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江月章显之小说章节目录阅读,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在线看

2022最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主角是江月章显之,作者是识海先生,主要讲述了:“江家百味馆中又出新菜色了,上次的麻辣鸭头吃得真的太过瘾了!”“青枫浦有三绝!青浦江的月亮,江家百味馆的美食,江家的三姑娘江月。”江落月再醒来后就变成了江家的三姑娘江月。只是,这具身体怎么病歪歪的,她

江月章显之小说章节目录阅读,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在线看

第7章 酱香面

第二日一早。

江落月是被饿醒的,她坐起来看向外面,发现外面的天才蒙蒙亮。

江落月穿好衣服就出去了,她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发现院子里乱七八糟的。

江富贵一家昨晚就搬走了,只是这家里能用的东西,也全被他们带走了。江落月看了一下,就连门闩和窗户也被卸下来带走了。

江落月轻笑了一下,就走出了院子。

她沿着村子里的路走了一圈,在经过村东头的一块地时停住了。

地里有个老头,正弯着腰往土里不停地撒种子。

江落月观察了他一会,发现他撒的是黄豆的种子。她觉得很奇怪,这里的人不都是农民吗,怎么连地都不会种。

江落月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但她的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江落月捂住肚子,叹息了一声。哎!昨晚那个菜饼子,早就被消化完了。

他们的马车上也没有吃食了,要是再不找点吃的,估计她就得饿回以前的江月了。

江落月转动了下脑筋,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主意。

江落月抬腿往前面的地里走去,“老伯,你是在种黄豆吗?”

正在埋头干活的老人家,听到声音后直起了身子,往江落月看去。

“唉?你不是江禀呈家的姑娘吗!”

江落月没想到他认识自己,她有些疑惑地问道:“老伯,你认识我吗?”

老人呵呵一笑说道:“当然认识,昨天晚上,我和我家孙子去你们那凑了会热闹。你们家的事解决了吗?”

江落月一副了然的样子,回答道:“已经解决了。”

“老伯,你为什么要这样种黄豆?”

老人有些奇怪的反问道:“黄豆不都是这样种吗!”

他说着,回头看向自己的后面,又问道:“难道我哪里做错了?”

江落月见他是真的不知道黄豆的种法,就开始实行起自己的计策。

“老伯,你这样种的黄豆每年能收多少豆子?”

老伯以为是小姑娘家好奇,也没在意,直接回答道:“一亩地也就收个五六十斤吧。”

江落月眼睛睁大,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五六十斤!那你这种子得用多少斤?”

“一亩地二十斤。”

“老伯,那你一亩地才能收三十斤的豆子啊。这会不会太少了。”

老人倒是没觉得少,其他人家的黄豆也都是差不多的收成。“这些不少了,别人家的豆子也都是这些产量。”

江落月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在明都时,看见那些庄园里的黄豆,一亩地能收八十斤呢。”

老人眼神一亮,急忙问道:“丫头,你说的是真的吗?”

江落月认真地回道:“当然是真的,以前我经常去那些庄园里游玩。是那些佃农们亲口跟我说的。”

“那你知道,他们是怎么种的黄豆吗?”

江落月点头应道:“知道啊,我看到过他们的种法,和老伯你的方法不一样呢!”

老人这下更激动了,“丫头,那你能告诉我,他们是怎么种的黄豆吗?”

江落月拧了拧眉头,好像在思考。

老人有些着急地问道:“丫头,你怎么不说话了?”

江落月捂了捂肚子,一脸单纯地说道:“老伯,我实在太饿了,有些想不起来了。”

老人有些急了,“那你快去吃点东西,走,我陪你去。”

江落月站在那里没有动,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老人。“老伯,我们家没有吃食了。我爹说,等我们离开月牙村后,再去给我们买点吃的。”

“那怎么行,你要是走了,那还怎么告诉我!”

江落月没有说话,但她的肚子倒是很给力的叫了起来。

老人见她是真的饿了,他的眼珠转了转,接着说道:“丫头,我是镇上杨地主家的管家,我姓姜。要是你能告诉我种黄豆的方法,你想要什么吃食,我都可以给你。”

江落月依旧是一副单纯的样子,问道:“真的吗?”

姜管家连忙点头应道:“当然是真的,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就去给你拿。”

江落月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说道:“我想要些面粉和鸡蛋,还有葱和调料。”

姜管家见她要的都是些寻常食材,直接点头答应道:“好,我这就去给你拿。”

江落月见早饭有着落了,开心地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姜管家抱了一堆食材来给了江落月。

“丫头,东西都给你了,你是不是该告诉我种黄豆的方法了。”

江落月接过食材,兴奋地回答道:“老伯,你起这么早一定还没吃早饭吧!不如我做些吃的给你,等吃完了,我再告诉你种黄豆的方法。”

姜管家被她一说,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他想反正也不急在这一会,于是就点头应道:“行,那你赶紧去做吧。”

“老伯,我家里没有锅碗,前面就是周伯伯家。要不我去他家里做吧!”

姜管家抬头看去,正好看见周文生走了出来。

“行”

“老周,哎!”

他说着就拎起食材往周文生家走去。他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喊江落月。

“丫头,快过来啊。”

周文生听到姜管家喊他,转头看向他。“姜管家,你又来种黄豆了?”

姜管家和周文生说明了情况,就让江落月去做饭去了。

江落月来到周家的厨房里,她看了看姜管家给的食材,决定做个酱香面。

她先和好了面,把面条切了出来。然后就准备点火。

幸好江落月曾经见过乡下的土灶怎么用,她研究了一会,就点燃了灶火,开始做酱香面。

她先打了几个鸡蛋,摊了个厚厚的鸡蛋饼,然后把鸡蛋饼切碎了,放在盘子里备用。

接下来,她又起锅烧油,等油烧到五分热时,把火撤了,改成小火。

江落月把黄豆酱倒进油里,开始小火炒了起来。不一会,一股浓郁的香气就飘散出来。

等酱炒好了,江落月就把酱盛到碗里备用。然后开始煮面条。

面条煮好后,她先把面捞出来放到大碗里,然后撒上鸡蛋碎和炒酱,再舀上两勺热汤一激,鸡蛋的香气也立刻散发出来了。最后撒上一把葱花,一碗酱香面就完成了。

江落月先做了两碗出来,端给了周文生和姜管家。

姜管家在江落月炸酱时,就被香气给馋的直流口水了。

他看到江落月端着面出来,使劲嗅了嗅。“诶呦,丫头,你这是做的什么好吃的。怎么这么香!”

江落月笑着把面放到桌子上,“这是酱香面,老伯,周伯伯你们先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姜管家和周文生点了点头,就拿起筷子,开始吃起了面。

姜管家一边吃着,一边不住点头。“嗯嗯,好吃。丫头,你这面太好吃了。面条既有嚼劲,又不会太硬。”

“比县城里那闻香居里的面都好吃。”

周文生也忍不住赞美道:“是啊,这面跟平常吃的都不一样。好吃!”

江落月见他们喜欢,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回去接着做自己一家的早餐了。

江落月做好了一家人的面,然后跟周文生借了个大木盆和桌椅板凳之类的。就回江家去了。

她回去之前,把种黄豆的方法告诉了姜管家。姜管家高兴地帮她把东西都搬到了江家去。

江瑾和江瑜是被一阵阵香气给馋醒的,江瑜睁开眼睛,一只手揉了揉还模模糊糊的双眼。

“什么味道啊?好香啊。”

江瑾也爬了起来,闻了闻。

“嗯,好香。可能是娘做早饭了吧。”

江瑜一听有吃的,骨碌一下就爬了起来。

“早饭!我都饿死了。我要去吃早饭。”

江瑾看着他蹭蹭几下就穿好了衣服,然后拖拉着鞋就往外跑,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江瑾看向旁边江禀呈的位置,发现江禀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

江瑜跑出屋外,他一边提着鞋子,一边喊道:“娘,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好香啊!”

这时的月牙村正值夏末,早晨的温度有些凉爽,却不会冷。

江落月听到江瑜的声音,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江瑜一边跑着,一边用手提鞋的样子。

“哈哈,你这是屋里着火了吗,怎么连鞋都没穿好,就跑出来了!”

江瑜本来以为是林梅,没想到却看到了江落月。

“三姐,怎么是你啊?娘呢?”

“娘还没起呢,我做了酱香面,你要不要先尝尝?”

江瑜看到院子里放了一个小木桌,木桌上摆着一个大木盆。木盆虽然盖着盖子,但他还是闻到了诱人的香气。

他走到木桌旁边,使劲嗅了一下。“啊!好香啊!三姐,你从哪里弄来的面?”

“我做的啊。”

“啊?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现在不就知道了。好了,你先去叫大哥。”

“然后再洗漱一下,那边有水。我去叫娘她们。”

江瑜眼神还在盯着木盆,他“哦”,了一声,就去喊江瑾了。

“大哥,快出来啊,三姐做了面,可香了。”

江落月本想去叫林梅她们,但她还没起身,江琦的声音就传来了。

“什么面!我也吃。”

江琦一边喊着,一边往这边跑。林梅和江蕙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林梅看到江落月准备的早餐,有些惊奇地看向她。

“月儿,这些都是你做的?”

江落月朝她甜甜一笑,回答道:“是啊。”

林梅有些疑惑地问道:“我记得这里的东西都被搬走了。你这些桌椅板凳都是从哪里来的?还有这些吃的?”

“这个啊,是我换来的。哦,桌椅板凳是借的周爷爷家的。”

“早上我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发现村东边有个老伯在种黄豆。他说他是杨地主家的管家。”

“以前我看书时,正好看到过一种可以让黄豆增产的方法。我就是用这个,跟他换了一些面粉和鸡蛋,他还给了我一些黄豆酱和调料。”

“然后,我就借用了周爷爷家的灶台,做了这些面。”

林梅还是觉得有些讶异,她这个小女儿一向娇弱的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伶俐了。还学会了做饭。

林梅仔细打量了江落月一番,发现并没什么奇怪的地方。这就是自己的女儿啊。

江落月见林梅看着她发呆,有些心虚起来。难道她看出自己不是她的女儿了。

“咳……娘。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江蕙低笑一声,“小妹,你以前一直都不爱说话,还总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现在,不但人活泼了,还学会了做饭,娘当然会觉得奇怪。”

江落月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哈……以前我总是生病,身上总是没有力气,所以才不爱说话。现在,我的病好多了,所以就有力气说话了啊。”

江琦也看向江落月,“咦!小妹,你的病真的好多了。以前你总是病殃殃的,自从上次你的病好后,你的气色就好起来了。说话的声音都大了。”

林梅也发现了,“的确是,我们还担心你会因为上次的事受到惊吓,再大病一场呢,没想到你的病不但好了,身体也比以前更好了。”

江落月嘿嘿一笑,心想当然比以前好了。以前的江月是个小鸟胃,每天就吃那么一丢丢东西,身体能不弱吗!

这些天,江落月虽然没吃什么山珍海味,但她都吃的饱饱的。身上有了力气,看上去当然气色就好了。

再加上江落月在现代时,曾学过一些中医按摩术,这些天,她都给自己按摩穴位疏通脾胃。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身体轻松了很多。

“你们在干什么呢?”

江落月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就听到江禀呈的声音传来。她急忙走上前去。

“爹,你回来了,赶紧来吃饭吧,不然面要坨了。”

江禀呈看着小女儿甜美可人的样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月儿的身体好了,这性格也越来越活泼体贴了。果然,女儿都是爹的贴心小棉袄。”

江落月内心有些尴尬,但表面却还维持着微笑。

“呵呵,爹,只要你不怕热就好。你可是有三个小棉袄呢。”

江禀呈笑着摸了摸江落月的头,“你啊!”

林梅和江家几个姐弟也都笑了起来。

江落月看着这和谐的一幕,突然感觉在这里还是挺幸福的。

在现代时,她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孤儿。虽然有个院长阿姨疼爱她。但她们毕竟没有血缘关系。

来到这里后。江落月突然多了这么多血脉相连的亲人,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有些奇怪,也有些开心。

“爹,娘。我们还是先吃面吧。不然面坨了就不好吃了。”

江落月说着,走到桌子前,打开了盖子。一股香气迎面袭来。

江瑜深吸了一口气,“啊!三姐,太香了。我们赶紧吃面吧。”

江禀呈去洗漱了一下,江家人就围坐在小桌子四周吃起面来。

江琦一边吃,一边还不忘评价。

“嗯,小妹,你的手艺真的太好了。这面看起来很普通,怎么吃起来这么香啊?”

江落月抬头看了她一眼,回道:“因为平常吃的面都是清汤面,没什么调料。今天的面叫酱香面。”

“我放了一些炸酱和鸡蛋在里面,所以吃起来就会很香。”

江瑾也夸奖起江落月来,“三姐,你做的酱香面比祺祥居的打卤面还要好吃。”

祺祥居是明都城最大的一个酒楼,是一些富贵人家聚集吃饭的地方。

江瑜也跟着应和道:“嗯嗯,三姐,以后我们开个饭馆吧,你做的饭肯定有很多人喜欢吃。”

江落月突然眼睛一亮,对啊!她可是会做很多现代的美食。这些在古代可都是没有的。

“小弟,你说的这个主意好像不错啊,我还会做很多吃食呢,要是开个饭馆,那以后我们就不愁没钱花了。”

江琦点头赞同道:“我同意,小妹的手艺这么好,要是开饭馆,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吃。”

就连平常话不多的江蕙也点头表示了赞同。

江禀呈看着这几个孩子聊的起劲,无奈地笑了起来。

“你们真的想开饭馆?做生意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林梅也应和道:“是啊,月儿。虽然你做的面好吃,但开饭馆不能只卖面啊。我们都没有经验,也帮不上你。”

江禀呈和林梅虽然是富贵出身,但他们对孩子都是宠爱较多,一般孩子提出的意愿,只要不会违背道德,他们都会愿意满足。

江落月的创业想法已经明确出来了,她甚至连卖什么都想到了。

“娘,我会做的东西可多了,等回头我多做几样给你们尝尝。要是你们觉得好吃,那我们再开饭馆。”

“至于经营方面,我看过很多这方面的书,我相信我可以做好的。”

江禀呈和林梅对视一眼,林梅还是没忍住提醒她道:“可是开饭馆需要钱,我们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哪里有多余的钱来开饭馆呢。”

江落月差点忘了,做生意是需要资金的。她凝眉思考了起来,有什么方法可以快速挣钱呢。

江禀呈看她坐着不说话了,以为她是因为不能开饭馆难过了。于是安慰她道:“月儿,你放心,爹会去找份差事来做,等攒够了本钱,就给你开个饭馆。”

江瑜也跟着应和道:“三姐,还有我,我会写信,以后我去替别人多写点信,赚钱给你开饭馆。”

江瑾虽然比江月小一岁,但他一直都很爱护这个娇弱的姐姐。

“三姐,你不用担心,我们家这么多人,很快就能赚够钱的。”

江落月没想自己就发了会呆,他们就都安慰起自己来了。以前遇到事情时,都是自己想办法来解决,现在突然有了家人做后盾,她竟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江落月笑着回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努力,先挣钱。”

一顿早饭吃的很温馨。吃完饭后,江禀呈带着一家人去江家祖坟祭了祖。然后就收拾了东西往青浦镇上去了。

江禀呈把桌椅板凳都还给了周文生家,顺便跟他们和江族长家告了别。

他们走时,村子里的人大都下地去了。所以没什么人看到他们离开。

江落月坐在马车上,一直思考着怎么能快点多赚些钱。

她想了很多种方法,最后选了几个比较合理的方案。

第一个方案就是去酒楼里卖方子,江落月想了几个比较受大众欢迎的菜式。

这里是南方,气候比较湿润,这里的人应该比较喜欢吃辣的。

江落月眼神一亮,朝林梅问道:“娘,你们吃过辣子吗?”

林梅有些疑惑,“什么是辣子?”

“就是一种红红的,吃起来特别辣的东西。它还有个名字叫辣椒。”

林梅摇了摇头,“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东西。月儿,你是从哪里知道有这种东西的?”

江琦也有些好奇地问道:“小妹,你说的辣椒是吃的吗?好吃吗?”

江落月见她们都没听说过,觉得可能没戏了。她神情立刻蔫了下来。

“是吃的,以前在书上看见过。至于好不好吃,那得吃过才知道。”

江琦听到是吃的,又急忙问道:“小妹,那你会做辣椒吗?什么时候做了给我尝尝啊?”

江落月有些无奈地说道,“二姐,这里有没有辣椒我都不知道。要是有的话,我再给你做吧。”

不管这里有没有,反正应该是不常见的。

江落月只能先放弃了跟辣椒有关的吃食,看来,她还得再想几个其它菜式。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