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报告将军,夫人只想在乡野当寡妇在哪看,落明紫姬长锦小说完整版阅读

报告将军,夫人只想在乡野当寡妇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八十度,主角是落明紫姬长锦,主要讲述了:被抢未婚夫怕啥?这事远远没有穿越来得刺激。  穿越者朱明紫发现,她遇上比穿越还离谱的大事了!  这个架空时代的女子,年过十五还未有婚配的,国家要包分配婚姻的。  是傻子是残疾都得受得的那种!  抢了原

报告将军,夫人只想在乡野当寡妇在哪看,落明紫姬长锦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10章 翠玉

“不能,这块玉你们不能拿走!”郑普童急切了,惊吼着。

可谁理他呢?

王二长睫微抬,一弯身便从郑普童身上拽下了翠玉,交给明紫。见明紫身上的背篓不小,又将它提过,拎在手里。

“回吧!”他淡淡的说。

明紫点头,跟着她的步伐家里去。心想这人也不是像踢“鸟”那般吓人的人设吧!有些举止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你这块瓦沙国的翡翠是如何来的?我朝天子最喜这种玉了,你这块的成色天子称它为帝王绿,极其难得。”王二问。这人生相就贵气,她爹一身粗棉布衫在他身上,都无损他的好风姿。

瓦沙?就是缅甸吧?这块玉一看就是缅甸翡翠中的帝王绿。

“不知?我娘的东西,她在嫁我爹前受了重伤被我爹救下,可她伤是好了,记忆却是至今都未找回来。”

王二的眸子很锐利,他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只是微点了点头。

“你是忆起从前了?”明紫抬眼问。

王二双眸突然间失了失神,而后轻轻摇头说:“没有!”

明紫也不再追问,随着他的步子回家。

到家后见她娘还在屋中绣花,她爹还在外面未归来。

她赶紧叫脸色有些泛白的王二多休息,这人伤得重,且是内伤,现下还是该多休息的好!

天将下晌,明紫将野鸡和鱼从背篓里拿出来,洗洗杀杀好让其赶紧到锅里去,就生怕她娘发现后,又要拿去换几个铜板。

她前世的厨艺不错,所以杀鸡处理鱼都利落。

鸡杀好,做个野鸡炖蘑菇,蘑菇是原身去年自己采来晒干的。

黑鱼烧汤最补,可已经有鸡汤了,又考虑到王二要清补,就做了个鱼片粥。

大菜刀片鱼片,明紫觉得不如那把匕首好用,可那把匕首她拿来雕了个簪子就给王二放回去了。

不过,最后成品也算可以就是了。

明紫又敲了一只蛋清让鱼片更嫩,那筐子鸡蛋还是她爹卖了鱼拿了不少铜板换来的,非说女婿要补补。

明紫叹人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她家是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她爹还与她娘俏俏提及过,有这么个准女婿,将来外孙子或外孙女定好看得紧呢!

……

鸡汤炖了大半个时辰,当梦氏闻着香味而进灶房时,明紫正在给鸡加盐。

见明紫又是鸡又是鱼的,哭笑不得道:“就不能均一个来?明日也添个荤腥。”

明紫嘿嘿笑着,在烧滚的粥中下鱼片与过油煎酥的鱼骨,小葱与芫荽切碎备用。

“等弟弟散学,爹爹归来,就可以开动了,今日让爹与娘尝尝我的手艺。”

梦氏好笑道:“行!今日就尝尝咱明紫的手艺了。”

明紫将从郑普童那拿回的翠玉给她,并说了郑普童今日的作为。

梦氏收下玉块,在手中仔细摩擦,情绪有些低落的叹,“现下看来你与他没成还真是因祸得福了 ,此人心眼不正,还真不是良配。”

“这块玉挺贵重,为何会给到郑家当定婚信物?”明紫好奇问。

“这事儿说来话长,当初你与明启一直被朱明秀姐弟欺负,娘便闹着要分家,你爹便顺了娘。

可父母在不分家,咱家净身出了户,是郑家送来了十两银子才让咱家渡过了那段困难日子。

后来郑家说给你与郑普童定婚,娘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便将这块玉留给了郑家,当初想反正你嫁过去还是你的。”

明紫眼角抽抽了,亲娘喂!你是不知钱能使鬼推墓么?

“郑家与朱老二家成好事后,娘是要找机会拿回它的,可人家当初好歹也是帮过咱的,还没好意思去要。”

“娘,咱不欠他们的,是他家欠我的,你可知上次我落水差点死掉是为何?”明紫说。

梦氏抬眼。

明紫继续道:“我还有一事未告诉过你们,我撞见他俩偷情时落水后,他们是瞧见了的,却当没瞧见。”

梦氏惊然,好看的脸色刷的苍白,颤抖着身子再确认地问:“他们并不想要你活?”

明紫重重点头。

梦氏半晌才回神,抱着闺女哭得说不出话来。

直到朱老爹与朱明启归来,才擦了眼泪说:“我儿命大,必有后福!”

明紫赶紧说:“当然,有福之女不进无福之门,我还要感谢朱明秀抢走了他呢!咱吃饭,我做的,可香了。”

晚食的丰盛,使朱小弟吃了个肚子溜圆。

明紫给王二端过去的一大碗鱼片粥,他也吃了个精光。

次日,明紫见梦氏与朱老爹都眼睛发青,眼眶红红。

因着朱明启今日沐休,梦氏交待明紫顾好他,并与朱老爹出了门。

那是往郑家的方向去了。

“爹娘这是要做什么?”明紫不放心的问。

“去郑家还了那十两银子,从此咱两家两清了。”梦氏自听到女儿的话后,心中的那口气怎么也消不下去,半夜闭眼就梦到女儿淹死还转入了轮回。

朱老爹想必也是知道了这事,拳手握得紧。

明紫没有拦他们,也不打算去问这事她们要如何解决!

带着朱小弟乖乖在院中折桃枝玩。

天色暖了,桃枝儿不知不觉的已经抽了芽,远处的山林还是冬日萧条的样子。

可细看,丝丝的绿意已经冒了头,仔细点还能找出些鲜嫩的小野菜来。

朱小弟不是闹心的孩子,他喜欢与明紫说些学堂里的趣事。

比如,朱明杰上课睡大觉被先生用戒尺打了,或是,谁家娃上课不听讲课被先生罚写了五十大字等。

明紫配合的哈哈笑了两声!

这厢姐弟俩正聊得开怀,院子侧面王二在锻炼拳脚。

明紫带着朱小弟悄悄欣赏着,心中还对比着自己与他的招数。

他的路数是大气磅礴的,且力量感足,而自己最厉害的招数则是近身格斗。

这一对比,明紫觉得自己若与他动手,不是对手呀!看来她要加强锤炼这小身板儿了。

……

朱老爹与梦氏直到午时才回来,明紫乖巧地为他们盛装了自己午食,粗面馒头配清炒的蒜泥荠菜。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