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宁织的小说禁地百年!她的实力藏不住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禁地百年!她的实力藏不住了,由作者大大丛薪所写,主角是宁织,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无cp(无男主)+女主超级强+爽文+系统是辅助+打架超凶+杀伐果断+非传统修仙+略有瑕疵要求高的慎入+有点逻辑但不多】天才少女被渣男骗心骗取变异冰灵根后香消玉殒,同名同姓的异魂宁织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天降系统后,属于异魂宁织的新时代掀开了序幕。【叮,恭喜宿主绑定万界搜索系统!】【检测到宿主在禁地,搜索区域可扩散千里,是否进行搜索?】【是!】【恭喜宿主搜索到神级灵根!可否拾取?】【拾取!】【恭喜宿主搜索到…】…….苟在禁地百年!宁织破禁地!灭强宗!杀天命之子。“仙人大境又如何?”“我宁织,今日便断你仙途!”

主角是宁织的小说禁地百年!她的实力藏不住了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4章 少一个人都不行

“陈西尧已死,谁能拦我?”

宁织将陈西尧的身体犹如丢一块破布一般,扔向了半空。

一股恐怖的气机锁定在陈西尧的身上。

轰!

陈西尧的身体猛地爆开。

竟是连一点生存的可能留给陈西尧。

肉身死亡,只要元神不灭,就有一线生机。

这一抹生机,被宁织掐断了。

“宁织,你诛杀宗主,罪大恶极,待….”大长老尚未说完,宁织看了过来。

瞬间,大长老的身躯再次在空中爆开。

血雨落下,清风宗的弟子慌了。

剩下的几位长老面色惊惧。

“告诉我,陈续之在何处?”宁织眉眼微凝,目光锁定在其中一位长老身上。

被视线锁定住的那位长老面如死灰。

“不…不知道。”

“这样啊…那你就死吧。”

宁织语气平淡,完全看不出来是在杀人,更像是在闲谈。

“不…”

还未等那人喊出求饶的话,就步入了大长老的后尘。

“你呢?说不说?”宁织再次看向其中一人。

那人惊恐无比。

还没开口,整个身体直接爆开。

宁织杀人不眨眼,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几次下来,众人都被她吓得魂不附体。

“宁织,当年若非宗门念你年纪尚幼,留你一条性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非但不感恩,还要覆灭宗门,简直枉为…”

留一条性命?

‘宁织’已经死了。

若非她苏醒,彻底掌控身体。

这具身体,‘宁织’都未必能留下来。

‘宁织’会化作一堆白骨,经受风吹雨打,无人得知。

感恩?

宁织冷笑一声,一拳捣出,直接震碎了那人的身躯。

“各位,当年之事,到底如何,你们去地下再说吧。”

言罢,宁织完全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直接出手,镇压了一众长老。

灭其肉身,毁其元神。

雷霆手段。

诸位长老和宗主被杀。

清风宗剩下的弟子,无一人能当大用。

宁织缓缓走向了人群中。

人群开始四散。

众人疯狂飞奔,生怕再晚一步,就会死于宁织的杀招之中。

可惜,这些人注定出不去。

因为整座清风山,都被宁织以强硬手段封锁。

无人能从这里出去。

说好的灭宗,少一个人都不行!

“你当年鞭打过‘宁织’,用毒水泡了她半个月之久,导致她浑身发脓浑身无一块好肉,濒临死亡。”

宁织恐怖的威压定住了一个逃跑的青年男子。

每说一句,她内心便想到‘宁织’当时得多绝望。

青年男子惨白着脸,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下来。

他动了动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好像有一股力量让他说不出来一句辩解的话。

青年男子疯狂摇头,浑身颤抖如筛糠。

看向宁织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魔鬼。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能说话吗?因为当年你也是这么做的,你封住了她说话的能力,让她连一句疼都喊不出来。”

所以,我现在封住你说话的能力。

让你尝尝当年‘宁织’所受到的痛苦。

宁织一掌拍在青年男子身上。

这一掌,直接震断了青年男子体内五脏六腑。

摧毁他的丹田,重创他的神魂。

不会立刻致命,只会让他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彻底断绝生机。

青年轰然倒地,面色狰狞到青筋暴起,仿佛正在经历巨大的痛苦。

宁织转移目标。

“你当年曾经将‘宁织’的腿骨打断又接上…..如今我也让你试试腿骨被打断又接上的痛苦。”

“啊!”

凄惨的声音不断回响在清风宗。

听着那恐怖的叫喊声。

几乎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

也不敢再看那个人是如何被宁织打断了腿骨又接上再打断的凄惨模样。

死寂!

众人只能恍惚听到,宁织每走到一个人面前,就会说出那人当年对‘宁织’所做的恶行。

然后按照同样的方式百倍偿还。

强大,残忍,冷血。

这些都不足以形容眼下宁织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恶魔,或许更为合适。

萦绕在众人心中,除了无限放大的恐惧之外,就唯有深深的后悔。

或许当年没有那么对‘宁织’就好了。

但没有或许,当年的事情他们做下了。

因为他们觉得‘宁织’起不来了,一个天才的陨落太过常见。

只要没人提起,他们几乎不会想到自己曾经竟然也亲手毁掉了一个天才的未来。

毕竟所有人都是这么做的。

而如今,宁织再次出现。

这种懊悔就显得太廉价。

……

时至傍晚。

宁织从尸山血海中走了出来,她眉眼冷冽,一股郁气萦绕在身上,给人不怒自威的压迫。

她徒步走过清风宗每一寸土地,所行之处,鲜血便流淌在哪处。

缓缓行至清风宗正殿,宁织立于门口,一击斩出,那正殿轰然倒塌。

忽地,宁织目光看向了某个位置。

在正殿另外一侧,刚入门的数十位弟子几乎被吓得魂不附体呆坐在地上。

对上宁织看来的目光,一个个身形颤抖,神色慌乱。

宁织朝着众人走了过去。

所有人惊惧的看着宁织。

此刻的宁织,明明浑身上下没有沾染半点血液,但是在他们这些刚刚入门的弟子,却是犹如魔鬼一般。

仿佛下一秒,就会用手中的长剑刺穿他们的胸膛。

没人说话,也不敢说话。

就连身体颤抖得好似痉挛一般,都没有人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人群中,那个拥有变异冰灵根,本来前途可期的少女面上覆着煞白之色。

跟其他人相比,她的胆子还是大些。

看到宁织的时候目光清正,并未闪躲。

故此,宁织多看了她一眼。

宁织收回视线,开口道:“今日之后清风宗不复存在,你们重新去寻一个宗门修炼。”

“你不杀我们?”

楚暖大着胆子问道。

许是听到宁织对他们没有杀心,楚暖面上的血色逐渐恢复。

看向宁织的眼底还藏着浓浓的好奇。

众人纷纷看向楚暖,眼中有责怪和埋怨。

生怕她出口会引起宁织的杀机。

宁织看向说话的楚暖,道:“我与清风宗有生死大仇,与你们没有,走吧。”

闻言,众人如蒙大赦。

连滚带爬离开宁织的视线。

楚暖并未离开,她看了一眼宁织,忽地开口道:“我知道你。”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