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卿卿郁谨年小说老公抱抱!郁总捡来的老婆软又娇无广告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老公抱抱!郁总捡来的老婆软又娇是由作者阿狸吃布丁所写,主角是苏卿卿郁谨年,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双洁+小甜饼】母亲意外去世,软糯的苏卿卿多了个姐姐,原本属于她的一切被夺,甚至被抬进火葬场。在她以为必死无疑时,遇到了阴冷偏执的郁谨年。人前,他偏执狠戾。人后,撩人撩心,宠妻无度。婚后的郁谨年不仅将

苏卿卿郁谨年小说老公抱抱!郁总捡来的老婆软又娇无广告阅读

第4章 宽大的男士衬衫

瞧着眼前的男子,苏卿卿的眼前因为泪水而模糊,使劲地揉揉眼,这才看得真切。

“先生?”带着哭腔的嗓音传来。

郁谨年瞧着那狼狈的样子,眉心微拧:“丑。”

苏卿卿吸了吸鼻子,抬手抹去泪水,颤抖地抓住他的手:“先生,你去向我爸爸解释下好不好?我是和你在一起,没有跟别人鬼混。”

听到她的话,郁谨年冷漠地反问:“你以为,他会相信?”

闻言,苏卿卿后背一僵,眼中的光渐渐消散。

苏卿卿红着眼,喃喃自语:“我没有家了吗?”

家?苏卿卿的话忽然触动了他的心弦,郁谨年的眼变得猩红。

雨越下越大,郁谨年的衣角也被打湿。苏卿卿像极了被抛弃的小猫咪,使劲地蜷缩着瑟瑟发抖的身体。

良久,郁谨年将伞交给属下,弯腰将弱小无助的苏卿卿抱起。

苏卿卿没有挣扎,就像丢了魂的瓷娃娃,双眼空洞无神地望着某处。

上了车,郁谨年将她放进后座。

车内的暖流终于让苏卿卿动了动,她的焦距落在郁谨年的身上:“先,先生。”

郁谨年侧目,下一秒,视线转移。

只因苏卿卿的衣服早已全湿,衣服全部贴在苏卿卿的身上。

加上,她穿的还是略透的素白色……

见他不说话,苏卿卿缓缓低垂下头。

下一秒……

苏卿卿眼前一黑,一件带着龙涎香的外套直接罩在她的头上。

苏卿卿连忙从西装外套里钻出头来,便见郁谨年眼神淡淡地解开衣袖上的纽扣。

“先生,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苏卿卿红肿着眼,却扬起甜美灿烂的笑容。

郁谨年侧目,嘴角勾起,眼神散发着危险信息:“小东西,别说得太早。指不定,我把你卖了。”

苏卿卿下意识摇头:“我不值钱的。”

郁谨年伸手,冰凉的指尖落在她的下巴上,目光落在那张苍白却精致的脸上。

“未必。”

苏卿卿的眼里浮现出紧张,不过很快便恢复清澈。男人看起来很有钱,还没穷到要卖她的地步。

见她不害怕,郁谨年松手,视线转向窗户外。

一路无语,郁谨年和苏卿卿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再次回到这陌生的别墅,苏卿卿脚刚落地,直接往前栽倒,幸亏郁谨年及时抓住她后背的衣服。

“走不动?”

苏卿卿煞白的小脸上带着窘迫:“脚底疼。”

闻言,郁谨年想起她受伤的脚心。发挥着难得的绅士风度,郁谨年将苏卿卿打横抱起,送到客房。

“去洗澡,不准病死在这。”郁谨年冷冷地开口。

“哦。”苏卿卿乖巧地应道。

刚要询问,便见郁谨年已经走出客房。

佣人放好热水,恭敬地说道:“小姐,可以沐浴了。”

“谢谢阿姨。”苏卿卿懂事地朝着她鞠躬致谢,随后走向浴室。

泡好澡,苏卿卿的身体终于暖和,可她的心却冷得刺骨。

想到在苏家的一幕幕,苏卿卿鼻头酸酸的,连忙将头扬起,望着天花板。

从浴缸出来,瞧着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很宽大的男士衬衫。

苏卿卿拿起衬衫,一脸茫然:“难道是让我穿这个?”

想着有穿总比没穿好,苏卿卿最终还是穿上那件男士衬衫。

苏卿卿穿着拖鞋,低头走出客房。下一秒,直接和某人相撞。

苏卿卿犹如受惊的小鹿,身体往后跳了一步。

郁谨年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只见苏卿卿穿着他的衬衫,整个人显得娇俏。他的衬衫长度,刚好只够包住臀。

兴许是衬衫的不合身,显得里面空荡荡的。

如瀑的黑色长发随意地散落,眼睛因为受到惊吓而变得圆鼓鼓的。

“先生?”苏卿卿紧张地绷直腿。

郁谨年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故作淡定:“大半夜不睡,装鬼?”

闻言,苏卿卿连忙摇晃着双手:“我没有……我只是……”

苏卿卿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如雷鸣般响亮的声音传来:咕~咕~

苏卿卿瞬间通红了脸,脚指头有种想要抠出三室两厅,好让她钻进去。

郁谨年单手抄在裤袋里:“跟着。”

嗯?

苏卿卿还没明白过来,便见郁谨年已经迈开大长腿,苏卿卿连忙跟上前去。

厨房里,佣人已经做好夜宵。

郁谨年坐下,见她还站在一旁,嘴角勾起:“怎么,想我喂你?”

“谢谢先生。”苏卿卿连忙感激地朝着他深鞠躬。

看到那瞬间变得更短的衬衫,还有那转瞬即逝的风景,郁谨年的眸色有瞬间的变化。

苏卿卿的注意力早已被夜宵吸引,连忙坐下,忙不迭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见她狼吞虎咽,嘴巴把食物塞得鼓鼓的,可爱而不做作的模样,郁谨年觉得有趣。

郁谨年优雅地吃着,直到那一整碗的面全部吃掉。

似乎还不够,苏卿卿直接端起碗,咕噜噜地将汤全部喝得精光。

“呼~”苏卿卿舒了口气,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郁谨年只是吃了几口,便淡漠地在那喝酒,周身弥漫着低气压。

瞧着他的神情,苏卿卿不知怎地,感觉到他的悲伤:“先生,你难过吗?”

郁谨年眼神冷酷,没有回答,抓着酒瓶起身。

见状,苏卿卿耷拉着脑袋,觉得自己多事。她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竟然还想去管别人的事。

想到今晚的事,苏卿卿眼眶泛红。心中的委屈,又开始泛滥。

不想哭,苏卿卿连忙用手揉了揉眼睛,随即起身,将碗筷收拾好,这才上楼。

走上台阶上,苏卿卿觉得前路茫然:被赶出苏家,无依无靠的她,能去哪里?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