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杜仲姜晖福寿路的棺材铺小说在线推荐

热门悬疑小说千千万,懒猫叉烧DD的福寿路的棺材铺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杜仲姜晖,主要讲述了:樟木镇不管是从地形地势,都是积煞之地,若不是前人观山辨水,在这里种下九龙樟木,镇压阴煞。又从别处迁来人口,让人气冲淡煞气。这里必然会成为阴煞苦地,滋生阴物。但人有好坏,还是有人打了这里的主意,试图破解

杜仲姜晖福寿路的棺材铺小说在线推荐

第9章 新的发现

杜仲还在店里,看到自己两个堂兄弟过来了,自己终于可以偷懒了。杜仲让他们在店里看着,并准备好一具棺木,晚点一起送到寿衣铺子。自己则出了门,走到铺子外面的九龙樟木下,在那里坐下开始发呆。

坐在那里,杜仲不由自主地开始想昨天跟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早上姜晖门口出现的死猪以及两个婴儿尸体,这个事情明显是有人故意设计的,只是目的现在还不明确;姜晖提出要设灵,这个是突发情况,估计谁都不会想到姜晖要设灵;自己找大嘴巴了解两个婴儿尸体的事情,是因为大嘴巴明显知道一些跟小孩尸体有关的事情,但却被寿衣铺子老板娘给打断了,寿衣铺子老板娘当时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呢?晚上自己去姜晖铺子,当时应该没人看到,但也说不准;半夜大嘴巴来敲门,想骗自己开门,那个大嘴巴是人是鬼,又是谁呢;第二天大嘴巴就死了,还是横死,又是怎么造成的呢。

将这些想了一遍,杜仲感觉事情好像清晰了一点,有人想害姜晖,被大嘴巴知道了,然后大嘴巴死了。但大嘴巴为什么要喊自己开门呢,难道是有人想害自己?又会是谁呢?

杜仲又想到另外一个事情,林老板知道自己不是凶手,但为什么又不让自己去看呢,也拦住别人去看,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突然又想到了林家娘子,嗯,是个勾人的尤物,杜仲又自嘲地笑了一声。

坐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想出个头绪来,但人感觉清醒了很多。放空发呆,有时候可能没解决问题,但能让人换换脑子,不再执着钻牛角尖,抽离出来后,感觉有些事情还是有别的解决方法的。

杜仲又去到姜晖铺子里面,看到道长已经在那里了。就问道长发现了什么新情况么?

道长将大嘴巴尸体的事情跟杜仲说了,问了杜仲一个问题,有没有什么仪式,需要生生剥离五官,然后再分尸?

杜仲摇摇头,说道:“据我所知,剥离五官,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罪大恶极,被生生撕扯,让人从有到无,一点点感觉自己与这个世界断开连接,这种只是在管家刑罚里面才有;另外一种,则是制作人俑,剥离五官,再封上,让魂魄不能脱离,世世代代都被封禁在里面,一般是用来守护禁地用的。至于像这样,去魂、分尸、生拔五官,还真没听说过。”

姜晖听两个人说话,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什么禁忌一样,全程都不敢吭声,只能听两个人在那里说。

道长又说了一个疑惑:“很奇怪,在寿衣铺子里面没有看到一点血液,也完全没闻到血腥气。”

“道长你的意思是说,大嘴巴不是死在店里的?”

“不清楚,福寿路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我们假设来说,如果大嘴巴是死在店铺里面,那怎么能没有血迹,如果不是死在店铺里面,哪又会死在哪里?”

“在店铺里面没有血迹,如果是正常人要做到,那就得控制伤口的位置,将血液放干,装好转移就行。事后再收拾一下,还是有可能做到的。如果不是人的东西,要做到这点,最简单的,就是找个吸血鬼,然后将人给吸干了。”

“如果是正常人,你觉得会是谁?”

“大嘴巴这个人虽然嘴巴大,喜欢四处搬弄是非,但人不是坏人,也没听说跟谁结仇的。一时半会不能确定是谁,但如果只是说谁最容易做到这个事情,那还得是那两口子?”

“寿衣铺子林老板跟老板娘?”

“他们是最先发现的,也跟道长你说是昨天晚上吃完饭才离开的,如果是他们两个人做的,吃饭的时候迷晕了,以他们两个的手段,让人在昏迷中死去并不难,剩下的事情,不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刀口呢?他们怎么做到的。”

“刀口?这个不好说,整个镇子来说,能造成那样刀口的,估计也没几个人了,是不是,道长?”

姜晖很疑惑,杜仲为什么反问道长了,自己也不由地看向道长。

道长想了一下,说道:“熟悉经脉骨骼的人,再有意识地练习一下,是有可能做到的,镇子里面熟悉经脉骨骼的,行医的、接骨的、练武的,都有可能。”

“还有屠夫,以及养尸的。”道长想了一下又补充道。

“这些都是门面上的,可能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两个人这样一说,感觉这个方向的人也不少。就又回到刚才的问题,除了寿衣铺子两口子,还有没有其他人呢?

杜仲提到,如果换位思考,要他们来做这个事情,自己会怎么做?

先想办法进入铺子,这个简单,都是乡邻,叫门就能行。接下来迷晕对方,貌似也不难。这样一想,好像又谁都有可能了。

三个人又聊到林老板,为什么不将消息放出去,只是因为死得太惨么?他又是怎么考虑的,又有什么别的计划么?

道长突然问道:“昨天大嘴巴是什么时候叫的门?”

杜仲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子时过半的时候,当时灵位的香差不多烧一半,这种香是特制的,一个时辰烧完一根。

道长的意思是如果那个时候大嘴巴已经死了,那么从吃完饭,到叫门,也就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前面那一个时辰路上还有可能有人在外面,也就是说,可能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去做那些事情。开门、迷晕、放血、分尸,再收拾好离开,一个时辰的时间,相对就比较仓促了,除非,对方对这类事情十分熟练,能从容不迫,不受一点情绪的影响,很快处理完。

杜仲跟道长互相对视了一下,杜仲想到的是屠夫,道长想到的是养尸人。这两个人都熟悉经脉,分割尸体并不在话下,这两类人心理素质也都不差,要他们来做这样的事情,胆量跟效率都没有问题。

到了中午,林老板差人来请杜仲跟道长前去吃饭,顺道客套地请了姜晖,姜晖知道当地的规矩,就推辞不方便,没有跟着一起过去。樟木镇的规矩,人死第一天是主家安排人报丧,选下葬日子,这天是不会安排宴请宾客的,只是帮忙的人吃个便饭,算是感谢过来帮忙的。真正迎客办事的日子,一般都是下葬日子当天跟前一天,当然如果碰到一些特殊情况,也会有一些变动,比如刚好碰到不宜安葬的日子,也可能会多停尸几天,或者是人横死在外面,有一些忌讳的地方,那也只能是另行安排了。

两个人到了寿衣铺子,铺子门口已经重新张贴对联,挂起了白幡。铺子也重新整理,将里面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这都是为了后面待客提前腾出位置来。来到后堂,日常用的东西都搬到偏房,空出来的位置,放了两张桌子,用来吃饭跟摆放东西,在偏角的位置,另外放了一张桌子,是后面用来设置灵位的,靠墙的位置现在还空着,等棺木送过来,就停在这里。

中午吃饭的没有几个人,除了杜仲两个,另外三四个人,都是林老板的亲戚,杜仲也不是很熟,只是曾经偶尔见过一两面。因为不算正席,大家也没太多讲究,再加上本来就不熟悉,相互打了个招呼,就各顾各地开始吃饭。

中途林老板过来了一趟,问了一下道长还缺什么东西,也问了一下杜仲棺木什么时间会送到,问完就又匆匆离开了,也不知道是去忙什么去了。

棺木其实已经备好了,只是按照当地风俗规矩,棺木一般上午不送上门的,有的人家忌讳上午就看到棺木,如果碰到一些不讲理的,不说进屋,村子都不让你进去,只能安排下午送,或者晚上偷偷摸摸的送过去。福寿路虽然没那么多讲究,但杜仲的棺材铺还是会按照这些传统规矩,尽可能不犯忌讳。

杜仲快速吃完,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让大家慢吃,自己就先下桌了。给自己倒了杯茶,端着茶在屋内四处打量。道长知道他想在屋内找点线索,就有意地吃慢点,这样好让杜仲慢慢看。

杜仲转了一圈,试图发现点什么痕迹,但不管怎么看,怎么感应,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高手,将细节做得很好,没有什么遗漏。

这个时候,老板娘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看到杜仲在那里四处打量,也没特别在意,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找个位置,默默吃饭。杜仲则在老板娘开门出来的瞬间,朝房间内看了一眼,察觉到一丝丝阴冷,对于阴气的感应,在樟木镇估计没有比他更敏锐的了。后堂跟房间只是一门之隔,就能完全隔绝阴气?说明里面一定是有其他布置,让阴气没有外泄出来。只能在开门关门的瞬间,才察觉到那一点点的气息外泄。

所有人都吃完饭后,杜仲跟道长正要离开,突然被老板娘喊住了,示意两个人跟她进房间。

三个人走进大嘴巴停尸的房间,杜仲四处扫视了一遍了,并没有发现想看到的痕迹,这让杜仲更疑惑了,屋内明明还有残存的阴气,但屋外却感应不到,屋内也没看到什么符阵,怎么就能将阴气锁住呢?

老板娘走到床边,掀开遮盖尸体的被子,大嘴巴躺在那里,身上关节处已经被缝合在一起,只是不知道老板娘是用什么东西缝合的,不仔细看,竟然没看到缝合的丝线。

好像看出了他们的疑惑,老板娘开始向他们解释道,那是一种极细的蛛丝线,韧性极佳,在缝合的时候既能固定伤口,又让人不易察觉。老板娘叫两人进来,并不是要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缝合功力,而是要跟他们说另外一个发现。只见老板娘从床边盆里,拿出一块打湿的手帕,稍微拧干,就在大嘴巴尸体上擦拭起来。

随着老板娘的擦拭,大嘴巴尸体上慢慢出现了一道道的印痕。

道长问道:“这个印痕是全身都有,还是只是擦拭的位置有?”

老板娘说:“最开始我只是不小心滴水在尸身上,才发现了这些痕迹,后来将全身都擦洗了一遍,发现这个印记是全身的,而且头上的最为密集。”说着,就拿起手帕,在头上擦拭了起来。

只看大嘴巴头上浮现出一道道纹理,这些纹理好像并没有什么规律,但组合在一起并不违和,像是什么图腾,又像是一些特定符号的组合。

老板娘又开口说道:“不知道两位是否认识这些,上面的纹理我不是很清楚意义,但这种手法我可能知道,有一种刺青,在纹身的时候,加入特定的药水,刺完以后,只能用特定方法,才会让纹理显现。这种手法,除了纹身,还有一些其他的用途,比如陪葬的人俑,刺上后,在特定的灯光下才会显现;还有就是一些人皮制品上面,比如:人皮纸、人皮书,不懂的人看到的就是空白的,只有特定的方式才能让上面的信息显现。”

两个人都诧异地看着老板娘,她又是谁?为什么会懂得这些?还有为什么要告诉他们这些,她想做什么。

两个人都等着老板娘的解释,但老板娘并不想多说,杜仲没有办法,只能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老板娘坦然地看着他,说道:“杜老板,福寿路的人,谁没点秘密,杜老板守在棺材铺,最靠近九龙樟木的地方,你又是什么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

杜仲没有回答,只是依旧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并未理会,继续说道:“我的身世,两位也不用猜,我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至于这里的事情,我之所以愿意跟两位说,是因为我也想知道大嘴巴的是什么原因死的,我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去查,所以想请两位帮忙,我只想知道一个原因。”

杜仲说:“我们为什么要帮你呢?”

“那杜老板又在查什么呢?你在这房间里里外外看了那么久,又是在找什么呢?另外,昨天杜老板找大嘴巴,又是想干什么呢?”

杜仲笑了笑,聪明的女人,果然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老板娘继续说:“杜老板,你的目的我不想知道,但查大嘴巴的死因肯定对你的事情有帮助,只要你答应我,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消息。”

杜仲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按照自己的分析,这个事情不是冲着姜晖去的,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没有理由不查,既然如此那答应老板娘也没什么损失。

老板娘说:“你们留意一下我家那口子,昨天晚上他跟我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自己一个人走了,到大半夜才回的家,这之间他去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而且大嘴巴尸体上这些印记的事情,我也还没告诉他,你们也可以先当做不知道,看他知道后是什么反应吧。”

杜仲跟道长还想再问,但老板娘已经开始将尸体盖上,并将两人请了出去,两人只好先行离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