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峰小说意外!我竟然是圣兽之体无广告阅读

意外!我竟然是圣兽之体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小说,作者是飞天的饺子,主角是林峰,主要讲述了:凡人乡野青年林峰被修者欺辱,绝境之下觉醒超强体魄,并意外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世,从此开始走上变强之路。搞笑,打脸,热血,刺激。坚信正义,永不屈服!

林峰小说意外!我竟然是圣兽之体无广告阅读

第2章 争斗

林峰在药娄里倒腾了半天才将解药做好,慕白看到林峰手上两颗黑乎乎夹着绿草叶的药丸时,不由地皱起眉头。

慕白熏得捂住口鼻道:“这药怎么有股怪味?”

林峰道:“按土方法制的,是不太好闻,但对解毒有效。”

“这管用吗?”慕白拿着一颗药丸,面色有些犹豫,“还是先给我师妹吃吧。”

说着慕白将一颗药丸放到屠玉娇嘴前,捏开嘴准备放入时,屠玉娇突然身子一动,哇地一声干呕起来。边呕边道:“什么东西,这么臭啊。”

慕白见师妹苏醒,不由惊喜,药丸还未入口,只在鼻前闻了闻就已苏醒,果真是神药。

“师妹,快把解药吃了。”说着,慕白把一颗药丸塞入其师妹口中,其师妹脸色当即现出苦色,哇——。

慕白师妹又呕了起来,不过嘴被慕白死死捂住。“师妹,忍一忍。”好一会,脸上憋得通红的慕白师妹才停止了挣扎。

随后,慕白壮士赴死般将另一颗药丸吞入口中狠狠咀嚼起来,随即慕白面色一僵,哇——。慕白连忙捂嘴,心想,吃屎也不过如此了吧。

极其艰难地将药丸咽下后,慕白一脸苦涩,对林峰问道:“兄弟,药丸里黑乎乎的到底是什么啊?”

“老鼠屎。”

哇——,哇——。

闻言,慕白和其师妹两手撑在地上又呕起来。

“二位不要误会,解洞中药草之毒,必须用老鼠屎才行。”

林峰虽然这么说,但心中清楚,解毒根本用不到什么老鼠屎,之所以这样,不过是他知道自己的药篓里有老鼠光顾过留下的老鼠屎,顺便教训他们一下。

“好了,一会你们再打坐调息下,用不了一刻钟毒就完全解了,切记,解完毒马上离去,万不可再进入洞中。”

说完,林峰背上药篓向山下走去,慕白在后面喊了一句,“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哦,我叫李大牛。”

“李大牛,好人啊。”慕白笑呵呵地看着林峰背影远去。一旁的屠玉娇则是冷笑,“师兄,他在耍我们,你没看出来吗?”

“耍我们?没有吧?”

“哼!”屠玉娇起身,向洞口走去。

慕白急忙上前拽住,“你干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现在进去采药,应该不会中毒了。”屠玉娇颇为肯定地说道。

“不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好,不进去也罢,一会那个李大牛会替我们把醒神草取出来。我们走。”

说完,屠玉娇向山下走去,慕白挠了挠头,“什么意思?”

林峰到了山下并未走远,找了一处阴凉地坐了一会,估摸着山上二人已经离开,再次返回了山洞前的石台。

石台上果然没了人,醒神草的香气还是那么浓郁,林峰大喜,迫不及待地将解毒药草放入口中大口咀嚼以防中毒。

进入山洞,林峰吃了一惊,醒神草总共有十颗之多,这至少可以卖上十万金币!

望着水潭里十颗绿油油的醒神草,林峰的心跳都快了不少,他快速将醒神草采摘装入药篓而后离开。

下山的路上,林峰心情别提有多舒爽,教训了两个出言不逊目中无人的修者,还把他们先发现的醒神草收入囊中据为己有。

步入山下的山林之中,林荫小路上,林峰哼着小曲又蹦又跳。突然,前方一侧走出两人,林峰当即愣了,此二人正是慕白和其师妹屠玉娇。

屠玉娇朝着林峰冷哼一声,“李大牛,我果然没看错,你救我们,不过是为了醒神草而已。”

林峰的药篓散发着醒神草香,他自然不能否认。开口道:“这东西留在洞里会害人,所以我把他采了。”

李玉娇不以为然,“哼,醒神草是我们先发现的,交出来!”

林峰心中一沉,醒神草刚到手,就要拱手让人?

“好歹我也救过你们,况且,这几棵草对你们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不如就送我算了。”

林峰说的不假,十万金币,对一个普通凡人来说可能需要辛苦十年才能挣到,可是对慕白和屠玉娇这样的修者来说,只是零花钱。

“是啊师妹,大牛兄弟怎么说也是咱们的救命恩人,要不就……”

屠玉娇剜了一眼慕白,慕白立马不作声了。

屠玉娇慢悠悠地走到林峰身前,傲然道:“对于我们这些上位者,当然不在乎那几颗草钱。不过,就算我把醒神草扔了也不会给你,因为你——耍了我们。还有,如果不是你救了我们,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这几颗草钱在你们眼里算不了什么,但对我这样的穷人来说很重要,我可以为村里看起病买不起药的孩子治病。”林峰坦然说道。

“呵呵!村里的孩子又是什么东西,不过和你一样,是这个社会最底层,苟延残喘活着的低贱之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还不如早点死了。”

一瞬间,林峰的目光冷了下来。

习武多年,又常与野兽搏斗,林峰的眼眸中泛起一丝杀意。

如刀一般的目光令屠玉娇心中一凛,不禁奇怪,自己怎么会对一个凡人产生忌惮之意。

“呦,怎么?你一个凡人匹夫还要对我们修者动手?”屠玉娇依旧轻蔑。

“你大爷!”

林峰猛然抬脚踹向屠玉娇,屠玉娇不敢大意,身子后撤的同时手臂灌注元气,全力拍出一掌。

脚掌相撞,咔嚓一声,骨头碎断之声响起。

林峰感觉踹到了山岳一般,无法撼动屠玉娇手掌分毫。同时,一股林峰法抵挡强横力量,从屠玉娇掌中传出,当即震断了林峰的脚踝。

林峰摔在地上,药篓内的药草散落一地。他的左腿不住地颤抖着,尽管剧痛难忍,但林峰仍是一声不吭,只是起身蹲伏在地,冷冷盯着屠玉娇,如伺机而动的猎豹。

屠玉娇轻蔑一笑,走到几棵醒神草前,伸脚踩在上面用力一碾,几颗鲜活的醒神草瞬间流出绿浆与泥土黏在一起破败不堪。

“李大牛,这草我不要了,你稀罕就留给你吧。”

林峰心中怒火翻涌,醒神草被踩成这样药铺是不会收的,可以说是不值什么钱了。

看到林峰眼中的怒意,屠玉娇甚是得意,将剩余的几颗醒神草也当着林峰的面一一踩烂,而后走到林峰面前居高临下说道:“刚才你要是不骂我,我还可以放你一马,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我就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了。”

说完,屠玉娇一脚踢出,林峰连忙以双臂抵挡。不过力量相差悬殊,林峰被嘭的一声踢飞,重重摔在地上。

林峰双手撑地,刚刚艰难地撑起身子,背后便如遭到重锤锤打一般,身子猛然一坠,再次摔在地上,同时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屠玉娇一只脚踏在林峰的背上,嚣张说道:“李大牛,起来啊,怎么,没种了啊。”

剧烈的疼痛令林峰浑身颤抖着,林峰几乎快要昏迷,但依旧咬紧牙关。他心中出现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今天不会死在这里吧?

不行,不能死,绝不能死!

林峰用右手倔强地抹了一把嘴上的鲜血,就在此时,林峰发觉他右手中指上,沾染了鲜血的黑色戒指,快速地吸收了血迹,而后他的脑中响起了一个桀骜的声音。

“鲜血的味道!”

1 2 3
继续阅读