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御璟隽虞沫兮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娇宠长大的甜宝和病娇大佬领证了完整版在线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小说很火爆,这本娇宠长大的甜宝和病娇大佬领证了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喜欢棕花的大卦师,主角是御璟隽虞沫兮,讲述了:【甜宠+强强联手+女主娇媚甜软男主邪魅病娇】虞沫兮自幼被娇宠长大,没受过一丝委屈,直到遇到那个男人,吃饭必须被他抱着,出门必须向他报备,就连睡觉也被他禁锢在怀,娇软的小姑娘哼唧唧,暗戳戳的谋划离家出走

御璟隽虞沫兮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娇宠长大的甜宝和病娇大佬领证了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3章 御璟隽的另一面

夜间,星星如钻石,闪闪亮亮的,点点星光洒向大地,融入静谧的月色,一片安详。

御沫庄园的书房里却恰恰相反,阴沉如墨,漆黑渗人。

御璟隽坐在旋转椅上,整个人被焦躁所笼罩。

没有虞沫兮在身边,没有甜甜的馨香伴他入睡,他此时不仅睡不着觉,而且十分躁郁。

他不禁想到,今天下午他家老婆看到那只小布偶猫时发光的眼神。

“呵”

“真是不乖呢”

他缓缓吐出几个字,在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站起转身,迈开他强健有力的大长腿向卧室走去。

一把金色镶嵌着宝石的钥匙微微拧动,卧室的门便被打开,全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御璟隽站在床前,借着月光欣赏虞沫兮的娇颜。

肌肤胜雪,唇瓣微微嘟起,似乎在向他撒娇,如墨般长发十分顺柔,铺洒在枕头上,让他不禁想起了新婚夜,诱人犯罪,一缕头发贴在女孩耳侧,发尖落在了她的唇瓣上,随着清风微微摆动,更添一丝魅惑。

女孩最喜欢看着星空、伴着清风入睡,也因此,那扇不会关的窗户可是他们这对情侣,哦,不,是夫妻感情和谐的大功臣。

御璟隽将属于他的娇人捞到怀里,满足的喟叹一声,真软。

男人将唇贴在娇人纤细修长的玉颈上,轻轻用力,便落下一个红梅,不由得轻声啧了一句

“真娇气”

御璟隽抚摸着令他迷醉的容颜,眼神偏执阴暗“老婆,我把所有耐心和完美的一面都给了你,你也要眼里只有我才行”

“不要让我失望哦”

御璟隽拇指和食指一抻,虞沫兮的嘴角向上弯,露出甜美的笑意,他不由得勾唇一笑“我就知道老婆最心疼我了,肯定会答应我的”

用头蹭着她,将她狠狠抱在怀里,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太阳刚刚冒出头来。

“啊——”

树枝上的鸟瞬间被惊得飞走。

浴室内,虞沫兮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惊恐地伸着脖子,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昨天晚上喝了太多果汁,今天早上早早起来想去厕所,刚进浴室,便发现脖子上一片红痕。

虞沫兮双眼瞪的圆溜溜的,眼泪大把大把往下掉,跟不要钱似的,跺跺脚,拖鞋也不穿,就跑出去要跟御璟隽算账。

“御璟隽,你太过分了”

虞沫兮站在御璟隽的个头,虽然她只到他的肩膀,但她此时气场直逼两米。

“你看看,你仔细看看,我今天都没办法出门啦!”虞沫兮指着自己的脖颈,气冲冲的对御璟隽吼道。

可惜她的音色本来就是娇娇嫩嫩的,吼人也乖乖巧巧的,没有丁点气势,反而让御璟隽愈发心痒痒。

“老婆,昨晚是你强迫我的”说完,便脱了衬衣,精瘦有力的胸膛就这么呈现在虞沫兮的眼前,小麦色的肌肤显露出男人强劲的体魄,而更吸人目光的是,那健硕的胸膛上泛红的挠痕和指甲印,和虞沫兮的爪爪恰好对应。

虞沫兮惊得眼睛溜溜圆,慌忙试图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你骗人,我昨天锁了门,肯定是你从窗户上偷偷溜进来的”

“老婆,咱们的卧室在56楼,我爬不上去的。”御璟隽脸色僵硬。

‘也是哦’虞沫兮脸色微囧,绞尽脑汁的想找出证据。

阳台……

不行,自从她因为在阳台看星星不小心睡着导致感冒之后,御璟隽就每晚抱着她睡,婚后更是直接把阳台拆了,她控诉了好久。

窗户……

以她家老公的身手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以前他每次翻窗户进来,都会下意识把窗户关住,害怕她吹风,可是,刚刚她瞅了一眼,窗户是开着的。

钥匙……

她家老公在结婚前把别墅里的钥匙都给她了。

等等

“老婆,以后家里的钥匙就由你来保管了”结婚前一晚男人的话在耳边响起。

虞沫兮悄悄攥紧了拳头,狗男人!

别人都藏私房钱,他倒好,藏卧室的钥匙。

她本来就很心疼他在M国的遭遇,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嫁给他,想要疼疼他,没想到……

虞沫兮眼睛红了一圈,小手抓住御璟隽的耳朵,使劲拧了拧“说,钥匙哪来的?”

御璟隽心里咯噔一声,心里却心存一丝侥幸。

“疼疼疼”

“老婆,你知道的,咱家的钥匙都在你那里。”

“你说谎”虞沫兮的眼睛水萌萌的,却不敢眨眼,怕失掉了威严。

“你要我查监控吗?”

御璟隽也知道老婆动真格的了,上前紧紧抱着虞沫兮“老婆,我不是有意瞒你的”

小姑娘被他宠得太娇气了,一受委屈就让他自己睡,没有名分的时候他还能忍,但现在她是他老婆。

“说”小姑娘脸颊鼓起,凶巴巴的。

“好,我说”御璟隽脸上露出点点笑意,但不敢太放肆。

虽然他不想将在美国生活的具体细节告诉虞沫兮,但是将他当初当过修锁师傅的事告诉老婆也不是不可以,正好让老婆可怜可怜他,不要再注意除他以外的任何人。

虞沫兮听完后靠在御璟隽怀里,小声抽泣,心疼的要命。

“把你在美国的遭遇都告诉我,快点!”小姑娘威胁似的拿手当刀,横在御璟隽的脖子上。

御璟隽虽然不忍心,却也知道长痛不如短痛,他也舍不得以后再拿这些惹她心疼。

他的小姑娘迫切地想了解他的一切,正合他的心意,因为小姑娘的一切在他看上她的那一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他们这是在交心。

御璟隽抱着虞沫兮稳稳坐在旋转椅上,翻出以往的照片和日记,轻轻向她讲起那不堪的过往。

当光亮照向黑暗,虽然温暖了黑暗,但这并不够。

只有当光亮完全了解黑暗,光辉洒满原本被黑暗占据的每一个角落,那才是救赎。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