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吴苟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无弹窗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是由吴小犬2号机写的玄幻类小说,主角是吴苟,主要讲述了:我叫吴苟,是一名玩家,我干过很多荒唐事,很多人恨我入骨,骂我疯子,骂我变态,但都是小问题,因为我是最强的。

小说吴苟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无弹窗阅读

第5章 血战

说完吴苟甩了甩手中的赫子,在空气中发出一阵阵破风声,可惜因为失去了控制,有点软趴趴的,就当是一把软剑了。

而听到吴苟嘲讽的金木研眼中血光更甚,原本因疼痛而有点咬紧的牙冠彻底咬紧。

背后被切断的赫子快速再生,很快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金木研便再次向吴苟发起了冲锋。

“哪怕见到了黑暗,可却还是个小孩子呢。”吴苟嘲讽地想着。

其实如果不能把金木研的赫包给挖出来,那么吴苟手中的赫子因为失去了赫包能量的供给,活性会不断流失。

金木研只要等一会儿,等到吴苟手中的赫子活性流失,那么局势还是会慢慢偏倒向金木研。

在金木研接近8点的体质下,一旦战斗进入持久战,吴苟必然会输,毕竟虽然精神突破到8点,但就现在初期,他带给吴苟的也只有更强的视力,一个模模糊糊的感知。精神力的量也不大,刚才附魔这个赫子就直接抽走了五分之一的精神力。

之前在手无寸铁吴苟尚能够从四根赫子中突围,这一次有了锋锐赫子,吴苟的进攻更显轻松。

只见一根赫子戳来,在写轮眼帮助下,吴苟脚步轻轻一挪,便错开了赫子的攻击轨迹,反手一划,又是一根赫子被断成两截。

但金木研也不是沙皮,见单个赫子起不了作用,只见四根赫子直接扭曲在一起,合成了一个像是一根血红色的螺旋枪一样的凶器,携带着尖锐的声音向吴苟刺来。

下意识的,吴苟便要使用那一招,但吴苟立刻止住打断了施法,转而双手抓住赫子抽向螺旋枪,并同步逆转重力。

只见双方兵器交锋的一瞬间,吴苟手上的赫子便直接炸成了碎块,而螺旋枪上也少了两根赫子。

螺旋枪仍然刺向吴苟,但终究是被减慢了速度,剩下的攻击被吴苟轻易侧身躲过。

趁着两根赫子还在再生,吴苟脚一踏,右手一插兜,十分装逼地金木研冲了过去,金木研想要让完好的两根赫子回来。

赫子合在一起的威力固然大,但操作性也肯定不如单根赫子强。

因此,哪怕两根赫子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分开,并向回刺向金木研。

但终究是吴苟先到了金木研面前,甚至他插在兜里装逼的手都还没有拔出来,仿佛笃定赫子攻击不到他一样,随即身体微微下沉,作出一副要踢过来的架势

金木研的反应却更快,早在赫子开始回防的时候他便知道已经来不及阻挡吴苟了。

干脆先下手为强,直接快速一拳向吴苟打去,通过观察刚刚的战斗,他发现切断他赫子的物体都被吴苟的手摸过。

哪怕是他的赫子,在活性降低后也不可能还有这么强大的攻击力。因此金木研推断对方肯定有一个可以让手上物品变锋利的能力。

因此金木研一拳率先打了过去,因为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身体没有他的强大,这样做不仅可以让吴苟来不及用他锋利的鞋子踢到他,还可以顺势逼退吴苟。

而且他的赫子马上就可以再生出来,只要拖住那对方就只能乖乖被他击杀。

但在金木研诧异的目光中,吴苟像是早有准备一样,快速将手从兜里拔出来也是一拳过来。

“疯了吗?”金木研十分疑惑。

但还没等金木研想通,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吴苟的拳头并没有像他预想中的被打烂,反而是金木研的整只手被切成了碎块,并随着吴苟的前进,开始蔓延向整条手臂。

金木研的瞳孔急速缩小,急忙抽手后退,但整只小臂已经被切成了碎块。

吴苟得势不饶人,如跗骨之蛆般跟了上来,拳头上闪烁着寒光。

“等等,寒光?”

没错,这次金木研看清了,吴苟的两只手的指缝中夹着刀片,看起来像是整只拳头冒着寒光。

这就是刚刚金木研手被切碎的真相:吴苟在冲来的时候,手插兜里不是为了装逼耍帅,而是为了往指缝里塞刀片,最后才拔出来,也是为了隐藏手中的刀片。

手中的剧痛传来,金木研压抑着自己的痛苦,因为现在哪怕有一点分心,男人的拳头便会切碎他的脑袋。

一根赫子终于回到了金木研身边,直接刺向了吴苟,吴苟看也不看右手一拳打在上面,又是一根赫子掉落。

而手中刀片普通的材质再也忍受不住高强度的战斗,刀刃纷纷卷起。

吴苟骂了声“什么垃圾质量,让我找到谁造的不给他全家预约送走。”便左手一拳打向金木研,趁着空隙,右手再从兜中拔出了刀片。

金木研原本看到刀片卷刃的希望也被扑灭,赫子再生也需要能量,而且自己现在就剩一只手,拖下去,自己不是耗尽能量就是被一拳轰碎脑袋。

他不想死,他才刚获得新生。

求生的欲望刺激了金木研内心的疯狂,只见他凭着肚子上被打了一拳,一脚直接踢飞了吴苟,虽然吴苟及时进行了闪避,但吴苟左腰上依然少了一块,让吴苟脸上的贱笑差点破功。

但金木研没有在意这些,他现在看到的世界一片血红,眼中只有那个笑起来让人十分想打的男人,脑中也只有一个想法:“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这个想法在脑中不断重复,占据了整个大脑。

只见金木研如同野兽一般,仅剩的一只手也撑在地上,嘴里不断重复着:“吃了你!”便三肢着地地奔跑了起来。

此时金木研的眼睛早已只剩下了白色的眼白,嘴里不断流下口水,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那神色,像是见到了自己爱吃的美食一样,活脱脱一只地狱里的恶鬼。

在离吴苟还有一点距离时,金木研便三肢一蹬,向吴苟扑来,吴苟他把头送上来。

当即一拳打了过去,但现在感到惊讶的人变成了吴苟。只见金木研竟然在空中缩紧了身子,随后突然伸出双脚,竟然踩在了自己打出的手臂上,抓住吴苟给他的肩膀就来了一口。

随后也不待吴苟有反应,脚一蹬便利用反作用力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漂亮的360度转体,轻盈地落在了地上,嘴巴周围还残留着血液,看着吴苟,眼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肩膀上的伤口传来的缺失感,将吴苟从懵逼中拉了过来,反应过来的他看到金木研嘲讽的神色后,脸上不仅没有一点的愤怒或者恐惧,反而捂着肚子开始大笑起来,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吴苟此时的模样比起金木雅也不遑多让,嘴角咧起,如果不是身体不允许,估计可以咧到耳根处,所以,吴苟直接拿起刀片,将自己的嘴角直接切到了耳根处。

似乎是没有了嘴角的限制,吴苟的笑声愈发尖锐刺耳,像是有人在拿针扎进你的耳朵一样。声音已经开始嘶哑,但他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忘我地笑着。在没人样这方面,他已经超越金木研了。

吴苟转头看向金木研那一脸崩坏的表情,说:“别那么绷着脸,多笑笑嘛。”

金木研不为所动,他想直接去咬断男人的脖子,但野兽的本能在不断提醒着他这个状态下的吴苟有多危险。

恶意像潮水般涌来,牢牢地将他包裹住。

见金木研毫无反应,吴苟的脸上带了些许愤怒,“真是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不过没关系,哥哥会帮你的。”

说完,直接大步冲向金木研。

近了

更近了

在金木研的野兽感知中,本来还算安静的恶意,在吴苟动的一刻不再掩饰,开始沸腾了起来,像一根根尖刺,冲击向金木研的精神。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眼睛中的勾玉缓缓旋转着,原本的两个勾玉也不知在何时变成了三个。

这正是吴苟的恶意与写轮眼幻术的配合。

像是被刺激到了一般,金木研的赫子像疯了一般,舍弃了所有防御向吴苟攻击而来,本体也不断出着拳头。

吴苟则是不断地在金木研身边腾转挪移,多次利用金木研身体作为掩护挡住赫子的袭击,并不断地伤害金木研的肉体。

哪怕有赫子绕过死角袭来,也会被吴苟用脚或拳头给踢断。

金木研也不甘示弱,不断地用自己的身上各个部位攻击着吴苟,拳,掌,肘,膝,脚,牙,头,不时还有赫子的袭击。

渐渐的,两个人的速度都开始慢了下来,金木研的赫子不再再生出来,身上的伤口回复速度也开始越来越慢,在声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重伤效果开始慢慢展现出了他的威力。

吴苟即使有“新月”“锋锐附魔”“写轮眼”的帮助,左臂也不可避免地在用右手打断一只赫子之后,被金木研找到机会一拳打断了,软软地垂在身前。

上身的卫衣早就在连续的高强度战斗中破碎,露出满是伤痕的身体,伤口上流着不知道是谁的血液,那一双血红的眼睛也因为高强度使用而微微暗淡。

而且吴苟的精神力在高强度的持续战斗中也即将见底,只够再发动几次新月,而且现在右手上的刀片是最后一批了,毕竟总共就带进来二十多片,毕竟他也是打着打着突然想到刀片拳套这个骚想法。

在金木研用最后一根赫子与吴苟的拳对撞,刀片和赫子一起报废了。

但金木研脸上却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笑容,因为眼前的男人没再拿出刀片,说明吴苟已经失去了可以伤害到他的手段。

正打算一拳打碎吴苟的脑袋,只见吴苟身体晃了晃,像是体力不支一般,倒了下去。

金木研还来不及反应,便感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低头一看,满脸是血的男人笑着,用着愉快的语气说出:“game over。”

一股远超过手臂被切碎,赫子被切断的剧痛直接冲击向金木研的神经,咬牙低头一看,他腿上的皮肤在往他的肉里钻,而他的肉则在拼命地往外挤。

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让金木研直接惨叫出来,如同小兽的哀鸣一般。

但吴苟没有犹豫,反手再扭转了金木研剩下的左手,再坐在了他的背上,抓着头发将他的头拎起来,喘着粗气,压着笑意,贴在他的耳边低语:“不是要叫你多笑笑吗,怎么不笑呢,不听话的小朋友就要好好管教。”

带着血腥气的吐息喷在金木研的脸上,吴苟那低沉且沙哑的笑声不断刺激着他,提醒着他现在的败犬的处境。

仿佛故地重游,他又变成了当时那个被壁虎不断折磨的懦弱少年,懦弱少年的人格占据了身体的主导。

“笑啊,快点笑啊!”吴苟已经开始感到不耐烦,所以决定下一记猛药。

“如果你再没反应,我就去把20区咖啡店的人通通杀光。”他不信金木研这个本性温柔的人黑化后能毫无感情。毕竟原著中20区咖啡店被围攻时,金木研冒着被杀的风险都要回去救那批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不其然,一阵难听的笑声响起,身下这个少年终于被击中了软肋,顺从地发出难听的笑声。

“你这不是会笑嘛,希望接下来保持住,别停下,不然我就去杀光20区咖啡店。”吴苟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即便将金木研剩下的一条腿也给翻转了,剧痛袭来,金木研想惨叫出声,可到了嘴边却是一声声笑,他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放过自己,但他必须要用自己最后一份力量去保护咖啡店的大家。

最后,哪怕是用刀片割肉,二度翻转,甚至一些不方便写出来的折磨,金木研都艰难保持着笑声。

吴苟玩到后面都感觉没意思了,“啧”了一声,将手掌覆盖在金木研的头上,正准备发动“新月”。

已经感觉到死期将近的金木研淡淡一笑,出声道:“如果你可以见到董香的话,帮我跟她带一句‘我喜欢你’吧。”

说完他的眼中便慢慢失去了光泽,直到变得浑浊一片。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打算评价。

回想曾经的学生时代,他也相信过一个人,但给予他的却是背叛,所以吴苟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不过没关系,吴苟已经原谅她了,毕竟,谁会跟跟一个已经死掉的人计较呢。

疯狂从来就不是什么一时兴起。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