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白若雪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完结版在线阅读

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是一本悬疑小说,作者是枫炘钱江堤,主角是白若雪,主要讲述了:【古风+推理+本格+悬疑+神探+女主】父亲被卷入弥天大案,丢官罢职,郁郁而终。去世前将毕生断案经验著书,名为《昭雪录》,并叮嘱女儿:若无替天下百姓伸冤之决心,则切不可翻阅此书。为了替父伸冤,她义无反顾

白若雪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昭雪录之神断女提刑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4章 血色玉珏(四)大官人命丧黄泉

“刚才那个叫白若雪的女娃子是谁啊,聪慧过人,这案子三言两语就叫她解决了。”

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虞知县问起了身边的冯师爷。

冯师爷笑呵呵地捋了捋胡须,说道:“东翁有所不知,那女娃乃是前任严州知府白烈风的独生千金。”

“白烈风?”

听到这个名字,虞知县愣了一下。他只听闻当时的白知府被卷入了一宗大案,虽然最后洗清了冤屈,但还是落了一个过失不察之名,被免职罢官。白知府一生清廉刚正,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回归故里后没多久便郁郁而终。

“原来她之前也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难怪、难怪。”

之后他也没再多问,拉着冯师爷去后堂下棋去了。

这边李寡妇气呼呼地跑回家,将屋门一关生闷气;那边的张麻子却浑然不知,直到日上三竿才从床上爬起。

起来以后,他到灶台下方摸索了一小会儿,从里面取出一个荷包,装入怀中后便匆匆出门。

来到县城大街东侧的当铺“润升斋”,张麻子神秘兮兮地将荷包中的物件取出交予掌柜。

“掌柜的,你看这东西能当多少?”

掌柜的接过一看,是一块半个手掌大小的玉珏。这玉珏里边透着脏杂斑点,外面发糠发涩,刻着几个奇形怪状的图案,乃是下下之品。

掌柜的也不多说,只是朝张麻子伸出了一个手指。

“一千两!?”张麻子兴奋起来,声音也高了。

掌柜的摇了摇头。

“一百两?”他的声音明显变轻了。

“一两!”掌柜的冷笑一声,说道:“就这破东西,给你一两都算是嫌多的了。”

“你胡说!”张麻子自然不信:“这玉珏少说也能值五百两,你休想糊弄于我。”

“那你就去找个愿意出价五百两的去吧。”掌柜的也不愿多理会,将玉珏扔回:“爱上哪上哪去,趁早滚蛋,别耽误我做生意!”

张麻子面色铁青地走出润升斋,却险些被坐在门口要饭的小叫花子绊倒。他原本就心情不佳,这么一绊更是怒从心中起,抬起脚就要踹向小叫花。

那小叫花也算机灵,见势不妙赶紧逃走,只留下张麻子独自在原地骂骂咧咧。

小叫花跑出一段路后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沿着一条青石板路来到了郊外的土地庙。

这座土地庙已经常年失修,外墙面破旧不堪,庙里到处挂满蜘蛛网,土地爷的塑像都已经剥落褪色。

小叫花走进土地庙,轻声叫了一句:“易二哥,我来了。”

“小癞子?”

从庙中横梁上跳下一名戴着斗笠的青衣汉子,走到小癞子面前急切地问道:“那东西有消息了?”

“我也只是远远望了一眼,不是太确定,不过看上去挺像的。你把身上这块再拿出来让我瞧一眼。”

易二听闻后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布包,打开一看,里面竟包着一块与张麻子一模一样的玉珏。

小癞子拿起后仔细看了一下,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这样一块玉珏。”

易二得知后欣喜若狂,急忙追问道:“现在东西在谁手里?”

“是在一个叫张麻子的破落户手里。今日他去润升斋打算典当一千两银子,让掌柜的给轰了出来,正巧让我给瞧见。”

听完之后,易二沉默了片刻。对于他来说,张麻子手中那块玉珏的价值何止一千两。倘若放在平时,他岂会在乎这区区一千两银子,直接买下便是。但他目前逃亡在外,一时间还真拿不出这么多。想要直接杀人越货,又怕被官府盯上,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思虑片刻后,易二取出数张银票,抽出其中一张塞到小癞子手中。

“这事办得不错,这是赏你的。”

“谢谢易二哥。”看着手中的十两银票,小癞子顿时眉开眼笑。

“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办,要是办成了,还有赏。”

“哎,易二哥尽管吩咐!”

易二凑到小癞子耳边交待了几句话,随后将剩余的银票塞到他手中:“好好办事,好处少不了你。不过,你要是敢拿了银子就跑,我的手段你可是知道的!”

听到这句话,小癞子身上立即起了一股寒意,原本的笑容也不在了,只是忙不迭点头答应。

待到小癞子离开,易二重新跳上横梁躺下,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等待。

黄昏时分,县城最有名的酒家“得悦楼”里已是宾客满座。

从外面走进一人,高喊道:“小二!”

“哟,客官,里边请!”

店小二笑着迎了上来,但看清来者之后脸就一下子垮了下来。

“我说怎么又是你啊,张麻子。”他的脸上满是不悦:“上次欠的一两三钱银子都还没给呢,去去去,别来这里碍事!”

“狗眼看人低是吧?不就是一两三钱的银子吗,本大官人今儿个有得是钱!”

说完,张麻子昂起头从怀中摸出一张银票往店小二手中一塞:“给!”

店小二接过一看,居然是一张五两的银票,顿时眉开眼笑。

“怎么样,够不够?”

“够、够,余下的吃桌酒席都够了!”他赶紧将张麻子往里引:“张大官人,这边请!”

张麻子坐定后要了半只烧鸡、一盘软兜长鱼,又要了一壶好酒,开始自饮自斟。

酉时一刻刚过,天空开始下起了绵绵秋雨,气温逐渐下降。

张麻子开始还气定神闲地边吃边喝,但眼看着外边的雨越下越大,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好在戌时不到的时候,雨渐渐停下,他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神色,甚至还轻声哼起了小曲。

待雨停后,张麻子将手拍干净,沿着大路朝城西走去。殊不知,身后有个黑影正悄悄尾随其后。

走过文康桥后,他向南拐进了一条小路。走了没几步就觉得尿急,便靠着树边解决了一下。

等张麻子走出来正在系裤带的时候,从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

“唔!唔!!!”

他想要拼命挣扎,却感觉胸口一阵剧痛,接着视线越来越模糊,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黑影喘着粗气,刚想将张麻子的尸体拖离此地藏匿起来,却惊觉附近传来了脚步声。

“是谁在那儿?”有人提着灯笼往这边走来。

黑影连忙惊慌失措地逃离了现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