刚吃饭的时候沾染了油渍。

他嗅了嗅,没问题,没味道,躺下去,拉上被子盖好。

装病想要进入状态,那得先从无力呻吟开始,“哎哟哟,哎哟哟~”

嘿,感觉来了,双眸虚眯,眼神迷离,半睡半醒。

林国华无语又嫌弃的看完这一整套戏码,然后拎着装有碗筷的篮子离开了房间。

他再回来的时候,老爷子可能是吃饱喝足,躺在被窝里暖暖的,竟然真的睡着了。

他把其他的东西恢复好,鞋子放到床底下,桌子和椅子又用抹布再擦拭一次,确保不会残留任何一滴油渍,然后连地上也顺带擦了擦。

觉得室内已经没有饭菜的味道了,再把窗户关小一些,留着点缝让空气流通。

他提着垃圾袋出去,刚刚扔进大门口的大垃圾桶里,江御琛的车就回来到了。

这孝顺的长孙也是二话没说,下了车就直接跑去江晚崇的房间。

见老爷子睡得安稳,他没舍得吵醒,轻轻的走到床边看了一眼,俯身拉好被子,再转身轻轻离开。

回到自己房中的江御琛换下了军装,将这套让人敬畏的军装平整的挂进了衣帽间的柜子里。

他把衣服口袋里的两个小红本拿出来,本想直接放进抽屉的,却又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

看着照片上女孩灿烂的笑脸,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浅浅的弧度,但是很快就压下来了。

拍照的时候,两个人毫无默契,靠不近彼此。

他倒是不介意,就是那丫头仿佛觉得他身上有刺一样,她勉强靠近了,摄影师一说可以了,她马上退开一大步。

但两人某些方面就很有默契,你不笑我也不笑,比比谁的脸色最冷。

摄影师说,“两位开心一些好吗?想想你们最开心的事情。”

然后她就露出了这样的灿烂笑容,那她当时想的是什么呢?

江御琛突然皱皱眉,察觉自己思绪乱了,他把结婚证放进抽屉里还上了锁。

他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不知道看的什么,表情很认真很严肃。

他好像很喜欢看手机,在车上的时候也是一直看,看的时候就只是手指时不时的向上滑动一下,只是手机里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也没戴蓝牙耳机,不像是在刷视频。

如果不看他手中的手机就只看他这副表情,让人觉得他看的是重要文件,难道用手机看文件?

可是电脑或者平板的屏幕不是比较大吗?

他为什么要把它们都扔在桌面上,然后用这个屏幕小到都没办法显示文档全部内容的手机呢?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伴随的还有手机在手里震动着。

江御琛像是被扰了雅兴一般,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他做了个深呼吸,似乎在压制怒意,然后才把手机放在耳边接听,板着脸不出声,就等着对方说话。

对方好像讲了很多,而他只是前面一声“嗯”,结尾也是一声“嗯”,便把电话挂了。

他眉头紧蹙着,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起身进衣帽间拿了件外套一边套在身上一边快速离开了房间,黑色越野车也很快离开了江家大宅。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