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温迟迟傅聿西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五年后,她带着神医宝宝虐翻全场无弹窗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五年后,她带着神医宝宝虐翻全场是由抹茶大福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是温迟迟傅聿西,主要讲述了:一场意外,她和神秘男人缠绵一夜,沦为全城笑柄。  五年后,神医宝宝震惊全球。竟治好了南城最有权势的大佬傅聿西。  众人借机嘲讽傅聿西娶了个未婚先孕的烂鞋,谁知大佬一张亲子鉴定甩出来,彻底封住了大家的嘴

温迟迟傅聿西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五年后,她带着神医宝宝虐翻全场无弹窗阅读

第7章 豪门恩怨深似海

席间众人都怀揣着一颗吃瓜的心,蠢蠢欲动般的探着脑袋朝着桌上那一沓照片递去目光。

可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各个面露难色纷纷将目光转向别处。

身为傅家大少爷的发妻,竟然身处酒店和一异性拉拉扯扯,搂搂抱抱!

再亲昵的关系,也不至于男人将手搭在傅廷东老婆的腰上吧?

温迟迟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连忙捂上了小舟舟的眼睛。

“少儿不宜!”

她低声说着。

紧接着,温迟迟的耳畔传来了啪嗒一声巨响。

像是酒杯瓷器破碎的声响。

温迟迟斜睨朝着一旁的傅廷东和傅聿西那递去目光,才发觉,原来是傅家大少爷刚刚一手捏碎了手中的香槟杯!

“报销,当然要报销。”傅廷东的这一席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二人四目交加,深邃且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充斥着浓烈的火药味。

傅廷东恨切的脖颈处的青筋暴起,“我这做大哥的多有做的不足之处以后还望聿西多多海涵,公司业务太忙,是不如聿西清闲关注着家里的这些琐事。”

言语间,傅廷东又在暗讽傅聿西他在傅氏不作为,虽然身为傅氏总裁,位居高位那又怎样。

“大哥再忙,也该多关心关心家里,大嫂今天聚会明日聚餐,一沓照片一百八十万,傅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傅聿西唇角那抹轻蔑的笑意始终没有抹去。

这一次还真是让温迟迟开了眼,原来豪门的男人里还有这些勾心斗角。

堪比宫廷大戏啊!

“对了,大少奶奶约了今天的孕检,这会刚刚做完检查人在医院隔壁的华尔酒店休息吧,大少爷也不派车去接应一下吗?”

温迟迟冷不丁的一句话,更是让在场众人一度瞠目结舌。

照理说……按照傅廷东的性子,傅家大少奶奶有了身孕不可能这么藏着掖着。

除非——

一席话,蕴藏的信息点无数。

家宴缺席,人却出现在酒店。

难怪让人不浮想连连。

“多谢温小姐提醒!”

傅廷东再也按捺不住!

他的脸上表情难以遮掩羞耻和愤怒。

“廷东,看来你最近是对颜罄的关心不够啊。”傅家老爷子并没有把话说的太过直白,可那冷冽的眼神却看的傅廷东的后脊掀起阵阵寒意。

傅廷东强行挤出一抹笑意,将心口那股恶气压制,“是我的疏忽,确实是最近公司太忙,对颜罄的关心不够现在就亲自去接她回来。”

傅廷东雷霆震怒般的起身,当着席间这么多宾客的面前,他还要表情从容不迫不得露出半丝破绽。

可——

当傅廷东前脚刚一上车,车门关上,下一秒他便怒不可遏的将手机摔在了车门上。

“半个小时内我要见到那个贱女人!”

……

傅家老太爷对于这场闹剧,看在眼底,却又熟视无睹。

这倒着实引起了温迟迟的一片遐想连连。

养蛊似的养着傅家三兄弟,最终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傅廷东的离开也以至于这场宴席众人匆匆离场,只剩下几个和老爷子平日里关系都比较熟络的,留下,单独陪他老人家闲聊几句。

“哦?这幼儿园听起来,环境倒是蛮不错的,值得投资。”傅家老太爷说话时,深邃的目光远远的注视在温迟迟母子身上。

只见他稍作一顿,转而又看着温迟迟母子二人,笑眯眯的说道:“给那小崽子看看,明天再带上风投部门的人一起去瞧瞧,回头也是傅家的企业。”

正趴在桌子上大快朵颐啃着火腿的小舟舟一听到这话,当即便竖起了耳朵扬起了头。

小崽儿想都没想的,直接一口反驳:“诶……等等!我还没答应让我妈咪嫁给哪个短命鬼捏!讨好我也是不管用滴!”

舟舟说完还嬉皮一笑朝着傅家老太爷方向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席间傅家的长辈颇有微词,却被老爷子一记眼神制止。

“短命鬼?小东西,你知道短命鬼是什么意思吗?”那双犀利的深眸远远地注视在小舟舟的身上。

就连在场几人也都看得出,老爷子对温家的这小崽子还挺感兴趣。

多半是因为傅家大宅空旷空虚?家里许久都没个孩子来热闹了?

“他说话的时候中气不足下眼白泛青,耳后隐隐可见淤血黑紫,再看他手腕下的血管颜色发红紫,种种迹象足以证明这是中毒之兆,我可不想让我妈咪刚结婚就成了寡妇。”

小人当着老爷子和几个亲信的面,直言不讳。

一席话直接把在场众人给吓得脸都成了灰青色!

温迟迟当即抬起了手捂在了舟舟嘴巴上,“你这小子,吃东西还堵不上你的嘴……哪儿有当着人面说人家活不长的!”

温迟迟一边朝着傅家人赔着笑脸,一边俯身轻轻地在舟舟小屁股上掐了一把。

傅家老太爷却依旧温煦一笑,一手抚须站起身来,“有意思,有意思!”

就这么走了?

还以为傅家人要大发雷霆。

温迟迟不由得眉心蹙起了一道川字纹,傅家,这么海涵?

这不禁更加令她怀疑,傅家要和温家联姻的目的,又是什么?

“儿戏之言。”

傅聿西冷哼一声,嗤之以鼻般的低声说着。

可那双深邃狭长的厉眸却始终紧锁在温迟迟的身上。

舟舟一听这话,瞬间可就来劲了!

小人拍桌而起像是生怕自己气势不够似的,更是站在餐椅上垫着脚仰视着面前的傅聿西,言之凿凿的高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不相信的话,你问妈咪!短命鬼——”

“凭什么证明,你说的就是真的?”

傅聿西的言语间,颇有几分挑衅小家伙的意思。

“舟舟。”温迟迟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低声呵斥了小崽一句。

哪曾想——

“黑血聚,盛怒愈,按毁郁于上焦,非可剖而出之,惟盛怒则肝之鼓动力足,郁自散。上行则吐,势所必然。”

“听过华神医辨病论吗?”小人双手环胸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还沾沾自喜般的站在椅子上回眸对他妈咪一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