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荣宠医妃:皇叔你家萌宝又翻天了小说洛华年百里修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荣宠医妃:皇叔你家萌宝又翻天了,作者是蝶音妙,主角是洛华年百里修,主要讲述了:【双洁+虐渣爽文+男女强+萌宝】前世遭人算计,被满门抄斩,还连累了皇叔陪葬。一朝重生,洛华年身怀绝世医术,虐渣打脸毫不手软,欺她者一个也休想逃!为免皇叔再因她而死,洛华年有多远躲多远。好在人人都言皇叔

荣宠医妃:皇叔你家萌宝又翻天了小说洛华年百里修完整版阅读

第7章 皇叔遇刺

原本打算重生之后扭转前世的悲剧,却没想到别的事情未能扭转,反倒先扭转了自己的命运,未能等到满门抄斩便死了。

早知如此,她该在那个山洞里抱一抱皇叔,和他说几句话,不该装出冷漠无情的样子,在他还未醒来之前便离开。

不过,如今她再次成了鬼魂,不知能否见到她的师父朱鹤道人。

朱鹤道人早已得道,上次她死后,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鬼,但在朱鹤道人眼里,她跟活生生的人没有两样。

她像朱鹤道人的其他徒弟一样生活,一样学习医术,就那样度过了十八年,以至于她早已忘了自己只是鬼魂罢了。

洛华年原以为可以一直呆在朱鹤道人身边,却不料竟然重生在了自己身上。

她就那样突然离开,不知道师父找不到她,该有多着急。

骤然之间,彻骨的痛意袭来,洛华年心头不禁猛地一震,急忙摸向了自己的脉。

脉搏尚在跳动着,她还活着!

洛华年立刻便从玄医戒指里配了药,给自己打了一针,而后拿出药膏,打算涂抹伤口。

正发愁如何才能抹到后背时,门突然被人轻轻推开,紫衣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小姐,你还好吗?”紫衣压低了声音,带着哭腔,问着洛华年。

“我没事,你带火折子了吗?”洛华年问道。

“带了。”紫衣拿出火折子点亮,洛华年便让紫衣为她上药。

紫衣一边小心翼翼地为洛华年上药,一边说着外面的情况:“敏慧郡主还未醒来,太医已经给她用过了药,贵妃娘娘和太医都在她床前守着。”

“许氏是最不希望敏慧郡主醒来的人,你帮我盯住,绝不能让许氏找到下手的机会。”

紫衣愣了愣,以前洛华年称许氏为姨娘,如今为何一反常态,竟直呼她的姓氏?

不过紫衣马上便想通了,许氏把她家小姐害得这么惨,直呼她的姓氏又怎么了?没用动物的名字称呼她,已经很好了。

换作寻常百姓,只怕更难听的称呼都叫了出来。

紫衣便说道:“小姐放心,贵妃娘娘又调了好几个侍卫过来,许氏没有机会下手。”

“只是苦了你了,今晚你要在柴房呆上一夜。小姐,万一敏慧郡主醒不过来,我们可怎么办才好?”

“紫衣,你可听说松山道上有人遇刺?”方才洛华年醒来的那一刻,最为遗憾的便是未能抱一抱皇叔,未能和他说上几句话。

说到底,她心中是在意皇叔的。也不知道皇叔有没有听她的话,绕道松山道,不确定一下洛华年无法安心。

“倒不曾听说松山道上有人遇袭,不过你晕过去后,我去给你买药时,听药铺伙计说有人在碧水道遇刺,流了好多血,把他家最好的止血药材全买光了……”

“碧水道?”洛华年闻言不由大惊。

从那座山上回京城,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松山道,一条是碧水道。

难道即便是改了道,也依旧避不开刺杀吗?

“紫衣,我得出去一趟。”顾不得想太多,洛华年匆匆起了身。

她已经给自己打过一针,所以纵然身上还是散了架一般蚀骨的疼,好歹勉强可以走路。

“小姐,你伤成这样要去哪儿啊?”紫衣心疼得不行,立刻扶住了洛华年。

“我必须出去。紫衣,你跟我同行。”洛华年知道紫衣是对她最为忠心的,所以,她不能把紫衣独自留在府中。

若是她回不来,或者在她回来之前被许氏发现她已不见,紫衣必死无疑。

“好。”紫衣心里只担心洛华年的身子骨撑不住,正准备哀求洛华年带她同行。

此刻听洛华年主动提出,自是忙不迭的答应,扶起洛华年便往外走去。

“小姐,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后门看看。”

紫衣来时已经知道如何避开看守的人,因此带着洛华年径直抄了一条小道,很快便到了后门附近。

“不能走后门,狗洞堵上了吗?”从后门走,势必会被人发现,相比起来狗洞才是最安全的。

“堵倒是没堵,我给你买药就是从狗洞爬出去的。可是小姐,你金尊玉贵,怎么能爬狗洞啊……”

“爬狗洞算什么。紫衣,我跟你保证,今日我们受些委屈,再过几日我们一定会扬眉吐气。”

“小姐,我信你的。”若是以前,紫衣权当听听就算了。可不知为何,如今洛华年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紫衣深信不疑。

两人从狗洞爬出去后,洛华年便带着紫衣径直往西边走去。

“小姐,往西走是郊外,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紫衣问完后,突然眼前一亮,激动起来:“我们是要逃跑对不对?”

“去听风小筑。”

逃,根本没有用。逃避根本改变不了全家被满门抄斩的命运,也根本改变不了皇叔的结局。

唯有主动出击,无畏面对,方能逆转一切。

“听风小筑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紫衣一脸茫然,不过看着洛华年那一瘸一拐的模样,紫衣又连忙说道:“小姐你不要再说话了,省省力气,你太辛苦了。”

听风小筑是皇叔的私宅,前世皇叔曾带洛华年去过,洛华年倒是熟悉得很。

她知道皇叔此番是秘密回京,因此他不会去住王府,最大的可能便是在听风小筑。

只是她每走一步,被打部位都似是被刀刮一般,蚀骨的疼。

为了尽快赶到,洛华年一步也不敢歇息。这么晚了,也根本雇不到马车,洛华年从玄医戒指里拿出止疼药,吃了两颗,加快了脚步。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一辆马车迎面而来,看着赶车的车夫,洛华年不禁一喜,大声喊出了声,“夜风。”

夜风停下马车,疑惑地看向洛华年。

他认出了洛华年,知道她和他家王爷在洞中共度了一夜,也正是她为他家王爷解了毒。

“只是你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夜风满腹疑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