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逆行相逢的救赎在哪看,齐逆梁逢小说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逆行相逢的救赎是由作者洒洒寒所写,主角是齐逆梁逢,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现实生活双受挫,齐逆的郁郁不振让闺蜜卞琼凉发觉在游戏中可以让她恢复自我。不知内情的齐逆本打算混着古代富家小姐的生活六个月,却偶然遇见了她的学长温逢化名为了宦途坎坷的官家子弟梁逢,被迫牵连进了一系列风波

逆行相逢的救赎在哪看,齐逆梁逢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4章 接下琼霓阁

那他岂不就是方才齐夫人提到的那个渣…哦不,半年前老来找她玩的邵家小少爷?

那…她刚刚还表现了一副完全不认识他的样子,如果他真的和原来的齐逆有什么纠葛,不会觉得她是故意的吧。

齐逆一下子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一旁的宁掌柜见自己刚说完反而让气氛越发凝固了,更是发挥了职业本能不放弃地添油加醋起来。

“怎么了少爷,这是齐家二小姐呀,您不记得了?”

宁掌柜见邵家少爷不出声,又朝齐逆那儿看了眼,冲她赔笑着说道,

“哎,齐小姐,您别见怪我们少爷就是这样,这半年前开始不知怎的经常去找不同家的姑娘一起“玩耍”。”

随着宁掌柜的添油加醋,越说齐逆的表情也越来越精彩,看着邵少爷的眼神就越奇怪。

“这原以为是少爷开窍了,哪知每个都是不出几天就自行断了往来,任各家小姐姑娘们找上门也一律不见,平白啊在坊间得了个“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称号…”

齐逆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笑出声了。

“宁掌柜,做好你的生意!”

见平时温和的小少爷竟带着些怒意训斥了自己,宁掌柜才惊觉自己好像说的太多了,立马捂着自己的嘴,转头继续领着齐夫人到一旁拿墨具去了。

齐逆见走在后面的齐夫人肩膀还有些颤抖,又见她侧面眉梢还带笑,原来齐夫人对这种趣事也会忍俊不禁,顿感亲切不少。

“呃,那个…”

“那个…”

“你先说,”

“你先..”

为什么他们俩会变成这么尴尬的场景?

“我..记性不太好,重新认识一下吧,齐逆。”

齐逆也不知该如何遮盖自己不记得他的事,姑且就把一切清零重新来吧。

她做了自我介绍,然后下意识就伸出了自己的手想和对方来个友好交流,而这就在下一秒她又收了回去。

好险好险,现实里的习惯了,古代男女应该不会握手认识吧。

齐逆向上瞟了一眼,对方似乎对她凭空划了一圈的手有些疑惑,但也没太深思,回应了她的自我介绍。

“我叫邵间。”

齐逆,就是这个名字,自己进入游戏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就以为一定是她,内测的女主。

毕竟这个可是他在研究室经常会听到卞组长提到的名字,她最好也是唯一的闺蜜的名字。

但结果就是试探了整整一周,完全没有任何现实生活的感觉,这一度让邵间十分失落。

难道内测的女主不是她,她也只是组长精心做的真人数据?

但是,现在再看着面前的人,邵间说不清楚这个异样感,面前的齐逆似乎比半年前的她更奇怪了,现实中卞组长的闺蜜真的是这么奇怪的人吗?

“邵间,挺少见的名字哈。”

齐逆一下没忍住自己爱开冷笑话的习惯,开完就后悔了,她看到邵间用更为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世界的古代人…都不爱说冷笑话吗。

“邵不是冷门的姓氏…”

“呃抱歉,只是一个小玩笑,你别介意。”

没想到他认真回答了她的冷笑话,天呐,更冷了,齐逆尬到想逃离。

没一会儿,账结完了,齐逆随齐夫人一起出了店门。

“逆儿,在想什么呢?那个邵家小少爷?”

齐夫人见齐逆少有地沉默便开口问道。

“嗯对…不是,娘,你别误会,我就是觉得他有些奇怪而已。”

齐夫人想起方才宁掌柜说的那些,还是有些引人发笑。

“确实是个挺奇怪的人,按理说都有了这样的传闻,见了真人反倒觉得有些可怜。而且,一个掌柜就敢在少爷面前如此多话,更显得他平时也定不是个跋扈势力之人。”

听了齐夫人的话,齐逆赞同地点点头,脑海里又冒出邵间那张人畜无害还有些委屈的脸。

“确实,娘说的对。”

回程路上,齐夫人听着外头商贩的叫卖声,突然撩开帘子,看着后面糖葫芦的小贩,就朝车夫说道。

“停一下。”

齐逆不解地看着齐夫人。

“难得出来一趟,娘记得你平日最爱买些糖葫芦吃,每次还总是说是哥哥喜欢吃,快下去买一些带回去吧。”

“嗯?”

不是齐夫人的提醒齐逆都快忘了那个拿wink来换东西的哥哥了,想必这糖葫芦就是所谓的正确答案吧。

就是还真是少见,妹妹帮哥哥背锅。

“谢谢娘。”

游戏里的日子就和现实中的日子一样,有事无事都过得很快。但在这里做个富家小姐,虚度光阴远比在现实里舒坦多了。

齐逆觉得可以称之为来旅游净化了自己的社畜生活。

不知不觉便过了五天。

齐逆屏退了两个丫鬟,一个人坐在凉亭里歇息,喂喂鱼,喝喝茶。

“如果我一直不出去,那是不是连琼琼也见不到,而且开启之前她还说了找了真人来帮我。算了,还是随缘吧。”

这里的生活,没有硬性的任务和剧情,随缘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急匆匆地朝这里走来,打断了齐逆的思路,她转身就远远看到了自己两个贴身丫鬟。

“二小姐,老爷叫你去书房呢。”

“我爹叫我去书房?”

难道会是什么支线任务?齐逆才想着随缘,这就来了?

她起身拍了拍手里的鱼食,让丫鬟在前面走给她带路,毕竟齐家太大,她还是个路痴。

没一会儿到了门口,齐逆上前敲了敲门。

“爹,我是逆儿。”

“进来。”

推门进去的齐逆就见齐老爷正坐在书桌后,可能是在处理什么工作。

“爹,找我有什么事吗?”

“逆儿,坐。”

齐逆闻言乖乖地坐在了面前的椅子上。

“逆儿,你应该知道,我们齐家在每个孩子年满十八的时候,不论男女都会开始教授经商之道。”

齐老爷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正眼看向齐逆,态度上告知着她正要说一些重要的事情。

不论男女都要教授经商之道,齐家的思想还挺先进,不用想应该也是卞氏出品。

“嗯,是的爹。”

“你的长姐,在十八岁的时候掌管了城西的成衣铺;你的兄长,去年掌管了齐家的药材生意,你有想过你想做什么吗?”

齐老爷见齐逆的神情倒不似平日里的闲散,有些欣慰之意。

“爹觉得,什么更适合女儿呢?”

说实话齐逆也不知道齐家到底有哪些产业,最好的办法只能先把问题投回给齐老爷。

齐老爷摸了摸胡须,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

“齐家在城东有一家酒楼,名曰“琼霓阁”。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试。”

“琼霓阁?”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齐逆敏锐的神经已经告诉她并不简单,想问问酒楼的背景,又怕会被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但18岁的齐逆还是没必要受到25岁的她的桎梏。

“爹爹,莫非这个酒楼是与当今皇后娘娘有关?”

齐逆的询问把齐老爷带到了几年前的回忆里,齐老爷的眼神也朝窗外飘离。

“没错,这个酒楼就是当时内乱之时我们齐家为皇后娘娘提供庇护的酒楼,建朝后皇后娘娘亲自给这个酒楼提了新的名称。”

“当时虽然你还小,但也不至于忘了,亏得皇后娘娘待你如姐妹,这份圣恩可千万不能忘。”

“噢,果然是这样,怎么会忘,逆儿就是想再听仔细些。”

表面是一副尊敬的神情的齐逆,内心完全是另一幅面孔。

这个卞琼凉,私心还真不少,琼霓阁,卞琼凉和齐逆。这叫齐逆怎么可能不接受呢。

“爹,交给逆儿吧,女儿一定把琼霓阁打理地井井有条,生意兴隆。”

忙向齐老爷表了决心的齐逆,可在齐老爷眼里看着还是太嫩,他摇了摇头补了句。

“最近琼霓阁和邵家的酒楼,生意争抢不断,你过去可要万事小心,那儿的老掌柜会从头开始教导你的。”

齐逆看了眼齐老爷,这位严父的形象中露出了少见的担忧,齐逆对着齐老爷点点头,像是安慰。

“知道了爹。”

齐逆正要出门,又突然被叫住。

“逆儿,明天梁先生一家就抵达卞都了,明晚会在家里设宴请他们过来吃饭,你自己多打扮打扮。”

“好的,爹。”

听完就不假思索地答应的齐逆,走在回房的路上敏感的神经才工作起来,这熟悉的感觉怕别又是什么被安排的相亲大戏。

—-

第二天一大早,齐逆就为自己开拓了支线任务而兴冲冲地去酒楼报到,然后一上午连口茶也没喝的齐逆,一到下午就被竺儿和汀兰拉回了家里开始了梳洗打扮。

“古代的姑娘也太累了。”

任人宰割的齐逆只能自己小小声地鼓囊,现在的她只想好好洗个澡,躺到她的大床上,睡它个昏天黑地。

终于就在齐逆觉得自己快与周公旅游去了,被肩膀上微弱地拍击给拉回了现实。

“二小姐,好啦,你快瞧瞧。”

“汀兰,你的手艺可以啊,回头我送你点首饰,你还能再多研究些新样式。”

这在现实里也是可以开家美妆店的水准了。

本身在现实生活中就不太擅长打扮自己的齐逆,除了上学时扎的马尾,做了社会人后更是直接剪了短发一身轻。

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头乌黑的秀发,还能被编成如此可爱的发髻。

这是现实中能奢望的发量吗?也就在游戏里才能被满足了。

“嘿嘿,谢二小姐,二小姐喜欢就好。”

汀兰倒是对这些夸赞十分受用,有闲时就会在这些妆容装扮上分外努力。

“二小姐,您看今天穿哪件?这几件都是纯小姐店里的新款给二小姐您送来的,这个粉色桃花纹长裙,还是这件蓝色的…是蓝色蝴蝶兰呢。”

“蓝色蝴蝶兰…”

两件衣裙刚被竺儿拿到齐逆面前,齐逆就被这件绣着蓝色蝴蝶兰的衣服吸引了全部的视线。

她的身上还留有一些之前在街上买的蝴蝶兰香囊的气味,气味和画面使她的记忆一下子有些混淆。

她立马甩了甩脑袋,疑惑地思忖了一番也没有什么进展。

但她还记得当初自己大一时的写生课题,就是蓝色蝴蝶兰,虽然后面的记忆模糊了,还是对自己有着特殊的意义吧。

“就穿这个蓝色吧。”

齐逆看着蓝色衣裙上娓娓绽放,不夺人眼球又引人注目的花朵,就像看着一切倔强的开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