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容妧白启小说章节列表阅读,一抹晚香无弹窗在线看

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火爆上线,一抹晚香是由作者藤本月季所著,主角是容妧白启,讲述了:【又甜又虐+两兄弟争一女+入门不亏+女主身世强大+双向隐忍爱恋+男主超A】“你和我弟弟,做了什么?”他把她圈在怀里,又是哄又是欺负。“没,没什么”她颤抖着回答,此刻在她眼里,他的哄就像带着刀一样。他一

容妧白启小说章节列表阅读,一抹晚香无弹窗在线看

第2章 翟城

到达翟城,尉绛和容妧首先是被欢呼声所惊到,人群十分沸腾。 容妧掀开帘子,从缝隙中看见了翟城人民亲切真挚的脸庞,人群都想一睹城主夫人的芳容。看得出,白启这个城主当得十分成功,可以说,很受人民爱戴。

人群跟着接亲队伍进入了领主宫殿,今天领宫外殿因为城主结婚所以向外人开放。

“城主,恭候多时,欢迎回来。”一道好听的男声传来,像风一样缥缈。这是将军雾邃。

“嗯。”白启淡淡应了一声。

转身下马,向花轿走去。

他从来没见过容妧穿红色衣服的样子,只是一眼,他已经沉沦。牛奶般的肌肤穿上红色,是美得那样的明目张胆。他一直都以为她是白色纯净的铃兰,没想到,也可以像红玫瑰那样美艳。

掀开帘子,一片美好映入眼帘,早已娇羞得成红脸的尉绛埋下头不敢看白启,只有容妧淡淡地看着他,他也直视着她。他缓缓向她伸出手,容妧很想伸出手握住他,但她终究还是将尉绛的手放入了白启手中。

白启不语,眼底一丝淡漠闪过。

当他牵着尉绛的手出轿子时,容妧也扶着尉绛跟着出来。

人群一片惊叹。最先看见容妧的是雾邃,他眼底一片惊艳。

很明显,从容妧的打扮来看,她是陪嫁。人们惊艳于她的美丽,更惜叹于她的地位。

“她的皮肤,好白,好美。”人群开始窃窃私语。“是啊是啊,好罕见的美。”“怎么会成为陪嫁呢,虽然我承认,旁边的那个女子也很美。”“白城主太幸福了吧。”

一片感叹过后,人群被安顿下来,尉绛和容妧也进入了领宫内殿。

她们被分配到了两个院落。尉绛的贴身丫鬟是自己带来的,但是容妧没有,白启就给她安排了一个,虽然她一味强调了不需要。

“夫人,我叫桃娘,”这是一个充满灵气的女孩子。

容妧对她微微笑了一下,“桃娘,以后不用叫我夫人,我只是一个….”

“那不可呀,夫人,你是我们的夫人,还这般好看。”桃娘一直盯着容妧的脸,“夫人,你是我见过最好看,最特别的女子了。”

“特别?”容妧微微侧目。

“对呀,夫人的皮肤好白,好光滑。”说完,桃娘还伸出手又停止了,“夫人,我好想摸摸你的脸。”脸上已是一片红晕。

“你摸吧,没事的。”容妧禁不住莞尔。

桃娘像触碰神一样虔诚地轻捏着容妧的脸。发觉了才说“失礼了,夫人。”立刻弯下腰去。

“夫人,我去为你准备点心,可好?”

“嗯。”

等到桃娘走后,容妧起身转悠,这间房子装修典雅精致,还有淡淡的熏香。刚刚进来时只看见了院落,院落里还种了许多花花草草。

容妧心里想今晚白启肯定不会过来了,他一定是会陪在阿绛那里。虽然心里有些失落,但是……

她便起身想去院落转转,刚一开门,发现门前站立了一个男子,男子长得很好看,脸上带着一点点红晕,结结巴巴地说,“那个….夫….夫人,我叫雾邃,是城主的护卫,也是城里的将军,城主说,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吩咐我。”

“好呀。”容妧浅笑,刚刚在花轿里看见他时还是一脸有人欠他五百万的样子,像极了白启,现在却变得这般可爱。

“那…那我先走了。夫人尽管吩咐我就是。”

“嗯。”雾邃刚要走时,“雾将军,”容妧叫住了他。

“你可以帮我找点木槿花吗?”

“木槿花?没问题,夫人。”

雾邃很快为容妧找来了木槿花,原来在院子里就有这种花,只是刚刚没看见罢了。

“夫人,你快尝尝,这是我用院子里的茉莉花做的。”桃娘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进来,放在桌子上,“夫人,你在捣什么呀?”

“木槿花。”容妧将捣细碎的木槿花用手刨出,随即拉过桃娘的手,桃娘的手上有一大片烫伤的痕迹,容妧轻轻地敷上去。

“夫……夫人,好凉好舒服。”

“你这烫伤有几天了吧?”

“前天烫的,夫人,你观察得真仔细。”桃娘感觉眼睛湿润了。

“好了,以后天天用捣碎的木槿花敷一敷,会好的快点。”

“谢谢你,夫人。”

桃娘觉得这夫人是她见过最好的夫人了,人美又心善。

现在还是傍晚,天色还未暗淡,容妧出了房间,进到院子里,院子里种满了奇花异草,大部分是中草药。

身为一个医术爱好者的她,瞬间投入了这些草药中。

晚饭是雾邃带来的,说是婚席上的菜。

尉绛的房间里,等了许久才来一个女婢,恭敬地告诉尉绛说城主今晚不会来了,临时要处理公事。尉绛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要是他真的来了,她也会紧张,因为自己还没准备好。

另一边,一抹身影悄悄靠近容妧的院子,透过木窗,看到容妧安顺地低着头,处理着桌子上的草药,乌黑的长发柔顺之至,他很想上前狠狠摸一顿。

看了许久,直到她脱下红色嫁装,泡了澡回来,整个人身上都焕发着珍珠般的光泽,白启的呼吸乱了,他身体一僵,直至容妧上床休息,他才恢复过来,又悄悄地离开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