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英灵执事在哪看,封修牛十万小说完整版阅读

由作者鸡鸣狗盗所著,都市小说英灵执事火爆上线,主角是封修牛十万,主要讲述了:繁华都市的角落,鬼祟肆意屠戮。汹涌的人潮中,超凡之人横刀浴血。当不可知生物愈发放肆,该由谁来肃正这一切!“报告!新任执事前来报到。”“代号:英灵!”

英灵执事在哪看,封修牛十万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9章 武松暴打西门庆

西门庆一脸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他在拱火,想让”武松“先动手,落下话柄。自己也好动用关系让他吃吃苦头。

听到这话,封修心中一股无名火烧了起来,拳头紧握,那是武松的意志在暴怒。

如果是真的武松,现在已经一拳打过去了,根本不会顾忌什么后果。

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封修,从小和大哥厮混,两兄弟一个“心狠手辣”,一个“儒雅随和”。

打嘴炮?呵呵。

当即也不发怒,而是淡淡的嘲讽道:

“诶,爷爷武松在此!“

“你便是那外强中干,情长器短的西门庆?”

说完,又是不经意的瞥了眼某处,不屑的摇了摇头道:

“既然知道爷爷威名,还不快快收拾好你那细软滚蛋,爷爷晕….晕针!”

从两人对峙开始,周围便已经聚集了一圈看热闹的老百姓。

对清河县百姓来说,这样的场面是平日里为数不多的消遣。

封修一席充满讽刺意味的话,古代人哪儿听过这些,周围人听后都连连唏嘘摇头,互相窃窃私语,看西门庆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在这样的一个封建社会,这样一席隐喻男人不行的话,简直是在火上浇热油。

西门庆万万没想到,传闻中鲁莽易怒的武松非但没被自己激怒,反而嘴下如此凌厉,自己都不知如何回话。

反驳?那就会进入讨论自己身体到底行不行的怪圈。

默不作声,那更是会被周围人认定是心虚。

看着周围百姓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你…你…“

“你什么你,街上不允许带凶器不知道吗?什么…凶器是针?那没事了。“封修继续嘴下不饶人。

一番调侃,周围百姓又是哄笑一片。

“啥意思?什么凶器是针?”

有刚刚聚拢来的,不明所以的汉子拽住一个人询问,像是那吃不到瓜的猹,生怕错过。

那人悄悄贴近汉子耳朵,小声解释着,引来周围一阵哄堂大笑。

“以后西门大官人岂不是就得叫西门小针啦?“

“哈哈哈…”

“妙啊,这武松倒是个妙人。”

虽然知道”武松“多半是在胡说,但话说多了就成真的了。

西门庆在本地势力不小,刚开始周围的人都小声议论,生怕被记恨。

但法不责众,提及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俗话说看热闹不嫌事大,人们从来不吝啬在别人身上开玩笑,找自己的乐子。

看到周围被“武松”几句话挑动起来,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人。

西门庆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再联想到潘金莲那句“不是男人”,心中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不由分说,一拳打了过来。

不得不说,西门庆绝对不是表面虚浮的样子。

这一拳速度奇快且角度刁钻,直奔“武松”面门而去,引得围观者一阵惊呼。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拳风,封修也有点惊讶,这看似被酒色掏空的纨绔子弟,手下也是有点功夫的。

怪不得能一脚把武大郎踢到重伤。

但也仅此而已了。

他西门庆快,再快能快得过猛虎?

继承了武松健硕身躯和一身武艺的封修,面对西门庆这看似凌厉的一拳,如灵猫戏老龟,淡然无比。

在这一拳即将打到的时候,仍然一动不动,给人感觉像是吓傻了。

看到“武松”不闪不避,西门庆嘴角的笑容逐渐浓郁。

打虎英雄?哼,垫脚石而已!

围观的人也是一阵惊呼。

这打虎英雄,难不成是徒有虚名?

要被一个纨绔子弟一拳打倒?

其中不乏看笑话的人,都想看打虎英雄被打落神坛。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之际,封修双脚轻挪,一个侧身,贴着拳锋巧之又巧的躲过这一拳。

然后伸出右掌,轻轻一扇。

“啪..”

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

“咝…”

围观之人一片哗然。

西门庆趔趔趄趄的歪倒出数米,捂着左脸,感受其上的火辣,气的止不住的哆嗦。

封修甩了甩手,暗爽,轻笑道:

“呵,西门官人脸皮还真是奇特,打得武松的手都酸痛了。”

“武松打虎之时,若是带着西门兄上山,单靠一张脸皮足以打死那大虫。”

“哈哈….“

…………

周围又是一片哗笑声。

“打虎英雄好身手!”

“说话也有趣,长得也俊…嘿嘿。”

“哈哈,痛快!先辱人兄长,又想动手,挨打也活该!”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西门庆眼睛像是要滴出血来,恨得牙根直发麻,怒到极致了。

“呃..啊!我杀了你!”

西门庆眼神怨毒的长啸一声,又是一拳朝“武松”袭去。

看着暴怒的西门庆,封修依旧淡然,在拳头即将打到的瞬间,轻飘飘的一个闪身,轻易的躲了过去。

然后重重一掌拍到他的后心。

“嘭!”

西门庆被打的口吐鲜血,踉踉跄跄的一个狗吃屎的扑倒在地,迟迟没有爬起来。

“这…不会死了吧?”

“说不好,武松那掌你看到了吗?那可是能打死老虎!”

“这祸害死了也好,我跟你说,这西门庆…..”

……………………..

见西门庆倒地不起,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封修看着口吐鲜血倒地不起的西门庆,心中疑惑。

这就死了?也太虚了吧。

刚刚那一掌虽然很重,但绝对不至于一下打死一个成年男人。

走上前去,想看看是死是活。

刚靠近一点,本来一动不动的西门庆一个翻身,扔出一团灰色粉末。

是石灰!

封修一个闪身躲过大部分石灰,但还是有一部分进入眼中,迷得他一时间睁不开眼

西门庆见奸计奏效狂喜,飞快的爬起身,手中折扇狠辣的直指“武松”咽喉而去。

周围人连连惊呼,西门庆下手太过恶毒,这是要置人于死地。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劲风,虽眼睛看不见,但身体的本能还是促使封修猛地用力,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正蹬,西门庆飞出数米之远,把路边的菜摊撞烂,瘫在地上吐血不止。

封修揉了揉眼睛,勉强能看清了,大步走上去,骑在西门庆身上,像打老虎一样,一拳一拳的朝他脸上招呼。

这其中有一大半是武松的意志在动手。

打的西门庆口鼻冒血,眼神涣散,眼看就活不成了。

这时,一阵急促的叫骂声传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