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明凰萧珩小说重生这个冤种公主我不当了无广告阅读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重生这个冤种公主我不当了主角是明凰萧珩,作者是大兔子女王,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重生女强+权谋反套路+团宠+人美心狠野心家+苏爽甜】废立五帝,摄政两国,权倾朝野十一年的明凰刚一死。她费尽心血扶持的大启江山,居然就亡了!一朝重生,得了一本奇书,明凰才知道。原来自己十五岁和亲,远嫁

明凰萧珩小说重生这个冤种公主我不当了无广告阅读

第3章 动储君,不够格

在明凰看来。

这大启的江山,是他们明氏一族用无数血汗打下来的。

如今是皇祖父的江山。

未来是父王的江山。

无论如何都是自家天下。

若是明氏子弟中有能者,自然可以居上。

但是她绝!对!

——不能容人因为一时犯蠢去糟蹋作践!

她父王嘛。

好歹除了弑父杀弟的污点之外,也算是位明君。

至于那几位战功赫赫的叔叔……

哼!

在明凰看来就是废物!

一千人马是不多。

但是早就已经经历过无数次宫变。

经受过无数权力倾轧、血腥洗礼的明凰却知道。

谋反这种事,有时候就是头脑一热。

拼的就是谁比谁更有胆子,谁下手更快、更狠、更绝!

可偏偏都这时候了,裕王、端王也没砍了她父王的脑袋。

可想要么是心不够狠、不够绝。要么……就是太废物,根本没那个胆量下手为强!

而她,如今拿着这一千兵马的命!

赌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若是怕这怕那,尔便不必跟随了,卸了你的佩刀逃命去吧!”

明凰笑了笑,百无聊赖地躺回去。

转头睨了一眼马车一旁站立的薛盛。

嘴上却漫不经心地道:“本宫如今……可以给你这个机会。”

话落,一旁的薛盛的拇指却摁在了刀柄上。只待那人一有逃脱之意,便要出鞘手刃此人。

秦宵一愣。

一时一股热血窜上头顶,便又被愧意涨红了脸。

“臣并无此意!”

“太子殿下与臣恩同再造,殿下如今亦是对臣重托以付,臣怎敢贪生怕死,做那舍恩忘义的鼠辈!”

言及此处,秦宵更是耳面赤红。

他咬了咬牙伏地叩首:“臣,愿听殿下差遣!”

一千人如何!

身为太子亲随。

他亦是早年随着太子南征北战过的。

以一当十也不是什么难事!

既受太子殿下和公主的信重,他又如何能辜负太子殿下和公主的嘱托?

即便是御前禁军,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大不了……便舍了这一条命!

到了此处。

秦宵仿佛已经忘记了。

太子先前分明是想要将公主遣返南地。

如今却只一心思忖如何为公主殿下效死!

“如此甚好。”

明凰这才勾起唇:“今夜本宫将这一千人马全权交付与你。”

“本宫不论你们用何方法,只要平安救下皇祖父与父王即可。”

“至于其余逆党……”

元安公主阖上凤眸,面上带着一如往常大权在握的冷漠和寒意。

“无论是谁,若遇——杀!”

……

月上中天。

笼罩在朦胧夜色下的别苑行宫巍巍屹立在凌峰高耸的山腰处。

繁木掩映,云雾缭缭。

再加上星辰皎月相伴,恍若仙宫一般遗世独立。

尤其是伫立在东南处的一处九重殿宇最为辉煌巍峨。

此处乃是前朝遗留下来的古迹。

也是这西京别苑之中最为鬼斧神工的巍峨殿宇。

传闻前朝厉帝为了求仙问道,追求长生极乐。

征发了数次徭役。

耗费金银无数,才大肆靡费建造出这一处高达九重的宫阁。

如今。

这九重琼宇四处却是一步一卒,内外俱是被重兵重重围住!

连风声之中都仿佛带着凛凛的肃杀之气。

“太子殿下,该给陛下喂药了。”

小内侍奉着汤药上前,神色颤颤。

自从日前陛下遇刺昏迷,行宫转瞬间便翻天覆地!

裕王、端王借着查案调遣手底下的禁卫将行宫把持了。

连陛下和太子都被软禁在这太宵宫中孤立无援。

这些天御前伺候的和太子的亲信均被二王找由头拿的拿,关的关。

唯有几个小内侍还伺候在殿内,也如同鹌鹑一般风声鹤唳。

“让孤来吧!”

身着玄色绣金蟒长袍的太子接过玉碗,跪坐在龙榻前。

先是小心翼翼地亲尝一口,试了试汤药的温度。

随后俯身将汤药送服进武安帝口中。

动作小心细致又周到,不疾不徐,迟速合度。

面上更是一派沉稳如玉。

仿佛外面的兵戈血刃、风声鹤唳连他一点衣角都没有沾染上。

突然,殿外传来一道沉闷的响动!

一道踉跄的身影跌跌撞撞闯进来。

“太子殿下!”

扑倒在殿前的内侍抬起头露出满脸的血污,而后惊惶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一旁的内侍吓得一抖,上前挡在龙床边哆哆嗦嗦地张开双手拦人。

太子依旧跪侍着汤药。

一面静静地听着从门外传来的沉闷脚步声。

“殿……殿下,救——”

话音未落,便被人从后一脚踢倒在地,喉间发出濒死一般的呛咳声。

裕王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如同蝼蚁一般挣扎的人。

抬头阴鸷的视线转向上方端方如玉的太子。

眼色骤然狠戾狂妄,狠狠地碾动足靴。

趴在地上的人瞪大眼。

感受着踩在自己背上的脚,像是碾死蚂蚁一般的踩碾在他的身上,手脚抽动着想要反抗,却半分都逃离不得!

“不中用的东西,还敢出现在太子殿下面前碍眼!”

裕王对着太子眉眼暴戾恣睢。

他勾了勾唇,笑道:“臣弟这就将这脏东西料理了,免得污了太子的耳目。”

太子抬手将最后一滴汤药送进武安帝口中,转身拿了帕子细细擦着手。

直到整理妥帖才抬眸对上裕王带着暴虐和兴味的狠色。

余光瞥过四下不知何时持刀闯入内殿的京司卫,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三弟忙了大半日,孤怎么好为这些小事劳烦?”

太子淡淡扫过殿前鲜血,叹了一口气。

“御前见不得血,三弟如今供职京司九卫统领,即便要履职,也该知道轻重。”

“若是惊着父皇龙体安康,恐怕三弟就是大启的罪人了!”

裕王眯了眯眼,抬脚将人踹到一旁。

“太子仁厚,本王却是个急性子。此阉人私自出逃行宫,秘传讯息,本王不得不防!不过……据京司卫查问,此人却是太子身边的人。”

裕王抬眸看向太子,勾了勾唇:“太子殿下,您不打算给个交代出来吗!”

“追查刺客才是京司卫的职责。闻风捉拿、疑罪枉杀、屈打成招那是前朝阉党的做派。”

太子抬着凤眸,薄唇浅浅勾起:“三弟身为京司卫统领,竟也有不耻下问之意?”

“你说什么!”裕王神色猛然增了许多凶戾之色。

他跟随武帝征战天下。

武艺高强,战功无数!

在战场上一向是个横行暴戾的主儿,疯起来更是除了武帝谁都不认!

如今被太子暗骂是阉狗,当即便煞气满目,凶相毕现!

“三弟不明白?”

太子轻叹一声,眉眼间看不出什么情绪,仿佛未曾看见裕王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的模样。

他抬眸看向裕王,俊朗的面上似乎还带着笑,转眼却又只瞧见淡漠疏离:“孤说明白些吧!”

“孤的意思是,凭这个动储君。”

“你,还暂且不够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