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黑红宁溪小说在线阅读

玄幻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黑红,作者是游园春雪,主角是宁溪,主要讲述了:天空出现的血月注视着大地,昭示着万年未有之变局即将出现。身世成谜的宁溪经历过痛苦的洗礼后,毅然决然的踏入了修行界,御风弄云,化龙而出,当为摧残大世的弄潮儿。在修行界有一位只会救人不会杀人的大剑仙,“生

黑红宁溪小说在线阅读

第8章 选择

山路的崎岖不平,使得队伍前进慢了下来。

走出大山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了,湿润的空气在太阳的照射下更加的闷热起来。

闷热的天气不如太阳炙烤般炎热,但会使得人们流下更多的汗水,浸透了衣衫。

饶是身体被改造的宁溪额头也出现了细细的汗水,不禁望向远处。

最终孙二叔在大家的抱怨声中停了下来,迫不及待的寻找大树下纳凉。

闷热的天气,再加上没有一丝微风,村民们都喘的粗气。

“这鬼天气,还是头一次遇见,快把我闷熟了。”二狗找了个地方,大大咧咧的一躺,也不管其他人。

“可不是,以前哪有像这样的天气啊”

“就是就是,眼看快要到大丰村了,谁想到老天爷这样。”

村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闷热的天气也不想说话。

“不行了,我记得这边有条河的,要去找找。”二狗在地上翻来覆去终究是躺不下去了,站起身来大喊道。

刚想踏出队伍出去,正好对上孙二叔的目光。

二狗还是有些怕孙二叔的,只好悻悻的缩回去,可还是不甘心。

“村长,我不去找那什子河了,我去附近方便一下。”

听到二狗的话后,孙二叔也不好过多要求。

“那你就去这片林子后面去吧,记住快去快回,马上就要出发了,晚了可不会等你。”孙二叔指着附近的一片隐蔽的树林道。

“是是是,村长,我去去就回。”二狗急忙勾着身子跑向树林。

“大家还有想去的嘛,接下来咱们都不会休息了。”孙二叔看向村民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村民向着林子里走去。

宁溪一直在警惕着四周,因为嗅觉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可以闻到比较远的距离,就在那片林子后面嗅到了特殊的气味。

宁溪也跟在村民后面去了,要验证真相,唯有去仔细的查看。

不一会宁溪走到了林子的后面。

由于没人打理的缘故,林子里荒草丛生,杂乱的树叶挡住了阳光照射,显得更加的阴暗。

宁溪抽抽鼻子,还要在前面,当宁溪想要向前迈步的时候,只听见。

“啊”

一声惊恐的声音在远处传来。

“是二狗的声音”

宁溪听到后急忙的向着前方跑去。

映入眼前的是许多各种动物的尸体,没有一个完整的尸体,好像死去有几天了,都散发着恶臭,土地上还有那一排排的脚印。

宁溪不由得瞪大双眼。

“是那恶狼的脚印,这是恶狼经过了这里。”

宁溪顺看着脚印的方向是由北而来,突然在这转向向西去了。

“这是从大丰村方向来的,突然向西去,是为了绕过这座山么。”

在宁溪思考的时候,孙二叔还有村民们也赶到了。

看到眼前的景象,有的人干呕出来。

当看到一排排脚印时。

“恶魔来了,恶魔来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一声声颤抖的声音在村民间响起。

不断的向后退去。

看到眼前的景象,很难不想起前几天恶魔袭击时的惨状,恶魔带来的是更多的恐慌,熟悉的脚印再次在眼前出现,带来的是更多的惊吓。

村民们都没看到过恶魔样子,因为看到的都已经不在了,没法想象恶魔是什么样子,只知道恶魔吃人。

“大家,不要慌张,千万不要慌张,不要一个人离开,这只是恶魔的脚印,恶魔并没有在这里。”

“咱们快离开这里,去大丰村,到那里就安全了。”孙二叔只能以大丰村安抚着大家。

宁溪听得出来,孙二叔也是在极力的压制着内心的恐惧。

这样大家快速的离开了这里,对于失禁的二狗只能由大家抬着,向着大丰村进发。

宁溪跟在队伍的后面,紧紧皱着眉头。

“想到那从北而来的脚印,想必大丰村也遭到袭击了,不知道能有多少人存活啊。”

宁溪暗自加快了体内灵气的运转速度,尽快的使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不知我修炼出来的剑气,能不能伤到那恶狼,找机会试一下剑气的威力。”

众人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向着北方前进,脚步声也越压越低。

当看到大丰村的轮廓时,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当希望变成现实的时候,欣喜之余会仔细回想其中的心酸,当希望变成失望的时候,懊恼之余会回想其中的过失,当希望变成绝望的时候,将会毁灭所有。

看着残破的大丰村,村民们久久不言。

大丰村也遭受了恶魔的袭击,干涸的血迹显示着袭击的惨烈,毁坏的房屋寓意着村子的破灭。

印证了之前的猜测,恐怕还有村庄也受到了袭击。

村民们也接受了现实,在村子里散开寻找,一方面是寻找些没有变质干粮充饥,这些天的奔波,干粮也快吃完了,另一方面,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当宁溪路过一个小巷时突然听到了细小的说话声。

宁溪跟着声音来源,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座祠堂门口。

宁溪走了进去,残破的大门半挂在门框上,供应的雕像毁坏了,香灰洒落一地。

“有人在里面吗,不用害怕,那些恶魔已经走了,我们是土岩村来的,也受到了袭击,为了寻找新的家园,才会来到大丰村的。”

宁溪知道有人在祠堂里,可不知道藏身地点,只好在里面呼喊。

宁溪再喊了几遍后,见没人回答,只好放弃,刚要踏出门口带领村民来找的时候。

紧接着一道声音传来。

“你真是土岩村的,你们村长叫什么”

“土岩村村长姓宁名河”宁溪如实回答道。

“土岩村和大丰村中间的一座山叫什么。”

“大阳山”宁溪再次回答道。

不一会,“吱呀”一声响起。

紧接着一位中年男子爬了出来,打量着宁溪,疑惑道。

“你真的是土岩村的”

“真的,我们村子也遭受了袭击,才不得已离开村子,来到大丰村的,没想到这里也。”

“好,我相信你,不过我要先去见你们的村长。”中年男子看着宁溪回答道。

宁溪听到中年男子的话不由得鼻子一酸,缓缓开口。

“村长爷爷已经不在了,现在是副村长在担任村长。”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

“唉,熬过了六十年前,却没有熬过六十年后的这一次。”

“您认识我们村长吗”听到中年男子的语气,宁溪询问道。

“当然认识了,宁叔他啊经常来我们村子一起商讨抵御恶魔的办法,因为宁叔在那一次灾难下活了下来,对于恶魔有着更多的认识,还有宁叔最多的时候来村子是询问一些外来的别的村子人村子里是否丢失一个婴儿。”

宁溪仿佛看到了村长爷爷在为了自己寻找亲生父母奔波劳累,村长爷爷一句句问答声中那失落的神情,为了大家,一如既往地操劳着全村人的安全还有自己的身世。

宁溪泪水不由得落了下来,心口隐隐作痛。

“你这是怎么了。”中年男子看到宁溪突然落下的泪水询问道。

“我就是村长捡到的那个婴儿,我是宁溪”宁溪声音哽咽道。

中年男子一愣,没有想到造化弄人,只能安慰道。

“宁溪啊,不要太难过,宁叔这一生都在为附近村子的安全奔波劳累,也为娶妻生子,用宁叔的话来说,拿村民的安全换来自己的幸福值得。”

“每当宁叔说起你时,脸上都流露出幸福的笑容,也曾调侃自己,说什么老来得子,老来得子,自己啊老了也是幸福的。”

“宁溪啊,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辜负宁叔一直以来对你的照顾。”

“我知道的,为了村长,也为了自己会好好活下去的。”宁溪抽泣道。

“好了,别哭了,咱们先集合在一起吧,我去叫大丰村幸存下来的人们。”

“好,我去告诉孙二叔。”

就这样两人分开,慢慢的人们聚集到了一起。

大丰村的伤亡情况很是糟糕,因为恶魔袭击是在深夜里,大多数人们都在熟睡,虽然被巨大的声响吵醒,可恶魔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来不及做好充足的准备就已经来到了。

幸存下来仅剩三十七人,仅是土岩村幸存下来人数的一半多点。

夜晚里,两个村子的村民在商量今后如何选择,决定明天两个村子的人们是走还是留。

宁溪并未去关心,而是一个人坐在残破的房屋顶上看着远方的高山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不用隐藏的宁溪,灵气如鲸吞般融入身体,凝练出的剑气萦绕在身边,一把刚刚雕刻的木剑背在身后,微风吹起少年的长发,月光照耀下的宁溪更加的出尘。

好一个少年剑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