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杜仲姜晖在哪看,福寿路的棺材铺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悬疑小说,福寿路的棺材铺主角是杜仲姜晖,作者是懒猫叉烧DD,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樟木镇不管是从地形地势,都是积煞之地,若不是前人观山辨水,在这里种下九龙樟木,镇压阴煞。又从别处迁来人口,让人气冲淡煞气。这里必然会成为阴煞苦地,滋生阴物。但人有好坏,还是有人打了这里的主意,试图破解

小说杜仲姜晖在哪看,福寿路的棺材铺完整版阅读

第1章 同胞怨灵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杜仲停下手中的活计,心里甚是疑惑,这下雨天还有什么人在外面。起身开门,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少女,全身被雨水打湿。两个人互相看着,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能在你这里休息一下么,我是洲口镇的人。”还是少女先开口。

“这里就我一个人,你要是不嫌弃就进来吧。”杜仲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少女进了屋,然后在门上拍了一下,再将门关上。

“你跟我去厨房吧,那边有火塘。”说完,又停了下来,转身拿了两件衣服,递给少女,让她去房间自己换下衣服。

少女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衣服,踌躇地往房间走去。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响起了惊雷,房间里也响起一声尖叫。杜仲站在客厅,透过天窗看着屋外,身体一动不动。

雷声不断增强,屋外也是风雨大作,好像不把房屋掀翻不罢休一样。

少女换好衣服,慢慢地走出房间,看着杜仲并没有反应,还是看着屋外。自己也不敢乱动,只能借着屋内的灯光,悄悄地看着杜仲。

又是一道惊雷,伴随着少女的尖叫,杜仲回过神来。抱歉地对着少女一笑,然后举着灯,带着少女向后堂厨房走去。

刚转到后堂,少女又是一声尖叫,脸色也变得煞白,只见后堂堆放着几口漆黑的棺木,棺木上面落满了灰尘,通过灯光的反射,能看出棺木新旧不一。“别看那边,转过来,背对就好。”杜仲让少女转过去,开始点燃火塘的火,让少女坐在火塘边。

“还没吃晚饭吧,我给你下点面条吧,你先烤烤火,别着凉了。”

少女坐在火塘边,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得,有心拒绝杜仲,但就是开不了口。屋外风雨还在持续,屋内的灯火也在左右摇曳,少女只能佝下身子,看着火塘的火,尽量不去看周围。

杜仲看了一眼少女,也没说什么,拿出用荷叶包裹的挂面,又多切了几片生姜,将洗好的锅架在火塘上,倒了一瓢水,再下入姜片,盖好锅盖等水开。

少女看着杜仲,有心起身帮忙,但只是摇了摇身体,还是没起来。

“你是洲口镇的?怎么跑这边来了?”

“这里,是、哪里啊?”少女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我……”,少女感觉要哭出来一样:“我上午明明在山里采蘑菇,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天黑就到这里来了。”

“你是说你上午在洲口镇,晚上就到这里,那你下午呢。”杜仲也是愣了一下。

“我……我不知道啊。”少女终于没忍住,开始流眼泪。

“那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就是听到一声雷响,然后就发现自己坐在这边田野里面,四处黑漆漆的,只要你这里有光,我就往这边跑过来了。”少女哭着说。

“那你知道这里是哪么?”

少女摇摇头,又不由自主的往后看了一眼,但又很快的缩了回来,继续低着头看着火塘,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裤腿,紧紧的抱住双腿,她连杜仲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眼前的男子突然变成鬼怪一样。

杜仲看着少女,心里也觉得很是蹊跷,感觉到少女的恐慌,轻声说道:“这里是樟木镇,离洲口镇有二三十里,你过来没看到那棵九龙大樟树么。”

少女一听自己是在樟木镇,而不是在其他什么鬼怪地方,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下来。

“那你这里是?”

“门口有幡,这里是棺材铺。”看着水开了,杜仲开始将挂面下进锅里,撒了一把干菜,再滴了一点酱油,搅拌一下,就等面出锅了。

少女姓方,叫小茹,家里排行老五,现在才17岁。在聊天中,杜仲也大概知道了少女家庭的情况。少女本来吃东西就慢,在一个男子的注视下,吃得就更慢了。但外面的风雨却一阵强过一阵,杜仲跟小茹聊天的时候,时不时走神盯着窗外看,眉头微微皱起。

小茹吃完面条,察觉到杜仲心不在焉,也不敢再开口说话了。

“你相信我么?”杜仲开口说道。

“相……相……相信,吧。”小茹不知道杜仲是什么意思。

“我就当你相信了,等下你睡在那边的棺材里面,记住我的话:不管听到什么,不管发生什么,我没有打开棺盖之前,都不准出来。”杜仲看着小茹,眼睛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啊。”小茹的脸突然惊慌起来,看着杜仲的眼睛,感觉自己无处躲藏,想摇头或者移动一下身子都做不到。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得听我的,如果明天我们两个人都还在,我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杜仲没有放过她,还是盯着她说道。

小茹只能点点头,双手死死地抓着凳子腿。

杜仲移开一口棺木的棺盖,在里面铺了一床被子,就让小茹躺进去。这时候,门外的风雨突然变得更加急促。杜仲的脸色开始变了。催促小茹赶快,同时突然扯下神龛上面的一块红布,露出里面的钟馗画像,钟馗虚发皆张,双眼如炬,在雷电的映照下,尤显狰狞。

小茹被吓得整个人瘫倒在地上,杜仲顾不上太多,直接抱起她,放进棺木中,从身上取下一道辟邪符塞进小茹手里,然后就合上棺盖。将遮盖钟馗的红布反过来,盖在棺木上,上面有一道神符。

处理好这些,杜仲给火塘加了一次柴,但心神还是不宁,还是觉得不够保险,又去取了一个铃铛,一把宝剑以及一束毛发,都放在钟馗像前。点燃两支蜡烛,三根贡香,在神龛上倒入三杯水酒,恭恭敬敬地跪拜钟馗,口中说道:请钟馗伏魔。用手沾酒水,划过钟馗双眼,插上香,拿起铃铛,挂到了后堂门梁上。自己则抱着宝剑,坐在火塘边。

刚坐下,突然风雨袭门,屋内一阵凉风灌了进来,铃铛铃声大作,火塘的火也开始忽大忽小,摇曳不定。

杜仲知道有东西进来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在钟馗镇宅的情况下,还敢进屋,今天碰到的肯定不是什么小角色。

杜仲解开头发,将宝剑横放在膝盖,有心去将铃铛取下,但身体发寒,让自己不敢轻举妄动。火塘里面的火这个时候也开始慢慢变小,只看到烧红的木头,不见了明火。可刚才添加的明明是细柴,不至于这么快就烧没了。

杜仲将宝剑拄在地上,手握剑柄,另外一手扣在衣袖中,努力凝聚目力,希望能看清是什么东西,但都失败了,干脆闭上了眼睛。集中注意力,去感受寒气的动向。

后堂的铃声一直没断,暗示杜仲那个东西一直都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动攻击。

一声惊雷炸响,杜仲突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终于看到一团黑雾在屋内一闪而逝,再次消失。这个时候才看到,杜仲另外一只手里,拿着的是一面八卦镜。

就在这时,屋内铃声变得更急促,屋外传来了敲门声,还有小孩的哭声,女人的笑声,以及夹杂着野猫的哀嚎声。

杜仲心道不好,如果让外面的东西也进来了,今天势必不得善终了。看了一眼神龛,点燃的两根蜡烛已经熄灭了一根,感觉钟馗也蒙上了一阵灰色,没有刚才那么亮眼。

杜仲没有迟疑,抽出宝剑,快步来到神龛前,将八卦镜拍在小茹躺的棺木上,转身操起神龛上的灯盏,直接砸进火塘,突然从脖子上,扯下一根红绳,红绳上挂着一颗獠牙。

火塘火势暴起,屋外也传来几声尖叫,紧接着,刚才的声音都突然消失了。

杜仲一手持剑,一手抓着红绳,看着火塘另外一侧,这个时候他看清了,之前那一团黑雾,身形是个女子,女子的模样跟小茹很像,应该说几乎一样。

“没想到,你身上竟然有这么多秘密。”女子察觉到杜仲能看到她了。

“彼此彼此。”

“你将她藏在哪里?”

“先说你是谁。”

“让我上你的身,你就都知道了。”

“痴人说梦。”

女子带着一身阴煞向杜仲扑了过来,杜仲一手持剑,一手持獠牙,不断刺向女子。

天亮后,棺木被缓缓推开,小茹从里面坐了起来,昨夜她蜷缩在棺木中,身体颤抖个不停,一夜未眠,出来后整个人还是失魂落魄的。当她看到杜仲,也是脸色惨白,虚弱不堪,更让人觉得怪异的是,明明五六月的天气了,但杜仲还穿着了厚衣服,跟昨天判若两人。

两人在火塘边坐下,杜仲不停地翻动火塘里面的柴火,让火烧得更大一点。

“昨天?”小茹鼓起勇气,还是开了口。

“昨天的事情过去了,你没事了。”杜仲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跟你说一个故事吧。”

十七八年前,有一户人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但家里已经有好几个孩子了,没办法同时养活这么多孩子,就将其中一个孩子放在木盆里面,让木盆顺着河流漂下去,希望这个孩子能被好心人捡到收养。可事与愿违,这个孩子漂出去不久,就被河水打翻了木盆,淹死在河里。

被淹死的孩子顺着河流,漂到了另外一个镇,被人捞了起来。捞她的人没有将她下葬,反而将她魂魄封印在肉身中,然后将她的肉身封印在一处阴煞之地,让她以另外一种形态成长。为了加重她的怨念,经常跟她谈论她的身世,说她的父母是多么多么冷血刻薄,说她的同胞姐妹是多么招人喜欢,说她自己是命运多么凄惨可悲。同时,还不断教导她,人类的残暴,阴险。要不是这些原因,她也不会死去,她会跟她的姐妹一样快乐成长。而不是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永远见不到阳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个孩子最终变成了一个煞气深重的怨灵。

有一天,那个人突然对怨灵说,如果有一天,她能找到她那个同胞姐妹,那就可以夺舍那个人的肉身,到时候两个人就能互换身份,她也就能重新活过来,可以跟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也可以去向她父母寻仇,只要她想的,她都可以去做。她很期待,但她又没办法离开,她跟那个养她的人求情,但那个人只是说时候还没到。

那天很快就到来了,怨灵发现自己能脱离地下,在来到地面后,她就看到了她的那个同胞姐妹,她们两个长得太像了。她的姐妹在风雨中不停地奔跑,最后跑进了一个房子里面。她跟在后面,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跟风一样的怨灵,这次却好像深陷泥潭中,只能缓慢挪动。

她不甘心,引动着周围的煞气,死命的嘶吼,回应她的是更剧烈的雷雨风暴。她没有屈服,还是努力地向着那个房子挪去,她心中的执念,让她一定要追上那个女子,那个同胞姐妹,将她夺舍,然后去报复那些她想报复的人。

看到杜仲好一会没再说话,小茹知道故事结束了,忍不住问道:“她最后去哪了?”

“她消失了,以后都不会出现了。”

小茹失落的说:“是不是对她很不公平。”

杜仲知道小茹说的不是怨灵的消失,而是当初的舍弃。杜仲摇摇头,没有说话。

在送小茹离开的时候,杜仲说:“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一样,你碰到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如果那户人家当时并没有舍弃那个孩子会怎么样?如果当时那个被舍弃的孩子其实已经死了,又会怎么样?如果当时舍弃的是两个孩子,那结果又是怎么样?”

小茹离开了,但事情却并没有结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