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蛊祸人心在哪可以免费看,蒋阿漫楚文辞小说无广告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蛊祸人心,作者是梦子oO,主角是蒋阿漫楚文辞,主要讲述了:她,爱上一个清贫秀才,私奔当日却被爱人亲手送上黄泉路!秀才“我不能为了你,断了自己的前途!”可他没有想到,她借蛊重生,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秀才“我的背后,可是整个皇家!”她“那你当驸马,我便为妃,我

蛊祸人心在哪可以免费看,蒋阿漫楚文辞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9章 南王府

北王府三王爷的马车在南王府门口停下,三王爷从车上走下来,不断的扇着扇子。

明明大热的天,却穿里三层外三层的穿得过分正式。

穿这衣服也太受罪了,汗水早把肉和布料粘在一起了,要不是为了见老四,他打死也不会这么穿。

都怪老四长得过于端正,又人高马大,自己相貌平平就算了,身高上也矮他一截,他不服气,同样是一个爹生的,为什么老四老五都生得像父皇,而自己却像母妃呢?

除了在衣着上胜过他们,他实在也想不到还能从哪儿在他们面前找到优越感了。

看门的小司见是三王爷,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小的,这就是里头通报!”

“不用,不用,我自己进去就行!”老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突然到访吧,不如给他个大惊喜。

三王爷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大踏步往里走,注意力全在他的一身新衣上了,哪里注意到前面一处池塘,池塘前一个少女正专心的观鱼。

“王爷当心!”

待随从提醒的时候已经晚了,三王爷和少女撞在了一起,跌进了鱼池了,两个人滾成了一团,浸成了落汤鸡。

三王爷这暴脾气,哪能轻易饶了不懂规矩的小丫头片子,“长没长眼睛啊你……”

阿漫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水才从水里爬出来,这南王府就是贵气,连鱼池都挖得比一般的深,自己不识水性,呛了好几口才摸着一个圆圆的东西站起来,一看,竟是一位男子,这男子好不讲道理,“明明是你撞到了我,我可是背对着鱼池,我后面又没长眼睛!”

三王爷顿时愣了,这丫头小嘴真厉害,还从来没有谁敢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关键这丫头片子长得可水灵,按着他的脑袋站起来的那一刻,仿佛一朵出水的芙蓉,洁净而透彻,全身都闪耀着夺目的光辉。

三王爷顿时被她的美貌迷晕了眼。

侍从赶紧将三王爷从鱼池中捞出来,“大胆,哪里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这位可是三王爷!”

“三,三王爷?”阿漫也顿时愣了,为什么同为兄弟,三王爷和四王爷的长相差距这么大呢?

阿漫心里不服,却不敢怠慢,只好道歉,“实在抱歉,民女有眼不识泰山!”

立刻有府上的丫鬟围了过来,领着三王爷去换了干净的衣裳,阿漫也回房换了身衣裳。

三王爷问替他更衣的夏,“老四不在府上吗?”

夏如实回答,“四王爷今儿一大早用完早膳就进宫去了。”

三王爷奇了,“怎么昨天皇后的寿宴他不去,今天反倒去了?”

“四王爷昨儿个本来是要去的,谁知路上出了状况,又折返回来了。”

三王爷冷笑,“什么状况,比皇后寿宴还重要?”

夏摇头,“其实不是什么正经事,不过是马车撞了个破衣烂衫的乞丐,四王爷非得把她带来府上休养,还让我们跟小姐似的伺候着。”

“乞丐?”三王爷想起来方才那个与他相撞的女子,从前从未在府上见过她,莫不是她?“怎么看也不像乞丐啊!”

“是不像,打扮一下可把我们四王爷的侧妃都给比下去了,说是乞丐,我是一点也不信的,谁知道是不是存心想用美色勾引四王爷,故意碰瓷的!”夏其实想说阿漫狐媚惑主,说她其实是个女妖,可王爷下了封口令,无论谁,再提,肯定免不了一顿罚,夏怎么会自讨没趣?

“四哥可真是艳福不浅啊!”三王爷穿戴好,想着四哥不在,无趣,去跟两位嫂子打招呼吧又不大合适,只得折返回府。

出大门口的时候又看见阿漫在那里看鱼,“喂,那鱼有那么好看吗?”

三王爷哪里知道阿漫是守在这里等四王爷回来,好求他收留自己留在府上的事儿。

“鱼儿,挺可爱的!”阿漫行了个礼。

“你叫什么名字?”

“小七!”阿漫漫不经心的回答,怎么这个王爷态度和刚才天壤之别?

三王爷心想,名字倒一般,看来不是什么好出身,“你一个人在这里多无聊啊,不如跟我出去玩玩儿!”

“玩?玩什么?”看来不是个正经王爷。

“随便玩什么,走吧!”三王爷说着拖起阿漫的手便往外走。

阿漫吓得不轻,尖叫几声,“三,三王爷,男女授受不亲,请王爷放手!”

三王爷被她的尖叫惊到了。

阿漫挣脱着往后退了几步,怯怯的,“民女失态了!”

三王爷这才意识到是自己失态了,“算了,算了,下次吧!”

走出府来,上了马车,一脸不快的静静在马车里坐着,一言不发。

许久,才问侍从,“我刚才是不是又丢脸了?”

三王爷一向这副脾性,像个顽劣的三岁孩童,一看见漂亮女子便想着法儿的亲近,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就像方才,可把人家吓得魂飞魄散。

侍从哪儿有胆说自己主子不是,“是那个姑娘不识趣!”

三王爷可不这么认为,自己都把她吓成那样了,肯定是自己的错。

马车在京都繁华的街道上慢慢走远。

……

皇宫里,皇后正和皇上下棋。

皇后撵了一颗棋子,举棋不定。

皇上有点按耐不住了,“皇后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啊!”

皇后放下手中棋子,叹气站起来看着御花园里开得正盛的牡丹花,“玉曦她从小刁蛮任性,皇上这次指婚,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皇上早猜到她的心思,“你是怕她万一看不上这位驸马,以后日子不好过是么?你放心,我亲自看过了,长得虽比不上五弟那般恍若天人,可也是人间少有的俊逸潇洒,不比我当年差!性格也温纯,正好和玉曦互补!”

皇后这才放了心,“臣妾相信陛下的眼光!”

外头有太监来传,“四王爷来了!”

皇后心里正生气他昨天怎么没来,怪嗔道,“昨儿个都没空,怎么今天倒有空了?”

三十年夫妻了,皇上怎么能不知道皇后心里想啥,“老四性格一向稳重,不会无故缺席的。”

吩咐太监传四王爷进来,太监听令,“传四王爷!”

四王爷大步流星的走过来,行礼,“臣弟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