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全文阅读,吴苟在线免费看

玄幻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作者是吴小犬2号机,主角是吴苟,主要讲述了:我叫吴苟,是一名玩家,我干过很多荒唐事,很多人恨我入骨,骂我疯子,骂我变态,但都是小问题,因为我是最强的。

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全文阅读,吴苟在线免费看

第3章 任务

写轮眼附带的能力跟吴苟预想的差不多,动态视力,神经反射,精神属性的加强都可以更好的配合他的“新月”。

“系统,我要怎么变强?”

【有不同的任务类型,每周会有一个强制任务,若无法完成玩家会被强制抹杀】

【而有时候玩家也会触发随机任务,这类任务没有失败惩罚】

【还有事件任务,该任务需等级提高之后才能解锁相关信息】

“那我先完成每周的强制任务吧。”

【触发强制任务】

【请注意到无人的地方开始任务】

【任务名:疯狂雨夜】

【任务目标:杀死邪恶的资本家道格】

【任务奖励1:自由属性点3点】

【任务奖励2:开启部分系统功能】

【任务奖励3:不被发现,奖励一张随机技能卡】

【注:1、战斗时不可开启强制任务】

【2、任务时间不管过去多久,现实都只会过去一瞬间】

随即吴苟周围的一切开始飘散,同时又有新的场景开始构建起来。

转眼窗外的天空像是一杯水中被滴入了一滴墨,黑暗开始扩散,转眼吴苟已站在了一座雄伟的大厦下面的商业街,但疾风骤雨却让这座本该生机勃勃的街道只剩下寥寥几个行人。

哪怕街上的路灯已经全部打开,但在暴风雨和黑暗中仍像萤火一样渺小,很多店铺也都关了大门,只有少数几家还在风雨中坚持做生意,令人敬佩

吴苟傲立在其中,单薄的身子像是随时能被吹走,但他只是微微一笑,戴上卫衣的帽子,便融进了夜色之中。

看着系统地图上红点的位置,吴苟知道,他的目标就在这个大厦的顶层。

“还真是简洁明了的任务啊。”以吴苟多年看小说的经验来看,他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没准是真实存在的,也可能是系统构建出来的,毕竟如果是现实中做任务,那今天我杀一个资本家,明天你杀一个官员,世界早就要乱套了。

而看大厦中还有不少楼层亮着灯,这么晚还要加班,可恶,就让我这个根正苗红的红色战士来净化你身上属于资本主义的恶臭。

这样一想,吴苟对等下弄死道格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刚走向正门想要进去,两个保安直接拦住了吴苟,“对不起先生,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

“先生,除了工作人员和预约的客户,我们这里是谢绝外人进入的。”

说完两个保安就回去关上了门,一个嘴里还念叨着:“老张,去厕所摸个鱼玩会儿手机吧,这鬼天气再站下去我就要成落汤鸡了。”

看起来正门进去是行不通了。

吴苟只好另寻他路,在大厦附近转了一圈,还刚好看到个后门,不过被上了锁。

不过这难不倒吴苟,他将手掌贴在了锁的位置,发动了新月的翻转能力,门锁便开始扭曲起来,锁里面的结构被挤了出来,而锁体则是往里钻,两者呈现出一种荒诞的形态。

不多时,门便被吴苟推开了,吴苟闪身进去顺便关好了门。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处在一个宽阔的过道,两边还有一扇扇门,吴苟压低身体重心,减轻脚步,一扇扇看下去。毕竟他现在浑身湿哒哒的样子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

找到安全楼梯,吴苟便开始向上爬,至于为什么不走电梯,他可不想电梯门打开就是几个保安看着他。

待到达顶层时,吴苟早已气喘吁吁,有31楼,吴苟现在身体素质还是普通人,这么多楼层自然是十分要命。

待体力恢复的差不多后,吴苟慢慢靠近大门,一点点的推开,将自己的视线送了进去:一个十分大的空间,里面有很多张沙发,还有一个自助吧台,看起来是给那些来见道格的人准备的。

不远处还有一扇用不知名金属打造成的大门,上面雕刻着各种华丽的花纹,透露着一股奢华的气息。

根据地图上的红点表示,道格就在里面了。

吴苟推开门,向着那扇奢华的大门走去。

老规矩,推一点看看情况,高调做人,低调做事嘛。

里面的装修比起原来的大门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私人酒吧,酒柜上的每一瓶酒都足够买下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一个摆满了艺术品的柜子;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等等,可惜吴苟当了二十多年的土狗,还有好多看着就奢华的东西根本认不出来。

里面只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进行“工作指导”,男人光看那宽阔的背影就知道是一只二师兄,而女人则是长了张狐胚子脸,长着一双丹凤眼,似是男人的“指导”太过严厉,女人的眼圈开始发红,眼尾微微勾起,让人十分有欺负的欲望,像是一朵快要展绽开的玫瑰。

似乎是室内的空气太过闷热,两人不约而同地卸下铠甲,就连里面暖色调的灯光都开始变得粉嫩起来。

吴苟干脆直接席地而坐,开始认真的观摩起“工作指导”,道格在这里跑不了,但现场直播这种美事可遇不可求啊。

不多时“工作指导”快要接近尾声。

那么,这种时候就该爷出场了!

“爷来啦!”

吴苟大喊一声,也不管有没有回应,直接一脚把门踹开。

只听“呯”的一声,两人直接一个激灵,女人更是直接被道格甩到了地上。

“别激动,你们继续,我就看着。”虽然没看到,但就女人那流畅的落地动作,道格被刚刚那一吓,估计是被套上了狗头的“枯萎”了。

“滚,给我滚!”男人提起裤子,直接一脚踢在女人肚子上,如一头发怒的野兽一般吼叫着,但给吴苟的感觉更像是一头垂垂老矣的老狗。

女人不敢反抗,拿起铠甲便要离开,男人也在这时转过身来,眼中闪烁着恶意,指着吴苟:“你是谁?不管你背后有谁,你tm都死定了,我要杀光你的全家!”

这时吴苟才看清道格的样子,要不是道格脸上还有点人样。吴苟都以为他是一只猪套着西服呢。

衬衫被他那不知道装了什么的肚子紧紧撑着,看那扣子,不停地颤抖,仿佛随时要爆开来,承受了它这个质量不该承受的痛苦。

简而言之,道格的特征十分鲜明,看到他这样子就可以知道他十分富有,而且是富可敌国的那一种。

见吴苟没有反应,道格正欲上前给他点教训,只见吴苟直接捏住了女人的脑袋,在道格惊恐的眼神中,女人的头上的肉开始被翻出来,而皮则慢慢地陷进肉里,不多时,女人的脸便成了一张没有皮肤的恶鬼脸庞,流淌着血水。

“杀你的人,一点小把戏,喜欢吗?还有更好玩的。”吴苟淡漠地回答,他不介意给将死之人解答一点小小的疑惑。

只见吴苟手中的女人,整个身体开始缩小,像是被什么东西在挤压,慢慢地便被挤成了一个球形物体,道格甚至还能看到女人那带着惊恐与不甘的眼神。

不知何时,道格已经瘫坐在了地上,下面开始流出恶臭的液体,这一幕在吴苟眼中十分好笑,吴苟走上前去拍了拍道格的脸,不得不说,十分有弹性,每拍一下还会晃动,像在拍一坨棉花一样。

“怎么了,不是说我死定了吗?”

道格那呆滞的眼神才慢慢恢复过来,“放了我,求求你,你要多少钱都可以,我有很多钱!”

道格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带着微笑,双眼赤红的年轻人不是自己平时可以随便拿捏的普通人,面对死亡的威胁,他怕了,鼻涕和眼泪一起留下来,颤抖地请求着吴苟。

“可以啊,你刚刚不是还没完事吗,现在可以再给我重播一遍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吴苟仰起头开始疯狂大笑起来。

笑声尖锐而又刺耳,但道格却能感受到对方心中的愉悦。

吴苟将手中那个“球”递了过去,“不是想要活命吗,快点啊,难道不想活了吗?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的枪好像被我吓废了。哈哈哈……”笑声又再一次响起“对不起,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平时我不会笑,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吴苟还十分有“礼貌”地补了一个毫无诚意的道歉。

“如果我真的做了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当然。”

“好。”

道格带着一副麻木的表情接过了“球”。

而吴苟也拿起道格的手机开始津津有味地录制视频。

……

当做到一半时,吴苟突然出声了,“你知道比杀死一个人更残忍的是什么吗?”

道格没有回答,只是机械地重复着那个他以前恨不得每天都可以练习的动作,现在他只觉得恶心。

吴苟也不在意,贴在了道格耳朵旁,出声:“是杀死一个人的精神,毁掉他的名誉,让他死都死不安稳。”

道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要起身,但是已经迟了。

重力,逆转!

吴苟身上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道格和“球”一起推了出去,撞碎了玻璃窗飞了出去。吴苟甚至还能看到道格狰狞的表情,但一切都结束了。

大雨掩盖了,也洗刷掉了所有的罪恶,在大雨中,一切声音都被掩盖,不管是玻璃碎裂的声音,道格的惨叫声,沉重的落地声。

或许道格被发现要等到公司的人下班,但这估计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或者看那两个保安什么时候良心发现回来站岗。

吴苟站在落地窗的缺口,看着外面,夜空早已恢复了宁静。

【任务已完成,是否返回】

“先等一等。”

留下那只录制视频的手机,只见吴苟走出落地窗的缺口,一脚踩在了大厦的表面,紧接着另一只脚也踩了上去,但惊奇的是吴苟并没有掉下去,而是稳稳地站在了上面。

这是吴苟对于“新月”的一种开发,由于“新月”是以吴苟为中心逆转重力,逆转重力的作用范围是一个圆形,就像是一个星球,而吴苟就是地心,只不过吴苟的重力方向与地心完全相反。

因此只要开启逆转重力,吴苟便会一直往脚下施加一个同方向的力,类似于我们日常生活中收到的重力,吴苟也是如此。

所以吴苟可以在任何表面行走。

吴苟慢慢走上了大厦顶端,在上面站定。

吴苟可以感觉到,自己今天十分不对劲,他不该这么残忍的,他本来可以直接进去杀掉道格,而不用这么折磨他,但他就是这么做了。

而且对于道格的死,吴苟并没有什么刚开始杀人的恶心感觉,虽然上次杀掉那个杀人犯是为了自保,但他确实没有什么抵触。

就在刚才,他甚至有点想去下面观赏下自己的“杰作”,等下,道格不会摔成肉酱了吧?

那可就太可惜了,他们见识不到道格生猛的一面了,不过没关系,我还给他们留下了视频供他们膜拜。

吴苟恶趣味地想着。

当时看到道格奢华的生活后,吴苟承认他羡慕了,像是有一团火在胸口中疯狂地燃烧,让他想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他也想要成为那个站在天上的人,而不是现在这样平平无奇的结束一生。

野心的火苗在心中已经升起,终有一日会成长到燎原烈火。

吴苟知道,自己现在很像那些小说中的配角,突然间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后性格扭曲,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或许他疯了,但是只要他能一步步地走到顶峰,那疯的就是其他人了,不是吗?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规则由强者制定。

吴苟慢慢张开了双臂,像是要拥抱着正在咆哮着的风雨,他感受风刮过身体的冰冷,聆听雨水打在衣服上的“滴答”声,鹤唳的风声像是在为他哀嚎,也像是在献上礼炮。

吴苟咧起嘴角,雨夜中,那双血色的眼睛像是两颗用血液制成的华贵宝石,在黑暗中散发着邪恶的光芒。

“真是一个疯狂的雨夜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