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万七七落雨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她就是这般奇女子无弹窗在线看

她就是这般奇女子是一本穿越小说,作者是苏哈菲尔,主角是万七七落雨,主要讲述了:听说,你听说过吗?那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地方……不论鬼神,只要你来,便会有你的故事。万七七身在故事中,即是故事本身,也是许多故事的看客,我们都在故事中,我们都是主角。

万七七落雨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她就是这般奇女子无弹窗在线看

第七章 谎言5

又一次,刘力扬赌输了,甚至将刘力强买给他的别墅也赌了出去。

“周哥,你帮帮我,再借我点儿钱,我会还的,只要我这次翻盘,一定连本带利的还你!”

“还?嗨,咱们兄弟之间,还说这个,我肯定相信你啊,不过,你也知道,我也是给别人呢打工的,你这,没个抵押,我也不好跟老板交差不是。”

刘力扬看着不远处的赌桌,眼里血丝弥漫,一咬牙道:“我老婆!你们之前不是说,没东西抵押,用人也可以吗!我知道你们看上她了,这次我用她抵押!”

周雄看着眼前这个穿的人模狗样,却说着连狗都不如的话的男人,笑的残忍:“你准备抵多少呢?”

“一百万!”

“小刘啊,你也不能为难我啊,这样吧,我给你多算点儿,五十万。”

犹豫了几秒,在赌桌旁一个妖娆女人的催促下,迅速答应了下来:“成交!不过,你要保证不能伤她性命!有了钱,我就还给你们。”

周雄漫不经心的笑着:“好啊,命肯定留着,咱也是生意人,不干那违法的事儿。”

傍晚,半山腰的别墅里,张欣甜刚洗完澡,忽然传来门铃声,她以为又是刘力扬喝酒喝多了忘记了密码,简单的套了白色睡裙便去开门。

周雄带着几个男人冲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你们再不出去,我要报警了!”张欣甜被眼前的情况吓得腿软,却还是假装镇静,企图用声音镇住眼前的这些男人。

“我们是你老公的朋友,是你老公邀请我们来的啊。不信,你问问他。”说着,拿出电话拨通了刘力扬的手机。

她心里仿佛知道了什么,却还是不愿意相信,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她哆哆嗦嗦地接过周雄递来的手机:“······喂······力扬,你快回来······”说着眼泪涌了出来,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良久:“甜甜,你帮帮我。”

呵,真是讽刺,结婚这么多年,她听到的最多的话除了我爱你,便是帮帮我······

我爱你这句话也许在年少时真的是情之所至,而在第一次用她骗到钱开始,我爱你已经变质,成为一种无言的要挟,可怕的是,她总是沉醉其中,认为他会回头,变成她曾经爱着的那个阳光少年,变成那个在孤儿院总是挡在他前面的超级英雄。

在旁边听着对话的几个男人互相对视一眼,眼里尽是了然与嘲讽,以及对眼前女人一丝丝的怜悯······

七个男人,一个女人,一间别墅以及,黑夜,交织成绝望的序曲。

而这个序曲,是她的心上人送给她的。

也许,只有变得没有心,才可以放弃他吧······

可是,这辈子,她总是离不开他了,也许是习惯,也许是别的,既然离不开,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刘力扬,这可是你教我的,难过的时候,把自己的难过分享给别人,自己就会少一点难过了。

万七七看着时光回溯里张欣甜绝望麻木而又逐渐疯狂的神情,实在是忍不住扭头问旁边的落羽:“嘿,你说,这女的心里装的是什么?”

“爱吧?”落羽也表示不理解人类女人的想法,要是换成他,估计早在刘力扬第一次把他推向深渊的时候就把这男人踹下去了,哪儿能给他后面那些作妖的机会。

“怕不是装了稻草······她以为这样一直付出真心就会让那个畜牲浪子回头,回头是岸,暗无天日,呸,不是,跑偏了。”

落羽白眼,这都能跑偏,怕不只是穿了苏格兰裙,这是穿了整个苏格兰啊。

“真的,我打赌,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但我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就变成了张·钮祜禄·欣甜。”万七七一脸兴味,仿佛看到了之后张欣甜亡者归来的样子。

结果,张欣甜被当成破抹布丢在别墅第二天,看着站在卧室门口的刘力扬伸出了双手:“力扬,抱抱我。”

刘力扬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卧室,以及满身青紫的张欣甜,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面对,第一反应是对不起,可是,她,脏了······

脚步犹豫不前。

张欣甜却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犹豫一般,执着的伸着双手。

终于,还是所剩不多的愧疚让他走上前坐在床边抱住她。

“甜甜,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这次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抱着张欣甜安慰的他未曾看到张欣甜脸上奇怪的笑意,令人浑身发毛。

“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吧?”

“当然,甜甜,我最爱的就是你了。”

“好,我也舍不得你啊,不过,我们真是对不起力强哥哥了,这辈子,是我们拖累他了,他以前可是最想成为警察的人,他想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对得起所有人的人,可是,是我们把他拉进了沼泽,染上了一身的污泥。”感受着男人身上的暖意,心里却仿佛越发冰凉。

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早晨,总是照顾她的大哥哥,总是处理好一切,让她无比心安的男人,脸上那种惊慌的表情不由得笑出声来,好笨啊,那个男人······

“你是不是又没钱了?”

刘力扬脸上闪过一丝难堪,这二十年来,他因为赌博,根本就没去找工作,而且,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哥这二十年来始终不结婚得理由,不就是惦记他老婆吗,那他哥养着他也是应该的。

张欣甜推了推他,二人分开,也不在乎自己此时残破不堪且光着的身体:“我去帮你要。”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为了避嫌,或者是为了她那可笑的愧疚,她再也没有主动见过刘力强了。

“我去帮你要,他肯定会给的。”

“真的吗,那最好,我实在是不想看我哥他那副仿佛施舍的嘴脸了,每次要钱都要叨叨我好久,真的是,不知道的以为他在训儿子!他有那么多钱,又没结婚,死了以后不都是我的,现在提前分我一些怎么了,真是越老越小气了!”

万七七忍不住喷了一句:有病治病,精神病院少了你可真是一大损失。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