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深圳,夜色迷人陈彬在线阅读

南小华的小说深圳,夜色迷人火爆上线,主角是陈彬,主要讲述了:工厂打工的陈彬被女友抛弃,踏上了深圳这片沃土,在这个欲望翻滚的城市,他才知道自己的波澜壮阔的人生刚开篇!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南漂,北漂,东漂的兄弟们!

小说深圳,夜色迷人陈彬在线阅读

第005章 我发誓

丁姿的名片很精致,让我爱不释手!

这是我经历了无数次失败之后,成功搭讪的第一个陌生人,成功的感觉太好了,我有一种突破自我的成就感。

但马从静很快就一瓢冷水泼了过来:“怂货!”

我勃然大怒,盯着她吼道:“马从静,谁怂谁是王八蛋!不就是打电话吗?老子不怕!不就是陌生人搭讪吗?老子也不怕了!你还有什么招放马过来啊!”

我当时发了狠,心想姓马的你针对我是不是?老子偏不信邪,老子跟你斗到底,我看你能有些什么花样?

马从静冷笑,她走到我面前:“你真什么都不怕?好,你有种!你把手机拿出来,马上拨丁姿的号码!”

“啊?”我瞬间惊慌失措,“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一个男人给女人打电话能干什么?我让你泡她,睡她,把她变成你的女人!”

我惊呆了,我觉得马从静简直疯了,她让我去泡丁姿?她看不出丁姿绝非普通人吗?我陈彬现在这鸟样,怎么可能去泡这样的女人?

我不敢和马从静对视,但是她不放过我:

“看着我的眼睛,王八蛋!”

我们四目对视,我感觉自己的血脉被压制!

马从静道:“你就不应该来SZ,就该一辈子怂在那个破工厂里面!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看看这满大街的人来人往,你看到的是什么?”

马从静忽然拔高声音,用近乎疯狂的语气冲着我嘶吼:

“是欲望,翻滚喷薄的欲望!你他妈对丁姿这样的极品女人都不感兴趣,你还敢出来闯?”

“你不是读过书吗?书中有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现在有个极品的女人就在这里,你手中握着她的名片和电话,却不敢去睡?你他妈还有脸承认自己是个男人?……”

马从静非常的激动,我的情绪终于被她点燃了,我觉得自己身上的血都燃烧了起来,我毕竟才二十三岁,年轻气盛,我受不了马从静这样的羞辱和轻视。

“不就是打个电话吗?老子马上就打!”

我当着马从静的面拨通了丁姿的手机,很奇怪,当时我一点都不紧张,甚至还有些兴奋。

电话很快接通了,我听到了丁姿那如夜莺一般美妙的声音。

“您好,哪一位!”

“丁小姐,我们刚刚在日光大厦楼下见过面!是这样,刚刚您的直接坦率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冒昧的想请您吃个便饭,看看您能否赏光!”

“啊?吃饭?”

“改天吧,今天我出差,马上就要去机场。对了,您贵姓?”

“我免贵姓陈,叫陈彬!丁小姐您要出差那很遗憾,改天我再约您!”

电话挂断,马从静嘴角翘起来,哼了一声:“还没到不可救药的程度!”

我跟着马从静回公司,进电梯的时候手心手背全是冷汗,我在想,如果丁姿刚才答应了我的邀请,我怎么办?我根本请不起一顿饭!

回公司后,我偷偷溜到厕所抽烟,一支烟刚点上,电话响了。

我一看来电是我妈打过来的,老妈问为什么这么久没给家里打电话,又问我工作怎么样。

我竭尽全力的敷衍,撒谎,报喜不报忧,挂了电话之后,我特别的难受。

在老家我是父母的骄傲,但是现在我却穷困潦倒,在这个城市连吃一顿体面饭的能力都没有了。

我又想到过几天就是我老爸的生日,以前每年父母生日我都会寄一点钱回去,今年怎么办?

我把烟掐灭了回部门,看到部门的女同事方柔像风一样的从外面冲进来,她把马从静给抱住,高喊:

“经理,搞定了,我搞定了,签单了!”

方柔开了八部成立以来的第一单,她卖掉了9个中文域名,签单9000块。按百分之二十的提成算,这一单方柔挣了1800元。

马从静直接去财务室拿了1800的现金出来,她把现金张开成扇子状,捏在手中挥舞:

“我找周总监特批,本月八部的员工签单,提成当场兑现!兄弟姐妹们,大声告诉我,这是什么?”

“钱,钱,钱!”

大家都在嘶吼,我也在其中,我甚至还用力的拍打办公桌的台面。

我真的羡慕极了,我活到二十三岁,第一次感受到了金钱对我的巨大诱惑,我下定决心,我也要挣到钱。

马从静对我的态度总算好了一点,她派我去学网站业务,接下来我把这个业务当成自己的主打。

……

一晃半个月,部门的同事都陆续出单,方柔已经有了一万五千的业绩,另外一个女孩张静也出了一张九千的单。

还有宋小波,张乐都有了业绩,最早来八部的几个人中,只有我和老唐还两手空空,我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这天周末, 苏雪娇约我出去耍,我没有心情便拒绝。

“陈彬,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我叹了一口气,道:“姑奶奶,老子被业绩压得喘不过气了,你能不要添乱吗?”

“我在你公司附近,你下楼,我带你兜一圈风。”

我实在太压抑了,我下楼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苏雪娇的车停到了我的面前。

那一天苏雪娇带我转了很多地方,她竭尽全力的帮我减压。

她鼓励我:“陈彬,我觉得你一定能做出来!”

“嘿嘿!”我嘿嘿笑,内心苦涩。

苏雪娇正色道:

“我并没有说场面话,而是我觉得你有毅力,你的衬衫,裤子,皮鞋,发型一丝不苟,看得出来,你每天都在注意我跟你讲过的那些细节。”

我瞟了她一眼,心中升起一股暖流,现在条件的确很艰苦,很困难,但是正如苏雪娇所说,不管多困难,我每天晚上回去都会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并且用熨斗烫平,我的皮鞋也都擦得油光锃亮。

因为我一直牢记我正因为这样的改变才得到马从静一点点认同,哪怕这只是一点小小的进步,我也不允许自己又回去到原点。

我开始反思自己,我尝试找失败的原因。

我发现部门其他的同事卖域名,那是激情营销,洗脑式销售,制造焦虑紧张,所以他们能快速成交。

而我主打的业务是网站,网站牵扯到各种风格、功能、方案,这是理性的生意,当场成交的可能性非常小。

一念及此我脑子里便冒出一个灵感,那就是我能不能把网站的销售也融入这种激情营销在其中呢?我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路子。

“陈彬,我刚才在网上看了你们公司的情况,你们是责任底薪?”苏雪娇道。

我一下懵了,没明白什么叫责任底薪,然后……

“马从静你个王八蛋!你他妈坑我?”

马从静招我进公司的时候,承诺试用期底薪每月一千二,但是今天我才明白这是责任底薪,就是有业绩就有底薪,没有业绩就没有底薪,也就是说我这个月出不了业绩,我就白干一个月。

这是那个年代营销公司常用的套路,但是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苏雪娇拿了两千块钱塞给我,让我先花,说算是我借的,我把钱拿在手中,狠狠的砸在她的沙发上,我一分钱都不要。

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跟马从静卯到死!我发誓一定要争口气,我他妈就算要滚,那我也要自己滚,而不是被马从静把我扫地出门。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