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欧言舞玉在哪看,小哥哥牵手嘛完整版阅读

流兴雨的小说小哥哥牵手嘛火爆上线,主角是欧言舞玉,主要讲述了:“女孩子,一定要矜持,”“我真的很喜欢他,”“女孩子家家的,喜欢也要憋住,”“太喜欢了,”“有多喜欢?”“很喜欢,非说不可,”“谁啊?那人是谁?”“你啊(。・ω・。)”

小说欧言舞玉在哪看,小哥哥牵手嘛完整版阅读

第8章 大忽悠啊

“各位,这次会议强调的事情,务必要认真对待,不要当做儿戏。”欧言站在主席台,他西装革履,这就意味着,这次的会议意义重大,“作为我公司的艺人,一定要铭记公司的宗旨、戒律、教条。”

鹿鸣不用想也知道,这次的会议肯定和那个项目有关系,最近总有人造谣公司里有艺人要单飞。欧言这样做也算是打了一针预防针。不过在鹿鸣看来,公司旗下那几个有些跳脚的艺人就是糊涂,离开了欧言哪里会有更好的资源,他们还是太年轻,总以为欧言能做到的事情,他们也能,这自信真是来得莫名其妙的。

但是鹿鸣对这些事情没有兴趣,他现在只对舞玉和欧言的关系感兴趣,想着舞玉傻呵呵的样子,再看看欧言,鹿鸣真是觉得欧言也太不挑了,多少人想搭上他,他却挑了这么一个人。鹿鸣看着台上的欧言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搞清楚欧言和舞玉是什么关系。

舞玉可是他发现的唯一一个和欧言有关系的女人,而且还是有欧言私人联系方式的女人,想想就觉得他们关系不简单,毕竟到现在鹿鸣也没有欧言私人的联系方式。

散会后,鹿鸣被华姐叫到了办公室。

华姐打开天窗说亮话,“有新安排了,”

“早猜到了,”鹿鸣手插口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快说吧,我还得回去补觉呢。”

华姐说:“你师弟元易要推出新歌,需要你去串场,拍MV。”

鹿鸣无语的看着华姐,“就这点事?”

“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鹿鸣:“就这点小事还把我叫到办公室?”

华姐还有些顾虑,“你答应了?”

“答应,干嘛不答应呢,”鹿鸣平静的说:“带带新人而已,欧总的意思,我懂,放心。没事,我先回去了。”

“嗯,行程安排已经发到你邮箱了。”

鹿鸣挥挥手,“回见。”

舞杰开着车,特意放慢速度,尽量保持平稳。

“爸爸真是没看错你啊!”坐在副驾驶上的舞爸爸欣慰的对舞杰说:“看到公司上上下下被你管理得井井有条,我也就可以安心退出了。”

“爸,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舞杰反而有点惭愧,“如果当初不是我不懂事,也不会把您气出病来,现在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再让您和妈妈操心。”

“放心,对你啊,我和你妈妈是一百万个放心,不过就是你妹妹有点让人头疼,”舞爸爸无奈的笑着,这老来得女,打不得骂不得,现在想想以前对舞玉确实娇惯了,“你也知道你妹妹的情况,我和你妈妈实在是束手无策,”

“爸,您也别太担心,妹妹有我看着呢,再说了小玉也不调皮,就是小时候被保护得太好,没有接触社会,把什么事情都想得太美好,现在慢慢让她去接触,在外面碰壁了,就会乖乖回家的。”

“你做事,我放心,不过,你那个朋友呢,你交代清楚没,你妹妹可是吃软不吃硬,要哄着她点。”舞爸爸不知不觉中又开始担心,“小玉很少和人接触,你要和你朋友讲清楚,别让她在外面受委屈了。她如果真的想拍戏,我们各自退一步,就投资个影视公司,让她在自家公司拍戏,这样安全些。”

“放心吧,爸,没事的,”舞杰理解父亲的担心,安慰他说:“我那个朋友,是专业的,我们已经沟通好了,您放心。再说了,妹妹不能总是被放在温室里,她也需要去经历些风雨,这样才能成长,”

舞爸爸点头,干笑一声,“这道理都懂,不过小玉是在爸爸妈妈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就这样放手,难免会担心,尤其是你妈妈,如果知道小玉在外面受委屈,肯定心疼死。”

“我知道,你们尽管放心,我心里有数的,”舞杰对舞爸爸笑了一下,“妹妹也是我的宝贝,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舞爸爸露出满意的笑容,“好,相信你。”

“妈,”舞玉看见车子进了院子,“爸爸和哥哥回来了!”

舞妈妈听着舞玉欢快的脚步声,说:“你慢点跑,别摔着!”

“知道了!”舞玉打开门,正好碰上他们,激动扑到舞爸爸怀里,“爸!你终于回来了!”

舞爸爸拍拍舞玉的后背,“这才几天没见嘛,这么想我啊?”

“当然了,”舞玉挽着舞爸爸的手,“爸爸对我那么好,这次一定有给我带礼物对不对?”

舞爸爸和舞杰相视一笑,说:“礼物是有的,那要看你在家乖不乖咯,”

“乖,可乖了!”舞玉看着舞杰,“哥,你说是不是?”

舞杰脱下外套,丢给舞玉,挽着袖子,准备去厨房帮忙,“乖,你最乖了。”

舞爸爸笑着从包里拿出一条项链放在舞玉的手里,“这条项链叫北极星的守候,送给小玉啦,”

“哈哈,谢谢爸爸!”舞玉给舞杰挂上外套,戴上项链,得意的凑到舞杰面前,“看看,老爸送的礼物,是不是很漂亮,”

舞杰端着菜,躲开她,“好看好看,你戴什么都好看,大小姐,你肚子不饿吗?还不赶紧洗手吃饭,”

“不饿,这么漂亮的项链,明天一定要戴着去上班,”舞玉摸着镶着细碎钻石的天鹅吊坠,“哥,很好看的,是不是?”

“是。可是我很饿。”

舞妈妈拿着筷子走过来,对舞玉说:“别玩了,赶紧洗手吃饭啦,妈妈做了你最爱的无须珍鱼。”

“谢谢妈妈,我马上去洗手。”

他们看着舞玉美滋滋的样子,都笑了,这小玉还是很好哄,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呢?”舞玉趴在床上,盯着手机,“没错啊,上次就是这个时间段打过来的嘛,是不是忘记了?”

她翻身躺下,嘀咕着,“那要怎么办?我主动打过去?会不会吵到人家?再等等,再等五分钟,再没有打过来,我就主动一点。”

欧言刚洗好澡,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向沙发,坐下后,脑子乱糟糟的,他重重的叹气,想让自己冷静冷静。

舞玉忍不住打电话。

欧言看到来电显示还纳闷,这么晚了,舞玉打电话过来干嘛?但他还是接了。

“喂,”

“喂,”听到欧言的声音,舞玉激动的坐起来,“老板,我是舞玉,”

欧言:“知道。有事吗?”

“老板,是这样的,您说要我等电话,我看现在也不早了,所以就给您打电话了,没打扰到您吧?”

“没事,”欧言躺在沙发上,“说吧,你有什么事?”

“我没事,就是想问问老板,您明天有什么安排,我提前准备着,”

“明天还是拍广告,地址我一会儿发给你。”

“又是拍广告?”舞玉失落的唉声叹气,她又变成打杂的了。

欧言听出了舞玉的失落,“怎么?你不愿意?”

“嗯、不是、不是,”舞玉紧张的揪着睡衣,“我是觉得怎么你能当老板了,还是天天拍广告,老板不应该多休息吗?”

欧言笑了一下,问,“你是说天天待在办公室,然后签合同?”

“不是吗?”舞玉打了个哈欠,脑子迷迷糊糊的,“我看电视剧里的老板,一天天可清闲了。”

“嗯,那样也挺好的。”欧言也觉得困了,说:“明天不用太早。但也别迟到,九点半之前到。”

“好的。”

“嗯。”

“老板,明天见。”

“嗯。”

米甜回到出租房一直没有等到舞玉的电话,越想越气,最后给好姐妹打了电话。

“你说她是什么意思?”米甜不满的发泄着,声音里充满愤怒,“不给我打电话,也不帮我忙,”

电话那头的声音夹着丝丝的窃喜:“谁知道呢,或许她本来就没有你说的那样傻,精明着呢。你也不想想,欧言会要一个傻瓜跟在身边碍手碍脚吗?”

米甜咬牙切齿,“你是说,她在故意玩我呢?”

“这谁知道呢,可能是你套近乎的样子太明显了。”

“呵,然后不是为了靠近欧言,我才懒得理会那个傻子,还被她摆了一道。不管怎么样,我就不信了,还有我搞不定的,米甜阴沉着脸,冷冷问,“你安排好了吗?这次靠谱不?”

那人略微顿了一下,“放心,这回绝对靠谱,一定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你可不能爽约哦,”

“知道,”

“好了,别惦记了,”

“嗯。”

天色亮起。

舞玉从床上惊起,完蛋起晚了!

舞杰没打算叫她,悠然自得的吃完早餐,刚起身准备走。

听见从楼上传来的急促脚步声。

“啊,我起晚了!”舞玉跑下来,对着舞妈妈和舞爸爸打招呼,“爸妈,早上好!”

说完就赶紧喝了一杯牛奶,拿着一块面包,跟上舞杰,“走吧,哥,我准备好了 ”

舞妈妈和舞爸爸异口同声,“不着急,慢点,”

舞玉摆摆手,“爸爸妈妈拜拜,”

“送你去上班,我会迟到的,”舞杰开始打算盘,“要不,你先和我去公司,然后我再送你,”

“不用的,”舞玉慢条斯理的撕开面包,“我今天去的地方跟你一个方向,走吧,谢谢哥。”

“行,”舞杰只能发动车,问,“你不去公司上班,去那里干嘛?”

“陪老板拍广告呗,”舞玉不高兴的嚼着面包,“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舞杰不懂,“搞错什么?”

“我是想去演戏嘛,可是现在看起来,我好像一个杂工,除了拍戏,什么都干,”舞玉困惑的看着开车的舞杰,“怎么感觉我不是要去拍戏呢?”

舞杰忍住不笑,继续忽悠,“你老板在干嘛?”

“老板天天拍广告嘛,”

“这就对了,你老板合作的都是世界级的顶级品牌,让你跟着去,是为了你能够学习经验,感受大片、大制作的熏陶,你要明白老板和哥哥的一片苦心嘛,”

“可是我现在干的事情就是去片场,陪老板拍广告、陪老板吃饭,什么也没感觉到,哪里有什么熏陶?”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记住,成功不是一步登天,谁也不能去了就当上主角,有些事就是你成功路上必须干的,知道吗?要有耐心,你要明确一点,欧总是专业的,他知道怎么样才能培养一个巨星,你看看鹿鸣,他不就是欧总培养出来的吗?再说了,我是你哥哥,我会害你吗?”

“嗯,好吧,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了,”舞杰继续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现在所有的一切就是你准备的过程,要多一点耐心,遇到机会也要去争取,知道吗?”

“嗯,谢谢哥。我到了,”

舞杰看了看这家全球连锁的酒店,点头,“去吧,下班,给我电话。”

“好的,哥,再见,小心开车。”目送舞杰离开,舞玉抬头望着酒店的招牌,简单庄重,一看就不简单,不过就一个酒店而已,也要拍广告?

舞玉走过去,门童恭恭敬敬的看着她。

“你好,”舞玉朝其中一个人走去,问,“我想问一下,欧言先生到了吗?”

门童微笑着点头,“女士,请您去前台询问。”

舞玉笑笑,“好,谢谢。”

在前台的带领下,舞玉到了预定的房间。

服务员:“女士,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欧先生很快就到了。”

“好的,谢谢,”舞玉进了房间,里里外外看了一圈,这个房间确实不错,面朝大海,采光好,也足够宽敞,布置典雅不花俏,隔音好,基本上听不见门外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杨哥到了。服装也送到了。

“杨哥,早上好,”舞玉乖乖的问好。

“来挺早啊,”杨哥笑眯眯的看着舞玉,他觉得舞玉面容姣好,如果好好打扮一下,也是个美人。“老板,叫你来这么早的?”

舞玉摆手,“不是,我自己想早点来,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你别紧张,”杨哥笑着,和蔼可亲,“放心,我比老板好相处。”

“老板也挺好的呀,”

“老板这个人确实很棒,不过呢刚开始相处起来比较棘手,就像酒一样,”

舞玉疑惑的摸着圆润的下巴,“像酒一样的人?”

“嗯,乍一喝辣嘴,时间长了就是温润绵长。”

“哈,好有意思的比喻,”

欧言推门进来,看他们脸上带笑,随口说了一句,“聊得不错,”

舞玉惯性挥手,“老板好,”

杨哥与相视一笑,问欧言,“准备开始吗?”

欧言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跟着瞟了一眼舞玉,点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