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小说吴苟完整版阅读

吴小犬2号机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玄幻小说,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非常火爆,主角是吴苟,主要讲述了:我叫吴苟,是一名玩家,我干过很多荒唐事,很多人恨我入骨,骂我疯子,骂我变态,但都是小问题,因为我是最强的。

全球玩家:我能获得幻想能力小说吴苟完整版阅读

第6章 赫子的妙用

【玩家以获得天赋:独眼喰种(改)】

【天赋效果1:玩家会觉醒属于自己的赫子】

【天赋效果2:玩家的体质+1,敏捷+1,身体抗击打能力,恢复能力大幅加强】

【天赋效果3:玩家可通过吞噬人类尸体来补充体力与加速恢复伤势】

现在吴苟的玩家面板就变为了:

玩家:沃伦

等级:4级(0阶)

天赋:幻想对战,写轮眼,新月,独眼喰种(改)

技能:锋锐附魔

装备:??(未知)

体质:7

敏捷:7

精神:8

回到房间的吴苟又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身上没有了混杂的血液,破碎的衣服也重新完好,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消失,就连被打断的手臂也能够动了。

虽然身体上的伤势恢复了,但精神上的疲惫却无法修复。

吴苟现在只想好好地躺在床上睡一觉,困意从身体的各个角落袭来,像是给他的上下眼皮分别装上了异性磁铁。

在相互吸引的作用下,不停地想要合为一体。

吴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3:00。

还不晚,索性用手机定了个晚上7点的闹钟,直接将整个人摔在了床上进入了梦乡。

……

“我认真 认真地卖萌给你看!”

“认真 认真地卖萌给你看!”

……

铃声准时在七点钟响起,铃声取自于吴苟在小破站听到的一个正太音up主翻唱的,听着还挺可爱的,就设成了手机铃声。

被闹醒的吴苟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迷迷糊糊地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发呆。

待到人稍微清醒点后吴苟的大脑也开始重新运转,随后坐起身来,准备验证一下他之前的猜想。

首先,便是先将赫子觉醒出来看一看吧。

随着吴苟的意念沉入身体之中,吴苟感觉到他屁股那一块开始隐隐发热。

“我C,难不成要觉醒什么奇怪属性了?”吴苟一脸“惊吓”。

现实当然没有那么的扯淡,直接吴苟尾椎骨的位置突然冲出了一个神秘物体。

正是赫子四大分类中的尾赫,羽赫擅长速度与爆发,甲赫擅长防护与力量,鳞赫擅长攻击与再生。

而尾赫,则是最均衡的一个赫子,但也是吴苟最需要的赫子。而且尾赫对下肢能力有较大加强,对于体术的增幅是四大赫子中最强的,这也正适合于吴苟随心所欲的战斗风格。

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的吴苟惊喜地看向自己的尾赫:尾赫标准的触手状,通体光滑细长,通体呈暗蓝色,也是为了战斗与偷袭需要。

毕竟如果跟原著某些赫子一样发点微光,那岂不是明晃晃告诉敌人:“这就是我的杀招,你可注意了嗷。”

上手一摸,软软的,滑滑的,触感十分良好。

而且吴苟发现尾赫的末端可以随他心意变换形状,像是刀、枪、锤等等的形状,同时吴苟也可以控制这块区域的软硬,来达到各种兵器使用的需要。

尾赫的长度也可以随吴苟心意掌控,最短是1米,最长是7m。

身体多了一个尾巴的感觉让吴苟十分新奇,他就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开始玩起了自己的尾赫。

像什么用尾赫凹个爱心,用尾赫掐自己,后面吴苟还尝试将末端变成一只手的形状,想要将客厅桌子上的水杯拿过来。

这样吴苟以后想拿远处的东西都不需要费力气多走几步路了。

不过吴苟才刚刚获得能力,你让他变成刀砍人还行,变成一只手拿起水杯给别人喝水那确实有点“强尾所难”了。

所以这个骚想法也是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待玩的差不多了,吴苟便要开始验证自己的那个猜想了。

他先是随便拿了个多余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将尾赫贴在杯子上,发动了“新月”。

下一刻,杯子便开始翻转起来,整个结构开始向内缩起来,短时间内便变成了一个扭曲的样子。

吴苟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起飞咯。”在原著《jojo的奇妙冒险》中,虽然翻转拳很强大,但其射程也确实感人。

所以吴苟想到了喰种世界的赫子体系。如果说赫子也算本体可以触发翻转拳的话,那么新月的射程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现在这个结果正是吴苟理想中的情况。

心情雀跃的吴苟正想去拿包烟抽几根庆祝一下,才发现自己的烟在昨天就已经抽完了。

可惜今天一天都在打架,他都快忘记这一茬了。

不过吴苟在得到新能力的兴奋过去后饥饿感也开始袭来,毕竟白天吃的那么简单,还经历了几场战斗,他的身体早就在向他抗议了。

“算了,现在出去买几包烟,吃个饭就回来睡觉,明天再去公司看看有没有任务。”

想着吴苟便收起了尾赫,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尾赫这样出来又进去,吴苟的裤子竟然完好无损,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有过一条尾巴。

这也让吴苟对于这个新天赋更加满意,这样就不用每开一次就得换条裤子。

先是去下面的“幸福面馆”点了碗牛肉面,面馆旁边有一家“滑来士”,不过吴苟从没去吃过,对于“喷射”,吴苟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填饱了肚子,再去烟酒店买了几包烟,当即迫不及待从烟盒里弹出一根烟点上。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吃饱吸足的吴苟看时间还早,索性去街上逛一逛,消消食。而且,“她”的祭日也快要到了,吴苟得提前去买支白玫瑰到时去给她摆上。

吴苟每年祭日去墓地看看“她”,只不过是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的一种嘲讽,虽然她的家人还以为这个每年都会去看他们女儿墓碑的青年是什么深情好男儿(舔狗)。

但或许他们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那个杀死他们亲爱女儿后失踪的凶手一直都在他们身边。

正如有些杀人凶手喜欢重返作案现场来重温自己的“杰作”。

吴苟也有类似的心理,他每年都会去看望“她”,并且跟“她”的家人亲切地打着招呼,再装出一副十分痛心的样子,假惺惺地挤出几滴泪,好像对于“她”的死亡有多少难受。

但其实吴苟只想哈哈大笑。

看着他们被自己的表演所打动,还来安慰他的时候,吴苟的心中总是会有一股强烈的快感。

不知道“她”泉下有知看到“她”的家人跟杀死自己的凶手如此亲热会不会气的一捧灰撒出来。

光是想想几天后的场景就让人兴奋呢!

思绪飘着,吴苟便已站在了花店门前。

“小伙子,要买花吗?”一个面相慈和,一张脸上已经开始爬上皱纹,头发也微微发白的大妈招呼着。

“对,一支白玫瑰。”吴苟笑着回答道,可笑容中却又带着一丝丝的“哀伤”。

“小伙子,节哀顺变啊。”

“好的阿姨,我明白的。”吴苟又适时挤出了几滴泪。

待拿到白玫瑰转身离开后,吴苟脸上那点哀伤的深情模样瞬间消失无踪,又重新变回了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啊!”

待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吴苟情不自禁地唱出了声,而他那飘忽向街上美女的猥琐眼神也暴露了此时他美好的心情,现在就算带着一副圆框眼镜也无法掩盖他那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色狗气质。

在美好的心情下,商铺里吵闹的音乐,行人的交谈声,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都像是被编织成了一曲美妙的交响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