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这个冤种公主我不当了在哪看,明凰萧珩小说完整版阅读

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火爆上线,重生这个冤种公主我不当了是由作者大兔子女王所著,主角是明凰萧珩,讲述了:【重生女强+权谋反套路+团宠+人美心狠野心家+苏爽甜】废立五帝,摄政两国,权倾朝野十一年的明凰刚一死。她费尽心血扶持的大启江山,居然就亡了!一朝重生,得了一本奇书,明凰才知道。原来自己十五岁和亲,远嫁

重生这个冤种公主我不当了在哪看,明凰萧珩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9章 心疼死了

高!

真是高!

裕王抬头看着不动如山的太子,面无表情:“太子打算如何处置本王?”

端王也叹了一口气,心服口服。

“原来太子殿下早就有谋算,却是臣弟短视了。”

他还道太子为何如此镇定。

原来早就有部署!

再等一等,等的不是援兵,而是自寻死路的傻子而已!

若是今日元安没带岐山卫到场,待到荣王心急火燎,等不到裕王这把刀见血便自己跳出来。是不是真的会成瓮里头的王八?

那他身后一道出谋划策的世家会如何?

他这个“从犯”又会如何?

端王心下一片冰凉。

只是这一招,三王尽数除去。

余下瘸腿的老五,七岁的老八。

谁还能争得过太子殿下?

转过头,端王又看向明凰,心下更是感慨。

便是连明凰这个才十多岁的小姑娘也敢带兵平乱。如今数尽底下的皇子皇孙,敢有这胆魄的,又有几个?

若是明凰是个男儿。

若是明凰是他的儿子。

他何至于韬光养晦依附荣王这些年?

他又如何不敢拼尽全力往那个位置上爬?

太子并不作答,反而看向明凰叹了一口气:“来人,先送元安去揽月殿歇息吧!小心些伺候。”

明凰却抬头道:“儿臣想见皇祖父一面。”

说起来,她这一步兵行险招,仿佛是将她父王的棋局给打乱了。

明凰来之前不是没有想过,此次之困或许是她亲爹故布迷障,引着那些躲在暗处的小蛇自投罗网。

但是真知道这是太子事先设好的陷阱,明凰才觉得心凉!

那上一辈子,两个王叔毙命,皇祖父病逝,南疆战局因此受影响迟迟难定,又有几分是在太子的谋算之中呢?

太子声音温和:“听话,先下去,你身子不好又舟车劳顿,眼下且好好歇息,明日孤准你来瞧皇祖父。”

明凰盯着龙床:“儿臣现在就想见皇祖父一面。”

皇祖父遇刺,是哪里受伤?

刺客是谁?

父王可知道?

现在有无大碍?

为何一直昏迷不醒?

或许曾经的元安公主想不到那么多。

但是被权欲和血腥洗礼过的明凰却不得不多想!

为何父王有所布局?

甚至连京司卫都在他掌控之中。

可上辈子裕王和端王还是成功谋反,甚至不到一个月皇祖父便不治身亡了!

是因为那些近身伺候的内侍,也像今日一般突然反水杀了皇祖父?

所以父王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做出裕王端王谋反他再反杀的样子?

可是既然父王早就有所防范,为何不将这些人事先处置干净?

区区几个内侍几个禁卫……

明凰不相信堂堂太子没办法换成自己的人手!

还是因为……

原本皇祖父的死,就是父王“安排”好了的?

那皇祖父先前的遇刺,甚至是昏迷不醒也在父王的谋算之中?

明凰眉眼冷然:“皇祖父不醒,儿臣今夜也放心不下,必会辗转反侧,忧思难眠。”

她放心不下将皇祖父一人放在此处!

太子皱了皱眉,有些头疼地哄道:“孤不久前才给你皇祖父喂了药,如今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凰儿听话,莫要任性,若是你皇祖父醒来,孤立刻命人去唤你过来,可好?”

明凰定定地看着太子:“为何不让我现在就看皇祖父?是因为有什么不能看的吗?还是因为有什么……是父王不想让我看到的?”

太子对上明凰与之相似的狭长凤眸。

像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女儿,有如此与众不同且锋芒毕露的一面。

“凰儿。”

太子面色平淡,语声温润,可却莫名让人觉得不敢直视:“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这般语气逼问身为储君和父王的太子。

说句忤逆不孝也不为过!

明凰看了一眼一旁已经被人看守住的裕王和端王。

面上神色亦没有半分变化:“父王,儿臣先前说过了。”

勤王令,清君侧。

即便是太子,她的亲生父亲。

若是他为了一己私欲伤了皇祖父,明凰今日也不会视而不见!

明凰心下是不愿和父王站在对立的一面。

她可以对王叔横眉冷对。

对自己的兄弟心狠手辣。

把自己的侄子后辈当做巩固皇权和自己地位的工具。

但是对于皇祖父和父王。

她一向都尊敬甚至是孺慕。

即便是父王登基之后,送她远去北戎和亲巩固手中皇权。

明凰也不过是有些许怨怼,而不是怨恨。

可是如今,明凰却不得不和太子两相对峙!

明凰:“父王也瞧见了,儿臣不是什么柔弱无能的女子。今日儿臣敢带着岐山卫前来救驾,一是为了解父王困境,二是忧心皇祖父安危。儿臣既然来了,自然不能就这样离开。”

太子:“你的意思是,若是父王不让你留下,你还要违背孤王的意思?”

明凰抬眸扫视着周围的京司卫,语调含冰:“我身后的岐山卫只听调令,不认人。今日元安既然请出皇祖母的岐山卫,自然是要确定皇祖父安危才放得下心。”

“若是谁人敢拦本宫,大可先问问岐山卫手中的玄铁箭!”

此话一出,殿内一众京司卫纷纷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明凰一笑,对着太子弯了弯眉眼,看起来有些乖巧:“父王,恕儿臣任性。”

太子看着明凰的模样沉默了片刻,终是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顿了顿正要说什么,却听龙床上一阵嘶哑的声音传来。

“咳咳……凰儿,让凰儿留下来!”

太子一惊,忙转头看向龙床上的武安帝:“父皇!您醒了?”

明凰面上也难掩惊色,快步上前:“皇祖父!”

武安帝喘了两声粗气,挣扎着要起身。

“咳咳……谁……让你拦着凰儿的!”

太子忙上前将人安置好:“您小心,莫要动!太医说您胸肺上有伤,不能动怒,不能劳心劳力,需得安心静养。”

武帝瞥了太子一眼:“太子本事大了,知道朕不能劳心劳力,什么都替朕安排好了。”

太子一愣,神色恭谨道:“儿臣不敢。”

武帝冷笑:“不敢?咳咳……朕看你敢得很——咳咳!”

若不是当父王的私自传信到凰儿手中。

凰儿如何会明知行宫凶险还披星戴月前来救驾?

什么事都哄着瞒着。

孩子都来行宫了想要求见祖父也拦着不让!

可不是本事大么!

“皇祖父别动!”

明凰透过明黄的里衣领口瞧见层层白布,再看到武帝满头大汗还虎着脸的模样,脸色便也跟着白了起来。

“您逞什么威风!”明凰跪在龙床前。

对上武安帝眯起的慈和威严的虎目,鼻头突然一酸,眼睛一下子就模糊了,连声音都压抑不住哭腔,只能红着眼睛又心疼又委屈的抱怨。

“都把凰儿心疼死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