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黄淡白周阳小说泥腿子修行录完整版阅读

作者只为孔方来写的泥腿子修行录火爆上线,主角是黄淡白周阳,主要讲述了:人这一生,往往稀里糊涂的活,稀里糊涂的死,有人生而好命,有人生而贱命。有人有命无运,有人有运无命。但万物到底不能只是命。日月存在,世间万物就会存在,世间万物存在就会有芸芸众生。而我们就是芸芸众生,但凡

黄淡白周阳小说泥腿子修行录完整版阅读

第十章 小镇的真相

是日,天朗气清,阳光明媚,周阳带着黄淡白来到小镇集市,先是去酒铺买了一坛子稍好的花雕酒,又去食铺里买了只烧鸡,掐好了时机就来了刘师傅家所在的桃花巷子,因为巷子口有课几十年的桃树,每年春天开花时都会有扑鼻异香儿得名桃花巷。

偏偏刘师傅家离着这棵桃树最近,就有人调侃刘师傅说刘师傅之所以能娶两个老婆就是因沾了这桃树的桃花运。

桃花巷是一座中等巷子,虽然比不上茂林街,旺福巷这些地方,但却比水车巷,鸡屎巷要来的豪华。

一排排的房屋错落而有致,都是清一色的土坯黑黛瓦房,门楣的两边还专门的砌了好看的青砖。

一条巷子弯弯曲曲的巷道四方,巷道也不窄,可容车马,地底虽无石板铺就,却也没有坑坑洼洼泥泞难行。

黄淡白和周阳在进了巷子之后拐了几处才来的巷口,刘师傅家就在巷口不远的桃花树旁就对了。

刘师傅家可不小,占了很大的地,说起来也可能是刘师傅家祖上阔过吧,刘师傅自从从外面闯荡回来之后,就买了些地,做着些耕田种地的活。院墙也说不上不低,墙角有周阳经常攀爬的痕迹。

两个也不急敲门,毕竟刘师傅是个耙耳朵,撞见了刘婶刘师傅怕就不好说话。万一刘师傅一个不高兴那周阳拜师的事岂不是泡汤了。

周阳有一股子的机灵劲,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刘师傅家的墙头。一看刘师傅正呼呼的打拳呢。

“也不知道刘婶在不在?”

周阳吹了个口哨,刘师傅看了眼他点了下头。得咧,去门口!

又呼呼的爬下墙头恭恭敬敬的敲起门来。

门开了,刘师傅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不知今日,你二人登门所为何事?”

周阳道:“刘师傅,我们心里想什么你会不知道?你看,我又给你买了烧鸡,昨天那只还是小了些,怪只怪那店家缺斤少两的,我又眼拙不认称,今天这只可就大了,足足五斤,这里还有半斤的酱牛肉可不多见。”

“就这?拜师?”刘师傅眉头一挑。

周阳朝黄淡白使了个眼神。

“不止嘞,刘师傅。”黄淡白从背后抽出一壶酒,好家伙,沉的很。

“这是小镇上好的花雕酒,听说很多人都好这一口,小镇看门的郑光棍是个好饮也会饮的吧,老是听他念叨着呐,就是喝不到。”

刘师傅眼前一亮:“郑光棍儿是什么人,婆娘都讨不到的家伙,这辈子都栽在这酒字上了,哪能像我,生活有节制成家又立业。不过他若说这酒好,那也应该是不错的。”

黄淡白一阵感慨:“哎!这郑光棍儿,也不改改他的毛病儿,正正正经经的讨个婆娘过日子不也挺好。”

“听你这么一说,你还跟郑光棍儿很熟咯?”

“我在他手下做些跑腿送信的活计。”

“很难做吧!”

黄淡白强忍下被郑光棍儿坑骗银子的心酸:“还好,还好,都不容易嘛。”

刘师傅不置可否,伸手从黄淡白手里接过那壶花雕酒,说道:“进来吧,有事里面说。”

两人随刘师傅入了屋子,刘师傅也不管黄淡白与周阳在旁,拿出碗来装了酱牛肉,斩了烧鸡,又给自己倒上了一碗酒水,呲溜一声喝下,酒是不错,却没那么好。

刘师傅倒也不会为此生气,只说:“俩小孩就不喝酒了,要菜自己夹,你刘婶也煮了饭,要就一起吃点。也不瞒你们,你刘婶管的严,平时能喝上酒挺难的。”

两人还是厚着脸皮各自盛了饭,松松垮垮的不敢压碗的那种

嗯!懂事。

两人小心翼翼的扒着碗里的饭,看着桌上的肉偶尔也动筷子,就是不敢多说话。

刘师傅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待刘师傅喝了几碗酒吃了几块肉之后才缓缓道:“按理说你们是有些练武资质,可还是那句话穷文富武,我供不起你们加上你们已经走了修道的路子,又何必还要练武呢?”

“刘师傅,你是知道我心意,你就教我练武又如何?”周阳道。

刘师傅不作答,只问道:“你可知道,修道和练武的区别在哪。”

“修道成仙,也称修仙,练武成神,却没有修神的说法,明白吗?”

“修道能长生,练武也就强身健体而已。”

“练武用山上神仙的说法就是一条断头路。武夫成神的传承早就已经断了。”

“那练武莫不是一无是处?”

“也不是,武夫的杀伤力很高,同境下修仙之人被练武的近了身也得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只有没那么容易让你近身罢了。”

“不是所有都能修仙的,我就是没有修仙的资质才练的武,你俩都是要准备打通大小周天的人了,修仙已经算入了门,没必要改练武。”

“那就不能又练武又修道吗?”周阳有点不甘心道。

“很难,武夫九品,修仙十二境都不是什么容易的,落到最后只会修道练武俩不登顶。高不成低不就的才是最让人难受。”刘师傅喝干了碗中酒说道。

周阳和黄淡白一脸沮丧!

“我也不白喝你们的酒就是。”刘师傅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两本书来:“我是练形意拳出身,这本形意拳拳招是从拳谱里抽选出来的,拳招而已,学一下不影响什么,只是到了高境界却是作用不大了。”

“还有就是这本玄龟练体,算是修仙和练武共同的练体方式,修仙虽然体魄不比武夫,但也不是毫不在意。”

“修仙和练武刚开始还会有共同之处,但慢慢的只会各自越走越远,这也是很少有人一起练武和修道的原因。”

“人力有时穷,贪多嚼不烂,修道也好,练武也好只有一心一意的靠着水磨功夫才能更稳的登顶,不然任你是什么绝世天才搞不好都有可能半路夭折。”

“你们应该是小镇最后一批人了,以后的小镇可就不是现在的小镇了。”

呃?刘师傅莫非知道些什么。

“你们应该已经看到了,小镇最近来了好些外乡人,慢慢的涌来小镇的外乡人只会越来越多,你们可知道是为什么?”

两人摇头。

“小镇是有别于外面的一个地方,准确的来讲,小镇是一个结界。”

“这个结界所在就在大元王朝的版图上,所以这个结界是属于大元王朝的。”

“这些人来小镇之前就已经和大元打过了招呼,甚至大元还公开拿小镇做起了买卖。”

“也就是说小镇的任何东西包括人都是可以做交易的,前提是不过分,强抢豪夺肯定是不行。”

“像这样的结界有太多的所谓资源,这就是他们趋之若鹜的原因所在。”

“当然,这些所谓的资源对我们来说很普通罢了,比如是家里的某件老物,或者是地上的一块砖石,又或者有可能是你家喂鸡的鸡食盒,甚至是河里的石头。”

黄淡白与周阳一脸的惊讶!

“你们不必刻意的做什么,若是有人找你做买卖,只要价格合理,尽管卖就是,反正只要结界一坠地生根,以后有什么好东西你留都留不住。”

“要是这群外乡做什么出格的自然会有人收拾就是。”

周阳与黄淡白此时依旧还在震惊之中,他们哪里会想到,他们从小长大的小镇会是什么结界,他们也就觉得小镇的位子太偏僻了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口聚居而已。

最可气的是,那个只是听说过的大元王朝居然还把他们卖了。还说只要不过分连人都可以用做买卖。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朝廷,这又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两人在听到刘师傅说他们已经踏上了修行路的时候,他们觉得他终于有了可以让他们不受欺负的资本了,可没想到,这个世界他们从来都不曾了解过,就像他们上山下河,耕田种地,然后跑遍小镇。可最后突然发现哺育他们长大的小镇他们偏偏就不认识了一样。

小镇对他们不算友好,但不妨碍他们热爱小镇,就像命运让他们孤苦无依他们也不曾抱怨命运。

不公而已,自然而然,习惯自然。

刘师傅没再多说什么,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不敢说。俩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知道的多了,活着就不舒服了,如他外出闯荡,狼狈还乡,虽然回来时带着俩老婆,可还不是做着耕田的活,日耕夜耕昏昏碌碌。

可怜还是郑汉子,年纪都那么大了,都不知道攒老婆本,日饮夜饮,孤独终老的命。

唉!也不知道我另一个老婆什么时候回来,夜里怪不习惯的。

黄淡白和周阳由衷的和刘师傅道了谢。

虽然没能拜师挺替刘师傅感到可惜的,毕竟刘师傅说过他们是有武学天赋的,只是修了道而已。

唉!可惜的很。周阳默默想道。

黄淡白怀里揣着两本书就像揣着老婆本,心里乐呵呵,无他财迷而已,这可不是银子,却胜似银子,他可是会算账的嘞!

“导气决一本,蕴灵决一本,玄龟练体一本,形意拳拳招一本,冯掌柜教的体术一套。”这些可不比银子廉价。

得藏好咯!

日头正当空,心中也放晴,青山还是青山,小镇还是小镇,来了外乡人的小镇也应该一样。

他们知道了某种真相,也就不怕摸黑。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