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复仇从上学开始在线免费看流枫小说无广告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复仇从上学开始是由纯白鸦羽写的都市类小说,主角是流枫,主要讲述了:一场惊变,双亲皆亡。被组织收养二十余载,在一次任务中命悬一线,退居二线养伤一年。而后得知亲生母亲竟然在燕北大学图书馆中,留下过一封未曾寄出过的书信,或许这与二十年前的那场枪击案的真相有关?于是,一场关

复仇从上学开始在线免费看流枫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5章 暗夜来访的人

愣在原地不止流枫和萧可可,还有趴在地上的上官怜人,当然有一个家伙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千月看见流枫进门,趁着怜人慌乱的瞬间,急忙挣脱她的手,抖了抖身上的水渍,一下跃到流枫的怀中。

萧可可看了看地上的可人儿,对着流枫戏谑道:“我在这是不是不太好?要不…我出去再逛逛?”

上官怜人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抓着前胸的浴巾,站起身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千月身上有点脏,宿舍不好洗,我就过来想帮它洗个澡,结果被它蹭了一身水,就顺便洗了个澡,你…你别误会啊。”

“误会?我只是这家伙表妹,又不是他女朋友。”萧可可随意道:“你们晚上做爱做的事的时候声音小点就成,我很开明的。”

“呀!不…不是…我…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上官怜人羞涩道。

“嗯?”萧可可急忙与流枫拉开距离:“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了?我现在对你的人品持怀疑态度。”

流枫抱着千月,耸了耸肩道:“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

“我是个很好的听众。”萧可可眼中冒着金光,八卦道。

“她遇到了些事,被我救了,我的猫没人照顾,就交给了她。”

……

片刻后,没听到下文,萧可可提醒道:“还有呢?”

“没了。”

“你不是说很复杂吗?”

“实际过程很复杂。”

……

上官怜人去浴室换好了衣服,流枫带着萧可可去了最后一间空房,里面床被都是新的,也不需要更换,真正的拎包入住。

“她也住这?”萧可可将背包放好,坐在床边问道。

“房间是留给她的,不过应该会住校。”

“嗯~我觉得吧,我一个黄花闺女和你一个刚迈入青春期的男人住在一起,有点不安全,要不,给她做下思想工作?”萧可可善意提醒道。

“交给你了。”说完走了出去。

上官怜人已经换好的衣服,正准备回校,看到流枫出来,紧张的交叉着双手,微低着头:“我…我回去了。”

“你不做饭吗?”

“啊?”上官怜人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这是要我留下吗?

“我不会做饭,那个大小姐应该也不会,冰箱里的菜再不吃掉要坏了。”

“那…那我做完再走吧。”从小节俭的她,是坚决杜绝浪费的。

熟练的取下围裙套上,开始忙碌了起来。

想起昨晚那奇怪的味道,流枫提醒道:“味精是白色的那罐,盐是蓝色的那罐。”

“嗯?”上官怜人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片刻后,想起昨晚做菜貌似倒错了?

看着流枫突然脸色一红,歉意道:“对…对不起啊…我……”

“进门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是我救的你,而不是别人?”流枫打断了她的道歉。

“你手上拿着钥匙,还有,千月和你很亲近。”上官怜人轻声回道。

流枫有些哑然,身边的这两个女孩观察能力都这么强的?

晚餐很快就就做好了,萧可可正在房间和骆滢唠嘴皮子,闻着香味迫不及待的上了餐桌,丝毫没有作为客人的自知,美其名曰:我是你表妹,也算是半个主人。

由于经过流枫的提醒,没有再出现放错调味料的事故,晚饭还是进行的挺顺利,而萧可可不知道是真的担心与流枫独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将上官怜人留了下来,晚饭后,打扫完厨房,两人就进了房间,咬耳朵去了。

有时候,往往女人的友谊比男人的友谊来的更加莫名其妙。可能一顿饭,一和共同的话题,一件喜欢的衣服就能聊上半天,然后变成亲密无间的闺蜜。

入夜后,两女孩在同一个房间睡下,流枫洗了个澡,也回到自己房里准备休息。

月光透过树梢,伴随着虫鸣,提示着人们到了入梦的时间。

叮铃~

一声不合时宜的铃声突然响起,流枫关上灯站到窗台上,一跃,跳到不远处的树上,沿着树枝跳了下去,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以为再拍什么电影,这可是七楼啊。

流枫站到地面上时,没有发出一丝响动,黑暗中,一个人影显现出来,靠着大树,看不清模样。

“你怎么来了?”流枫率先开口道。

“来看看你。”来人言语低沉而平静。

“如果是女人对我说这句话,我还是蛮高兴的,你一大男人就算了吧。”流枫轻松的调侃道。

“身上的伤…好的怎么样了?”来人没有理会流枫的调侃,有些歉意地问道。

“都过去一年了,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你还是一个人行动?”

“是!”

“那件事不是你的错,事发突然,你没必要……”

“他们五个都死了,你还受了重伤,我却没事。有些事,不解决就永远过不去。”

流枫知道对方的脾气,也不坚持,只是关心道:“自己小心些,七人队只剩下我和你了。”

“嗯!璃姐托我告诉你,鱼儿即将进网。”

“没想到对方这么心急,警局方面有什么动作?”

“全力配合!”

“哼!这次倒是流利。”

“半年前换了个局长。”

“哦?难怪!”流枫疑惑道:“什么来头?”

“和白家有关。”

“白家……”流枫略有所思,看着眼前的男人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怪道:“怎么还有事?”

男人有些难以启齿道:“红莲知道了你的事,托我带话给你,她说…她说…你要把持住,不要乱偷腥,等她长大。”

“额~”想起那个异瞳金发的小女孩,流枫眼中闪过一丝温情:“她…还好吧……”

“能让她不好的,应该还没有人能做到。”

也是,那个小妮子简直可以用怪物来形容,平常自己需要用一个小时记住的东西,她只需要二十分钟,关键还能运用到实践中。出色的身手,更是无人能敌,给非洲、欧洲等地的地下组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为数不多任务成功率保持百分百的四人之一。

“媚姐说,你有空就去公司看看她。”

“我会的。”

“嗯,那我先走了。”

“保重!”

“是,少主!”

“说过了,你我之间不用这么称呼。”

男人笑笑,没有回应,消失在暗夜中。

流枫摇了摇头,借着树干,片刻的功夫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台前,愣了下,走到床边躺下。

夜色再次陷入沉寂,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除了隔壁阳台上的那只猫,和一双睁着美眸,不可置信的双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